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深宫策·青栀传 > 第二章:圣旨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二章:圣旨》

深宫策·青栀传

青栀未白

2017-06-16 15:45

傅青栀心里明白,当今圣上颇多内宠,又整整大她一十三岁,实在并非良配,历来后宫便纷争不断,明争暗斗,她自小读书不少,当然懂得长姐这番话的道理。更何况,她本来就无心他人,心中唯有个慕怀风罢了。

傅青杳见妹妹给了准话,心里轻松了很多,拉着她说了许多闲话,眼见日头渐渐西斜,便着人把青栀爱吃的东西包起来,才嘱咐道:“你来一趟将军府,到底还是要去拜见下夫人。她是宠咱们,咱们却不能失了礼数。”

傅青栀乖巧地答着“是”,又叮咛长姐好好养病,让梳月把东西收好,问明夫人在正堂,便一路过去了。

霜晴木落,展眼是满目的秋色。才走到回廊的拐角,便看到慕怀风从那边的尽头出现,梳月小声促狭地说:“小姐,慕小公子可忍不住要见你呢。”跟着也不等青栀搭话,便很懂事地往远处站了站。

慕怀风大约是刚从演武场回来,一身劲装,额头上有薄薄的汗,翩翩的少年唇红齿白,还没有如他父亲一般经过沙场的磨砺,虽然仪表堂堂,正气浩然,见到青栀还是微红了脸,行了个礼:“栀妹妹。”

眼前人乃是心尖上的那个人,青栀心里也柔柔的,从袖中拿出来一方帕子,上面是自己亲手绣的栀子花,递过去,温声道:“把汗擦一擦,这些时候天气多变,若是扑了风就不好了。”

慕怀风笑着接过,轻轻沾了沾额头,就郑重地把帕子收到了怀中,青栀见状嗔道:“怀风哥哥,这帕子是我自己绣的,你拿了算是怎么回事?”

“栀妹妹,昨天嫂嫂问我,对你,究竟是怎样的心思。”慕怀风有些紧张,又十分正经地说,“其实我是怎样的心思,你心中明白的。而我会同大哥一样,只娶一人,只待她好。”

真诚的少年郎守着男女大防,不敢不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把话说得那么明确,可傅青栀都听得懂,她微微一笑,低下头小声说:“具体的意思,我已经和长姐说了。怀风哥哥,我见过伯母就要回家了。嗯,我会在家里安心等着。”

说罢她不等慕怀风有所反应,唤过梳月,便行了一礼,从他身边走过,往正堂去了。

见到孟氏后,傅青栀陪着说了几句家常,因见着不断有管事来寻她,青栀便告辞回家,孟氏当下确实有事,只说来日会有的是时间说话,仍是让刘妈送青栀上了软轿,一路稳稳当当地回到了尚书府。

才进家门,傅崇年身边的管事傅良便上来打着千道:“小姐,老爷让你回来了就去趟书房,有要紧事。”

“良叔,父亲可有说是什么事?”傅青栀一面走,一面问。

傅良叹了口气,他是家生子,看着青栀长大,打心眼里心疼这个二小姐,此刻也不好说什么,只道:“老爷亲自和您说罢,是大事。”

傅青栀心里一紧,傅良将她引到书房,和梳月一起留在了门外。

书房内,傅崇年在桌案前坐着,眉头深锁,青栀进门后,他才稍稍松了松脸色,示意女儿坐下。

傅青栀有些忐忑,父亲跟前也不必太守礼,当下就问:“阿爹急急忙忙喊我来,是有什么事?”

“栀儿,你去慕府的这段时间,朝廷传来了上谕。”傅崇年斟酌着要怎么慢慢告诉女儿,然最终还是直说了,“八月十七,要广选秀女,以充掖庭,说是广选,其实只是在京城的一些望族里,选适龄的女儿入宫,我们傅家唯有你。”

傅崇年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何尝愿意亲生骨肉入宫,但皇命不可违。

傅青栀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长姐才和她说了朝廷有这意向,又想好了对策,旨意却这么快就下来了。她咬了咬唇,说道:“阿爹别太担心,我不算一等一的才貌,选秀时再显得怯懦些,让梳月在打扮上给我花些心思,艳俗或者土气都好,到时候那些女孩儿争奇斗艳,胜我百倍,皇上一定不会留我的牌子。”

傅崇年的眉头却锁得更紧了:“栀儿,你还不太懂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宫里这次选秀,实际上就是冲着傅家来的,爹在这个位置上,日久天长,圣上对我已有见疑之心,不论你嫁到哪个大臣家,都只会助长我们傅家的势力。”

傅青栀忍不住说:“阿爹,我不懂,若是我进了宫,成了皇妃,岂不是更加稳固了傅家的地位?”

“何谈稳固,自古以来都是皇权至上,譬如汉宣帝即便最初专宠皇后霍成君,后来家族覆灭,霍皇后也不得善终,朝廷官员一旦与后宫有了联系,便是两方受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栀儿,你也没少读书,你瞧历史上,究竟是荣的多,还是损的多呢?”

傅青栀知道父亲说的没有错,她在后宫之中,若是行错一步,皇帝便可以此问责于傅崇年,而如果皇上想要打压傅家,只需让傅青栀在后宫过得并不顺就可以达到目的,如此一本万利的事,皇上自然做的得心应手。想来这份算计从那次宫宴后就开始了,皇太后的赏赐和那句没头没尾的话,恐怕是他们母子俩早商量好的。

然而慕怀风,青栀想到他就心里一痛,十数年的感情,当然是以铺天盖地形式的印在了她的心里,当今皇上不过是一个符号,慕怀风却是面前真真切切的良人。青栀定了定神,她不能抗旨,唯有强做镇定,给父亲行下一礼:“女儿定不负阿爹所望,但求自保。”

不多时,全京城都知道了内宫里传来的这道旨意,慕怀风原以为第二日就能去傅家提亲,如此一来,就好比晴天里一道炸雷,他当即就要去傅家,眼下没有别的想法,只想去见傅青栀,拉着她远走高飞也好,直接求亲也好,他绝不能让心爱的姑娘入宫。

然而慕敛同孟氏太了解他,不等慕怀风跨出自己房门,大将军就下令,这些日子不许他出门一步,周围铁桶似的围了一圈亲兵。孟氏过来瞧他,边说边掉眼泪:“青栀那孩子我多疼爱她你不会不知道,但那是皇帝的旨意,你拿什么去抵抗,你若带着她走,傅家和慕家,两族人的性命你都不顾了吗?”

堂堂七尺男儿懂事以来跌了摔了受伤了都不曾流泪,母亲这一句话却让他红了眼眶,慕怀风发狠地道:“那母亲让儿子怎么办?儿子从小到大没求过什么,唯有青栀,她入了儿子的眼后,我再没看过旁人,以前不知道她的心思时,就想每天能够看到她,她开开心心地笑,就能暖儿子的一颗心,后来她话里话外都是也对儿子有意,那么我还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她去选秀,去入宫吗?”

孟氏吓得来捂他的嘴,低声说:“慎言。青栀如果真被选上,就是妃嫔,未来我们见到她,都要称一声‘娘娘’,若是你这话传了出去,且不说你如何,青栀在宫里还怎么做人?你要让全天下晓得皇帝的嫔妃心里念着外臣?怀风,听娘一句话,你要是当真放不下她,就挣取功名,来日好护着她,倘使天可怜见,圣上没留她的牌子,娘就立刻为你去求娶。”

然而说是这样说,谁不知道十几天后的那个选秀,少师之女傅青栀早已是内定的人选。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八月十七,这中间慕怀风没有一次来过傅府,青栀比谁都明白,眼下这么做才是对的,她的名字印在秀女名册上,就已经算半个皇上的人,为自己想,为慕怀风想,一辈子不再见,才是道理。

因都是官家女儿,也不必循例提前入宫,只需一大清早起床,由家里人送到神武门外,下车后行至顺贞门,傅青栀着一件藕荷色的凤尾罗裙,发饰妆容一应素净简单,十分不挑眼,当下也一路默然,暗暗打量周遭的女子,果然如她心中所想,很有几个争奇斗艳,富贵无端的。她微微叹气,听闻后边有人试探性地小声问了句:“青栀姐?”

傅青栀耳熟这声音,转过头去,见到面前的人就笑了,拉着她的手喊了句:“念云。”

孟念云的父亲在国子监做一个正八品的学正,多年前在上巳节时,官家小姐们去水边游玩采兰,以驱除邪气,孟念云带着个小丫头,一个人怯怯地,衣着打扮又不显华贵,便被旁人瞧不起,是青栀给她解了围,孟念云很是感激,一声声喊得都是姐姐,两人一来二去便做了手帕交。

青栀不意在禁宫里能遇见她,脸上不显开心,只是微微笑道:“念云,你也来选秀了?之前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好歹能结伴来。”

孟念云一向懦弱,初初进宫时连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手心一叠叠的冷汗,这会儿看到傅青栀才憨然笑道:“不敢麻烦姐姐,我只是来过个过场,爹娘说凭我的品貌是决不会入选的,倒是姐姐你,是天生的仙姿玉容,举止贵气,一定会被留牌子。”

(42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