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 > 日光倾城 > 张笑影的过肩摔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张笑影的过肩摔》

日光倾城

张尘舞

11402字

2019-11-20 10:26

张笑影拎着简单的行李循着妈妈给她的地址,来到一个叫张果老的小巷子。尝试了三次错误的方向后,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地方。按了8楼B的电铃,没人接听,拎着行李好不容易找到电梯准备上楼。走到电梯门口,张笑影差点崩溃,只见电梯上贴着“电梯故障,请走楼梯,有益健康长寿”的小纸条。

好不容易爬上8楼,敲门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来开门,看见她笑了笑领她到一间不足12平方的房间,告诉她:“这就是你的房间,这是你的钥匙。”

张笑影苦着脸,这房子也太小了吧,放张床和桌子就啥也放不下了。房东太太似乎看出她的心思,解释说:“房间不小的,我爷爷住了好多年呢,他老人家就喜欢这房间,冬天阳光充足。”

“呀,那怎么好意思,你爷爷怎么办?我可以住其他房间的,不好意思夺人所爱。”张笑影说。

“我爷爷?哦,没事的,你放心住吧,他上个星期过世了。”

…………两行冷汗流了下来。

战战兢兢的住下来后,每天晚上睡觉,张笑影总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头发,帮她盖被子什么的,很快就成了大熊猫眼。无奈,后路被老妈断了,只有忍耐。

当张笑影来到光杨售楼中心的时候,立刻被这所气派的大厦所震撼,五十多层的大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此时,她暗想:老妈帮她找的这份工作还真可以。

销售部经理是个胖胖的大姐,她首先带她去换上一套职业装,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套裙。一看她换上这套行当,经理笑了:“吆,帅小伙变姑娘啦!哈哈!”张笑影的脸立刻涨的通红。经理看见她满脸通红的模样,不忍心再拿她开玩笑了,哄哄她说:“来,我来教你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我跟你妈是好朋友,你妈临走把你教给我,让我好好带你。本来新人是有三个月的试用培训期的,因为你是我好朋友的女儿,所以就直接让你上班了。”

哈,果然是开了后门。

经理继续说:“销售部分两个组,每组五个人,分别由两个销售主管带领,分组当然是为了竞争,在售楼这个行业竞争无处不在,即使是同组的在关键时刻也不会有人让步,所以表面上大家一团和气,暗地里生怕自己的业绩不如别人,有时在利益的趋使下做些小动作,也是这个行业里的潜规则了。你安排在一组,你的主管姓陈,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问她,也可以直接找我。”

售楼部上班以后的第三天就是新楼盘开盘日,张笑影望着外面蜿蜒几百米看不到尽头的排队人群,心里暗暗感叹:这年头有钱人真是太多了!

在中国,排队是司空见惯的事。可能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几乎办所有的事都要通过排队来解决。买米排队、买菜排队、曾经买自行车排队、买电视机排队、连到电影院买票也要排队,节假日商场里上厕所也是要排队,春节买火车票回家那个排队就更不用说了。可是,买房子那可是一大笔的钱啊,没想到居然也排了这么长的队。楼盘的价格上午9点30出示,售楼处居然挤炸了窝,一期总共300套房子几乎全部销售完毕,来抢购的有一千多人,场面真是火热的不得了。张笑影忙得头也没空抬,签合同,收定金,一天下来脖子都僵硬了。有个客户生怕自己抢不到房子,看见有个楼盘展示图空白处没贴上标签立刻冲张笑影嚷道:“小哥,小哥,这套我要了!”张笑影一看,这是个六十岁左右的大爷,穿着很朴素,便好心的提醒他:“你看仔细了,买房子是大事情,要不要请你的儿子女儿来商量一下?”“商量什么呀,我前脚走房子就没了。你们是不是不想卖给我,把好房子留着走后门呀。”老大爷没好气的说,张笑影无奈,只有帮他贴上标签,说:“请你去教两万五的定金。”

好不容易忙完,准备下班。张笑影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脸。卫生间里面的装饰用富丽堂皇来形容一点都不过份!首先是进门后一面异常清楚干净的大玻璃镜,下面是汉白玉大理石台面的洗手盆,水喉等也是异常明亮,地面是乌亮的水磨金刚大理石地板……张笑影暗暗感叹,房地产这么火爆,都是大众自己把房价给炒上来了。还不是肥了房产商,苦了老百姓。这时,销售部一组的主管走了进来,看见她笑了笑说:“你说这人的心理啊,真是奇怪。中国人就是爱凑热闹,买的人越多,大家就越觉得东西好,今天的场面看到了吧?这有钱人真多啊!”

“是啊,好多人被火热的场面所影响,生怕买不到,还没考虑好就下了定金,估计也有回头后悔的呢。”张笑影应道。

“后悔也没用,不买的话定金就完蛋了。”

“什么?你说什么?”张笑影的心里“咯哒”一下,心里很不是滋味。

“是呀。老总交代了,绝不退一户。好多人生怕抢不到呢,连不好的楼层都销售出去了。我估计啊,肯定也有回头后悔的,但交了定金嘛,后悔也没用的。昨天下午老总不是召集我们开了紧急会议嘛,所有签订合同的客户,一户不退!”

张笑影沉默不语。她想起刚来的时候,经理是这样对她进行培训的:“他们不是人,是客户。客户是什么?客户是上帝。上帝是什么?上帝能给我们带来钞票,所以客户就是一叠会走动的人民币……”因此,售楼小姐们透过大门玻璃看到客人那一刻起,那眼光就是一把尺,心中暗暗的衡量客人人民币的厚度,再动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客户,要说得他们心动,不由自主的、心甘情愿的掏出票子来。张笑影本来就已感觉这里面有点欺瞒客户的含义了,本来嘛,买卖,一个愿买一个原卖全凭客人自己的意愿。公司却让她们像洗脑一样的给客人推销。并且,交了定金就必须要买了?回头有人后悔可怎么办呢?张笑影叹了口气,但愿自己的顾客中没有要求退房的。

走出洗手间,刚来到售楼大厅,就看到售楼处站着好几个客人在跟经理大声叫嚷着:“房子我们不要了,你给我们退钱……”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张笑影定睛一看,那个在自己手里定房子的老大爷也在其中。只见经理悠悠的说:“这买房子的事情也不是小事,你们一个个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三岁小孩,买个房子哪能像办家家一样说退就退呢?”

“哎呀,当时我是真心想买的呀,可现在我家的钱借了出去实在是要不回来呀,你们把几万块钱的定金退给我吧……”

“是呀是呀,特殊情况嘛,退给我们吧。”

“就是呀,你们这里的房子不是好卖的要命嘛,当天还有好多人没抢到房子呢,我的房子退了你们卖给别人吧。”

经理眼睛一瞪:“这是不可能的,已经售出的,坚决不退!你们要是不买的话,那几万块钱的定金就拿不回来了!你们没见我们的房子那么抢手吗?还有好多人没买到房子呢,你们现在却来退房子!”

老大爷颤巍巍的说:“我们的正式合同还没签呢,不过是交了购房定金而已,现在不买你们凭什么不退还定金给我们?”

“不退就是不退!你们跟我说也没用!”经理说完,调过头去整理桌子的文件不再理会他们。

这时,老大爷转头一眼看见张笑影,立刻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颤抖着声音:“小哥呀,当初我这房子就是在你手里定的呀,那可是我的养老钱啊。你们可不能不退给我啊!”

张笑影无奈的说:“大爷,当时我提醒了你的呀,让你想仔细了再买的。”

“我是给我儿子买的,我看你们的房子那么抢手生怕买不到,所以没跟儿子商量就私自交了钱,我交的可是我的养老钱啊。现在儿子说手头钱不够,不想要了。你们钱不退给我,我可就没有活路了,我只有买农药到售楼处来喝了……”

“得得得,当时是你自己自愿买的,又没人逼你,你喝农药吓唬谁呀你!”经理抬起头厉声喝道,“别吓唬人!你就是死也跟我们没关系!”

老大爷老泪纵横:“天啦,你们这可真逼出人命了!我可怎么办啊!”老大爷坐到地上号啕大哭。其他几个来退房的人纷纷劝道:“大爷,算了,几万块而已,别这么难过了。”

“就是啊,算了,大不了钱不要了。”

“不行的话,让他们扣点违约金就是,总不成钱一分都不退吧!”

大爷哭着说:“我那可是养老的钱啊!那钱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可却是我的身家性命啊!钱要不回来,儿子也不饶我啊!还有老婆子,我们老俩口吃什么呀!”

张笑影上前扶起大爷,劝道:“大爷,你们先回家吧,我帮你们再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好说歹说,总算把老大爷他们一伙劝走了。中午饭都不想吃,走在楼前被水泥硬化了的路面上,张笑影的心里特不是滋味,脑海中不停浮现出大爷那张老泪纵横的脸和老总硬邦邦的几句话:“以后这事情就不用向我反应了,不可能给他们退房的,他们要死就死他们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逼他们买……”

“太气人了!”张笑影气愤的用手拍了下墙壁,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心中的火涌在角落烧的她满脸通红,恨自己能力太小,帮不上什么忙!

回到售楼处,张笑影越想越感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黑暗了,她觉得自己脆弱的心灵实在是受不起这些肮脏的东西,想了想,她决定走人不干了。但在走之前,她还要办件事情,她要想办法把那位大爷的定金弄出来还给他。张笑影脑中正打着算盘,那大爷已经来到售楼处,往门口一躺,看那架势不给钱是不会走人的了。张笑影觉得一个脑袋十个大,托着下巴直发呆。

“至尊别墅!”

耳边一个好听的男中音响起。张笑影抬起头,愣住了:蛋炒饭?他抢了她的钱,还有脸追到这里?她没看错吧?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张笑影赶紧闭上眼睛使劲的甩了甩头,再次睁开眼,对上他那双狭长冷漠的眼睛,深沉如夜的眼眸里全是不耐烦:“你看够了没有?”怎么这个女人每次见到他都用这种眼神看他?

“呃……”她还是愣愣的。

他不耐烦的,掏出一张卡扔到她面前:“一套至尊别墅,全额付款,刷卡!”

张笑影的眼睛一亮,这男人虽然可恶了点,但貌似口袋里票子很多嘛,若能劝动他把那位老大爷的房子接手过来……想到这里,她瞟了瞟躺在售楼处大门前的老大爷,往前凑了凑,低声对他说:“蛋炒饭,别墅有什么好,住得孤零零的,不如买普通……”

“赶紧给我刷卡,你再啰嗦一个字,我立刻投诉你!”他斩钉截铁的说,满脸的不耐烦。

这人脾气实在是坏!又没耐心!一定是个光棍,孤家寡人一个!张笑影乖乖的闭上嘴巴,开始闷闷的诅咒他。

“去财务部刷卡。”张笑影办理好手续,把手中的合同单子递给他。

他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去办。”

“我……”看到他眼睛又一瞪,她赶紧闭嘴,大顾客啊,她惹不起!她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塘遭虾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磨牙!

来到12楼的财务部,看着蛋炒饭男刷卡刷得眼皮都不眨一下,她的心里又不平了:“一百多万啊,考虑好。”

他白了她一眼。

她盯着天花板,自言自语般的说:“我是好心提醒啊,省得有人后悔。”

他紧抿着嘴巴,看也不看她。

办理好手续,两人一起走进电梯,依然无语。电梯缓缓的向下行驶着,他突然开口说:“还穿粉色卡通的小内裤,真幼稚!”

张笑影如雷轰顶,她赶紧躲到电梯拐角,合拢脚,惊恐的望着他。

他悠悠的看着电梯顶部,说:“这电梯的设计者安的什么心啊。”

张笑影这才恍然醒悟过来,电梯的四面都是镜子,连地板也是镜子……他抬着头看上面,那岂不是连她的胸部也看光了?她迅速的把手放到胸前抱紧,警惕的看着他。望着她这副模样,纪言觉得太好笑了,他悄悄往她面前凑了凑,轻声说:“别挡了,跟我一样,没啥看头!”

她怒,伸出指头指向他的鼻头:“蛋炒饭……”

他轻轻打下她的手:“哼,少给我起外号!对了,内裤能反映一个人的心智!”

在她反应过来之前,电梯门已经打开,她还没想好怎么反击他,他已经华丽丽的在她的眼前钻进一辆黑色轿车扬长而去。

妈的,这人跟她有仇啊?张笑影简直要抓狂了。

她再也不要当售楼小姐了,看这些有钱人的脸色!她愤愤不平的想。终于,在下班之前,张笑影成功的把大爷已经定下来的房子推销给一对看起来很有钱的夫妇。女的看样子很满意房子,她当场掏出两万五的定金往张笑影面前一放,说:“我要了。”张笑影问清了那夫妇的姓名后对他们说:“麻烦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跟你签合同。”

来到财务处,张笑影软施硬磨,财务小伙子就是不肯同意在老大爷的合同上改个名字。张笑影无奈,苦苦哀求:“帅哥,你就行行好吧。这个大爷是他们的爹,现在要把名字改成儿子媳妇的名字不是很正常嘛!”

财务小伙怀疑的看着她:“爹?真的假的?”

“真的!人家儿媳非要改成他们的名字,跟老头闹呢。你就做做好事吧。来来来,给我重新开个发票,照这个名字开。”

小伙子半信半疑的看着她,说:“我跟你说啊,要是出什么乱子我可不负责啊!”

“放心吧!出乱子我还能飞了?”张笑影赔笑着,心里却暗暗打定主意:等这件事情办好后,大爷我就走人,出乱子关我P事情!

拿着发票,张笑影回到大厅收下那夫妇的两万五定金,她嘱咐道:“发票你们拿好了,过几天来交款!”两夫妇走后,张笑影悄悄的扶起大爷,把大爷扶到一个拐角处,问:“大爷,你的房款定金发票带了没有?”

大爷愣了会儿:“带了?咋的?许我退房了?”

“你把发票拿出来。”张笑影说。

大爷用颤巍巍的手从衣兜里掏出发票,张笑影接过发票后把那两万五放到大爷面前:“大爷,您数数,这是您那两万五的定金。”

大爷那肿的睁不开的双眼掠过一丝惊惶,挤挨挤挨的皱纹舒开了。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票子,凸起的颧骨,因了瘪进去的嘴显得更高了。

“真……真的……许我退了?”大爷还是不敢相信。

“大爷,您快点数数吧,数好后赶紧把钱放好回家去吧。这可是我背着老总悄悄给您办的。您别让其他人看见!”

数好钱后,大爷像久病刚复了元气一样,瘦削的脸上挂着不可掩饰的兴奋。送走大爷后,张笑影找到经理,说:“经理,真不好意思,我想辞职了。我觉得这里面太黑,我不想干了。”经理愣住了,不相信的看着她:“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才把你弄进来的,还是看你妈的份上,你怎么这样呢?”

张笑影汗颜极了!经理继续用仇大苦深的语气对她说:“真是同情你妈妈啊,她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

张笑影傻傻的站着,像被人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在回去的路上,她的眼泪忽然间决堤,既而哇哇大哭,速度之快,分贝之高令路上行人纷纷注目。张笑影只觉得自己的眼泪这么的急不可耐,不可抑制的喷薄而出。是委屈,自责,还是其他什么?一想到自己现在无家可归,要一个人回到那租住的小屋子里,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流。摸摸自己的口袋,少巴巴的那几张票子让眼泪更是无法止住……

刚跨进张果老巷子半米远的她,被人一把拉住背后的包包差点跌倒,回头一看原来是恭小米。张笑影红着眼睛白了她一眼:“你出现一定要这么惊天动地么?”

“你这些天都上哪去了呀你?打你家电话没人!”恭小米的脸臭臭的。

“搬走了!”

“搬哪儿了?”

张笑影无力的指着前面:“就这条巷子里的一个12平米的房子……”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眼睛怎么这么红呀?”恭小米继续追问。

“我上班去了。”

“上班?我还以为你去偷电线刚回来呢。”

“何以认为?”张笑影纳闷。

恭小米拉了拉她的袖子,深恶痛绝的说:“你看看,你看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你穿的这到底是什么呀?”张笑影低头看了看自己:运动衣,大肥裤,帆布双肩包。果然是偷电线的标准装扮。张笑影有点恼了,她昂首挺胸拍了拍胸口骄傲的说:“本美女上班靠的是智慧!才不需要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来包装自己呢!”

恭小米奇怪的看着她:“我说笑影啊,智慧这玩意,你有吗?”

张笑影想起这几天无聊的时候看的几本理论书,刚好还记得其中的一段话,于是她晃了晃脑袋,伸出食指比划着说:“智慧不会附着于表面,真正有智慧的人总在不动声色中击倒对方,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大智若愚,韬光养晦。你现在看到的我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我,而只是真正的我的一部分。真正的我也许从来都没有展现在其他人的面前,她只是存在于我的思想,意识,和想象中间。又也许她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但是如果她受到某些外因的刺激或推动,一种力量就会瞬间剧变爆发,真正的我会蜕变而出,骤而化蝶,我一定会让人刮目相看的。”说完,她站在那里发出得意的笑,这笑在恭小米的眼中是那么的令人毛骨悚然。她怔怔的问:“那……你怎么现在就下班了?”

一句话问到人家的痛处了,张笑影像被拔了塞子的轮胎一样瘪了下去:“班啊?大爷我不干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干了?被辞退了吧?难怪刚才看见你眼睛红成那个样子,哈哈笑死我了,还哭鼻子来着……”恭小米一点也不顾及张笑影的颜面,站在大街上指着她的鼻子捧腹大笑。张笑影刚想发作,突然对面一个穿着制服的老大爷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张笑影晃着脑袋左右看看,茫然的指着鼻尖,问:“我?”

只听老大爷声如洪钟对她嚷道:“你,挎马粪包的小子,你过来一下!”

张笑影和恭小米面面相觑,张笑影差点崩溃了:“晕!知道您老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不过能不能麻烦您先配副眼镜再过来,我这明明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帆布包,什么时候变马粪包了,真被你打败了,大爷!”

大爷得意的指着她说:“小子,你终于让我给逮着了!我等了一天了,总算抓到个闯红灯的了。你,给我穿上这个破制服,逮下一个闯红灯的吧。不过我可告诉你,这年头人素质老高了,像你这般人不太好找,我可等了一天才碰上你的……”

张笑影被迫接过大爷脱下来的制服,欲哭无泪,恭小米那没义气的家伙早一溜烟跑的不见影了。看着手中的制服,笔挺笔挺没有一点褶儿,她从小就对警察叔叔有一种纯天然的敬畏感,就算这样的山寨制服,也看的她有些打怵。张笑影穿着制服无力的杵在那儿,落寞的看着地上的倒影,就当回警察叔叔吧!她自我安慰着。

在十字路口站到华灯初上,张笑影也没逮着第二个闯红灯的主儿,她东张西望看了半天终于恶从胆边生,脱掉身上的制服往后一扔,撒腿就跑。回到住处,房东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她,好像她刚抢银行回来。张笑影顾不得她的目光了,跑回房间“啪”的一声关上门,这才舒了一口气。就这么呆呆的靠在门上十分钟,张笑影才确信没人撵上来,刚放松下来,门却被房东捶的咚咚响,张笑影没好气的回答:“睡了!”听到她的声音,门外响声立刻息止。终于可以把自己扔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张笑影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呆后起身走到阳台上,阳台上的那盆前几天从花市买回来的茉莉,翠绿的叶子润得像玉,原本躲在叶间的几个洁白的花骨朵儿,已悄然开了,淡淡的芬芳,也像被雨洗过似的,干净清透。她掏出手机拨打爸爸妈妈的电话,提示都已关机,她愣愣的望着手机,终于决定回家看看,也许父母已经回来了也说不定,她真有点想念爸妈了。8楼的楼层爬上爬下的真能锻炼人呀,张笑影感觉现在自己都炼就两腿肌肉了。下楼穿过一片已拆迁过半的老房子,眼前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新商业街,巷口仿佛是个奇妙的交错点,连接着两个迥然不同的时空。

此时恭小米的电话打过来了,接通电话,张笑影指责她:“你居然丢弃我一个人逃跑!”

恭小米在电话那头讪讪的笑了:“我说姑奶奶,你穿着偷电线的衣装,外面套着不伦不类的制服站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那里曝光率那么高,万一遇上个熟人,你不觉得丢人,俺还觉得丢人呢!而且,俺还想趁着风华正茂的时候找个男人呢,跟你大街上那么一站,俺还想嫁人不?”张笑影正想反驳,电话那头恭小米小心翼翼的说:“笑影啊,你好歹也上班的人了,能请我吃点东西不?”

张笑影想了想,这个时候就香蕉最便宜了,于是说:“那……我就请你吃香蕉吧。我去买啊,你在人民广场等我。”

于是她就带着挖心般的疼痛奔向了附近的水果店,一见着那黄灿灿的香蕉,她立刻捏了捏口袋中的票子,忍痛拿起一个问店老板:“老板,香蕉怎么卖?”

“一块五一斤。”

一块五?张笑影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老妈在菜市场跟人讨价还价的样子,觉得自己应该学习,不还价似乎对不起自个儿,于是她一挥袖子:“老板,你这卖的也太贵了吧!便宜点吧,五块钱三斤卖不卖?”唔,老妈就是这么还价的吧?

老板摇头摆手,干脆的拒绝:“不卖不卖!”

“卖吧卖吧!少赚点嘛!”

“不卖不卖,小本生意,少赚一点点我就没的赚了。”

张笑影张开嘴巴还没说话,就听见一个声音冷冷的插言:“老板,卖给她!一块五一斤三斤才四块五,她愿意出五块钱你为什么不卖给她?”

张笑影大惊,转头一看,头就大了,又是那个蛋炒饭!莫非他开车跟踪她?她赶紧甩甩头,得了吧,自己又不是天仙。他疏离淡漠的脸上挂着一丝戏谑的笑,让人真的很不爽。她还在那里琢磨一块五一斤跟五块钱三斤之间的兑换关系,那边老板已经忙不迭地一把将她手中的五块钱钱抢了过去,然后七手八脚地开始给她称香蕉。等她终于反应过来之后,那五块钱买了三斤的香蕉已经被塞到了她的手上。

纪言看着她一脸憋屈的样子,照旧沉静如昔,波澜不兴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置信的表情,摆明把她当成白痴。张笑影张了张嘴巴,却觉得世界上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事实上她刚才就是做了件白痴才会做的事情,也怪不得人家嘲笑自己。张笑影舔了舔嘴唇,眼睛眨巴眨巴眨巴再眨巴,纪言又轻蔑地扫了她一眼,而后转过身不紧不慢地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的车里,扬长而去。

张笑影张口结舌、目瞪口呆、七窍冒烟、怒火冲天……直到恭小米抢走她手中的香蕉,她才回过神来。

“你大白天发什么愣啊?呆呆的站着,跟白痴没两样!”恭小米没好气的说。

她确实是白痴,看来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就她自个蒙在鼓里。

“老娘我花了老半天的时间才甩开我爸介绍的那个‘静若处子’,大爷的老缠着我!喂,你又发愣了,你没事吧?”恭小米诧异的看着她。

“噢,没事!哪有什么事呢!”张笑影感激摇头,她才不想让恭小米知道自己的糗事呢,日后平白多了件耻笑自己的话柄。

“哎呦,笑影啊,你不知道啊,我爸介绍的那个,有多缠人。看在他爸爸跟我爸生意上还有往来的面子上,否则我就找人揍死他娘的!”恭小米大吐苦水。

张笑影剥了一根香蕉咬了一口说:“你的魅力大嘛!”

“那倒也是。不像你啊,爹不疼娘不爱的……”看见张笑影杀人般的目光,恭小米赶紧转移话题,问:“你爸妈真的就这么抛弃你跑去游玩了?”

张笑影憋屈的点点头。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看着对街那耀眼的灯光在玻璃的影响下变成了无数细小的光束,散发,凝聚。张笑影又走神了,不知道爸妈现在想不想她,她可真想他们了。现在突然觉得,其实老妈的唠叨,像山歌,挺动听的。

看着张笑影心不在焉的样子,恭小米也觉得无趣透顶。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广场拐角一个空荡的死角,这里没有路灯,有些昏暗。突然听见有个气喘吁吁的声音追了上来:“米米,终于找到你了,我开着车跟你后面死撵,追到广场看见你从出租车上下来,怎么一眨眼不见了?害得我好找……”

张笑影转头一看,一个高高瘦瘦皮肤白皙长发披肩的哥们追上来挡在他们前面,深情款款的注视着恭小米。

张笑影用目光询问:这就是你的“静若处子”?

恭小米痛苦的点点头。

“处子”一脸温柔的开始表白:“米米,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就是我想要的,你就是我寻找了好久的那个人。我们认认真真交往彼此深入了解之后你就会发现,我也是你想要嫁的那个人!”

恭小米皱着眉头看了看他,然后拖起张笑影的手,说:“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了男朋友。”

“处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番张笑影,扑哧一笑:“米米你别逗了,你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娘娘腔女人相的男人嘛。”

张笑影晕!

“你看看你那长头发,还真是女人相呢。”恭小米反驳他。

“你不喜欢,我就剪了它!”

“停!我真的有男朋友了,我们俩情投意合他一直默默无闻的为我遮风挡雨,我都怀孕了,我骗你干嘛?”恭小米认真的说。

“处子”如受重创捂着胸口半天说不出话来,而后突然大喊一声:“我跟你拼了!”就朝张笑影扑了过来。

恭小米立刻撒手跳离几丈外,张笑影大惊,只好硬着头皮迎战。几个回合下来,“处子”终于睡在地上直哼哼,张笑影看看自个儿,身上好好的一点伤都没有,脸上却挨了“处子”一巴掌。她揉了揉脸,苦笑:“好久没练,功夫越来越差了。幸好你家‘处子’揍人用巴掌,否则我这老脸就毁容了。”

恭小米对躺在地上的“处子”说:“我男人是空手道7、8、9、10级,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说完,她扭着屁股过来搀着张笑影的胳膊,潇洒的离开。

张笑影抱怨:“你以后少拿我当挡箭牌好不好,有我女人味这么浓的男人吗?”

恭小米不以为然:“做男人中的女人,有啥不好。况且,还有我这么貌美的女子待在你身边……”

“少来吧你!我请你吃香蕉,还做你挡箭牌,你多对不起我啊!”

恭小米不乐意了,鄙视的看着她:“我就吃你几斤香蕉你还说,你想想你自己,吃了我多少巧克力借了我多少票子……”

张笑影装傻:“咱俩啥关系啊,提钱伤感情!”

两人正在争执着,突然一只手搭上了张笑影的肩膀:“喂……”

张笑影第一反应就是“处子”那小子杀过来了,想都没想,已经下意识的反手抓住他的手腕身体微蹲头一偏就是一个过肩摔,身后那人被他狠狠的扔到地上去了。

恭小米尖叫起来:“笑影啊笑影,你好厉害啊!我要聘你做我的私人保镖。”

“你以为自己是张柏芝啊?还私人保镖呢。”张笑影白了她一眼。

地上那人挣扎了半天终于颤巍巍的爬了起来,张笑影看到他的脸,傻眼了——这不是“蛋炒饭”吗?怎么又是他?

“哇,帅哥!”恭小米喃喃的叫道。

纪言面罩寒霜,冷冷地看着她,张笑影只觉得这个向来漠然,一脸云淡风轻温文尔雅的人散发出一股逼人的锐气,刹时一点刺骨的冰寒掠过她的脊背。张笑影打了个寒战。

他咬着牙看了她老半天,然后伸出手来,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请问,这个地方怎么走?”

张笑影怀着胆战心惊的心情飞速的瞥了眼他手中的纸条,说:“前走,右拐直走,左拐直走,再过马路。到了。”

他有些怀疑的看了她一眼,她一脸真诚。他没再说话,英俊的脸宁静清雅,波澜不起。

望着他的背影,发了半天呆的恭小米终于问她:“笑影,你真知道那地方怎么走吗?”

“我都没看清楚他去啥地方,我咋知道怎么走!”张笑影一脸无辜的耸耸肩膀。

“啊?你坑人呢!”恭小米石化了。

哼,每遇见他一次她的心脏就要爆炸一次,不给他点厉害瞧瞧,太吃亏了。

恭小米一副“你被驴踢中了脑袋”的表情,感叹:“张笑影啊,上帝赐你一个男人,并且还这么英俊,你倒好,见面就给他一个驴吃屎!你不要的话,给我也好啊!何必下此毒手。”

张笑影翻了她一眼:“你要自己去追得了。你不知道,那小子多欠扁,脸上总是不带任何表情,偏偏说话气死人不偿命。而且,多次让我吃了闷亏!”

“啊?你早就认识他?”恭小米惊叫。

张笑影摇摇头:“不认识,偶遇几次而已。”

恭小米叹气:“唉。男人最爱的就是面子,你当着我的面摔了他,又当着我的面给他瞎指路,看来,我怕是也没机会了。那男人啊,恐怕连我都恨上了。”

张笑影彻底无语了。恭小米,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扫你一眼好不好,哪来的恨啊!

恭小米拍拍胸口:“我要回去了,跟你在一起我脆弱的心实在是受不住了。”

望着恭小米的身影,张笑影站在原地发了半天呆才慢吞吞的朝家的方向走去。这么多天了,爸妈应该回来了吧?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