首页> 婚恋 > 深宫策·青栀传 > 第一百三十八章:退避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一百三十八章:退避》

深宫策·青栀传

青栀未白

2017-08-21 09:53

“娘娘如此美貌,若不是瑾容华捷足先登,这宫里哪还有她的份儿?”棋舟附和着。

唐思宛勾起嘴角,淡淡地说:“本宫乃是一国公主,当然不能被一个普普通通的大臣之女比了下去。也不知道皇上喜欢她什么,本宫瞧着她除了秦筝弹得不错,其余也就平平。不过本宫这一次出手,皇贵妃没有管,说明她也不招皇贵妃待见,本宫以后要与她争宠就好办得多了。”

“那是自然,她连娘娘的一个小指盖儿都比不上,皇上的心到时候必然会移到您身上的。”

思宛静了会儿,忽然说:“也不知道皇上到哪里了,若是皇上能时不时地想起我,”她轻轻一叹,“我便知足了。”

棋舟亦是感慨,“小主一片真心,皇上如果知道,定会感动至极。”

自这日之后,青栀便称了病,除了阖宫觐见会与旁人见上一面,其余时间都是足不出户,只在西配殿里安静养伤。唐思宛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什么由头再折腾她,何雨深她暂时还不太敢动,便时不时地去找一找贺梦函与孟念云的麻烦。

很快两人也都明白了唐思宛的品行,那便是嘴上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做出来的却让人百般难受。一时之间连梦函与念云都退避三舍,鲜少出门了。

这一天已是十月十五,四皇子启泰满月了。照白初微的性格原不想宴请,但恐启泰的生母姜映然心里不好想,于是还是郑重做了帖子,发给各宫。

姜映然来得自然是最早的,昔日腹中的骨肉已经长开了好些,足以让她热泪盈眶。映然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够,之后在金燕的提点下才赶忙对初微道:“孩子如此康健,娘娘费心了。”

初微笑道:“这是咱们的孩子,自然要用心地养着。”

话音方落,有人进来禀报,说内务府总管江佑德江公公到了。初微点点头,示意可以进来,不一会儿,江佑德后面跟着一串儿的小太监,捧着满目琳琅的贺礼进了月华殿。

“奉太后娘娘之命,奴才从库房里择了好些物什向娘娘道喜来了。”江佑德满面春风,恭敬地道。

听闻与太后有关,白初微赶紧带着姜映然起身,“太后娘娘恩德,臣妾感激不尽。”

江佑德从背后的一个小太监手上接过托盘,上面是一只通体翠绿的翡翠,“娘娘,此乃太后娘娘钦赐给四皇子之物,到时候镶在帽子上,或做个贴身的小物儿都是挺好的。太后她老人家还说柔贵妃娘娘可挑个时间,将四皇子抱去万寿宫给她瞧瞧。”

初微得体微笑,“多谢太后娘娘恩典。臣妾遵旨。其实本宫早都想去万寿宫,只是启泰尚小,怕吵着了太后。江公公来往一趟也是辛苦了,红昙,带着公公下去吃茶。”

红昙把早已准备好的银子塞与他,江佑德笑眯眯地掩在袖中,又道:“奴才恭敬不如从命,也沾一沾四皇子的福气才好。”他忽然凑近了一些,轻声说,“娘娘,太后她老人的家的意思是,到时娘娘去万寿宫时,把瑾容华小主也带上。”

初微愣了一愣,慢慢地颔首,“本宫记下了。”

江佑德躬身告退,刚走了没一会儿,外面佩环叮当,随着太监的唱喏,唐思宛身后跟着徐兰殷,带进来阵阵香风。

初微眼皮子都没抬,只低头轻轻逗弄着襁褓中的启泰。

姜映然起身行礼,唐思宛亲手把她扶起来,又柔声而恭谨地对白初微道:“参见柔贵妃娘娘,娘娘金安。”

初微淡淡地说:“起来罢。”

唐思宛却并不礼毕,而是保持着原样说:“娘娘,臣妾特来请罪,因之前不懂事又粗心,害瑾容华受伤,今儿既是来庆贺四皇子满月,也是想寻个机会与瑾容华致歉。”

白初微平静地说:“瑾容华尚在养伤。本宫明人也不爱说暗话,倘若安妃当真是不懂事又粗心,本宫自然会让你去西配殿当面给她道歉,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吗?安妃来瞧瞧启泰,呆一会儿就回去罢。”

唐思宛一排贝齿咬着下唇,心里恨极了锦绣宫里的人狼狈为奸,但面上却垂了眼眸,叹道:“娘娘确实是错怪臣妾了,臣妾也没有别的法子解释,只好等来日方长。”

她走到启泰身边,从一旁棋舟的手里拿过来一串紫檀佛珠,搁在孩子的胸口上,笑着道:“这是臣妾临行前母妃祈祷而来的念珠,是康国的高僧开过光的,臣妾特让棋舟找出来赠与四皇子,希望他可以健健康康,福寿绵延。”

作为一个母亲,白初微听了这些话心里舒坦了些许,拿过佛珠细细观摩,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安妃有心了。”

跟在唐思宛身后的徐兰殷也上前送了些小玩意儿,便退后再不敢多说话。她对这锦绣宫有着莫可名状的恐惧,毕竟当初董玉棠便是在这里当着她的面儿被打入“地狱”。

如此唐思宛又略坐了坐,才告辞离去,除却皇贵妃因有孕只是备了贺礼让凌香送来,亦有其他宫嫔陆陆续续地过来恭喜。

姜映然碍着“生母不得探视”的规矩不便久呆,又过了几盏茶的时间,只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趁着妃嫔往来间的空档,红昙过来问了句:“主子可要休息一下?”

白初微摇了摇头,“你这会儿去一趟西配殿,说太后她老人家钦点过些时候瑾容华要与本宫一齐去万寿宫觐见,本宫也不知是何意,要她自己做好准备。”

红昙认真应着,刚要出去,初微又道:“她最守礼数,恐还要过来谢我告知之恩,让她不必过来了,免得给安妃知道她出了门,徒生事端。”

红昙应着,出去把事情都办妥后,才回来默立在一旁。彼时柔贵妃正在招待几个小宫嫔,她们不敢越过高位份的妃子来得太早,因此就结着伴刚到,初微与他们也没什么话说,邀人坐着喝了杯茶,也就散了。

(7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