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 > 万千星光不如你璀璨 > 第一章 他还是没有办法让她看到自己吗?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一章 他还是没有办法让她看到自己吗?》

万千星光不如你璀璨

安晴

10546字

2019-11-20 08:59

“辅助,你的眼被你吃了?”

伴随着指尖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一行字迅速出现在了公屏上。电脑前的女孩子头发懒懒的扎在了一起,嘴巴里还含着一根不二家的杧果味棒棒糖。

跟着有人从外面推门进来了,看了她一眼,见怪不怪地问道:“阿星,我准备去食堂打饭了,你要不要带点什么?”

“一份猪排饭,少辣,饭卡在桌上。”

这句话刚落下,房间内又传来了大力敲键盘的声音。女生拿过一旁的饭卡,没有再看她一眼就直接出了宿舍。

把镜头切换到电脑屏幕上,这是时下最流行的竞技类推塔游戏——英雄联盟。

这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红蓝两队进行对抗,以推倒对方的“塔”为胜。

而电脑前的这个女生叫沈星眠,是个狂热的游戏迷。只见她轻松躲过了敌方的技能,熟练地打开聊天栏冲着辅助骂道:“你这‘钻石’段位是找代练打上去的吗?这么菜也敢出来丢人现眼?”

按下B键回城,聊天栏内出现了辅助的话。

我为林然上王者:“老子就是不想要跟你做眼怎么了,一直在叫你烦不烦。”

很好,竟然敢跟她对骂,难道不知道她有个绰号叫“国服第一喷子”吗?

沈星眠冷笑了声,手指飞快:“还为林然上王者?我要是那个林然我就哭了。就你这菜鸡的技术,带着人家直奔青铜还差不多。不,青铜都容忍不了你,我看你还是删号来得果断点。”

沈星眠这段话才刚打完,队里的中单忽然打字:“ACE?前W.T战队本尊?”

似乎是被认出来了啊,沈星眠挠了挠头发显得有些苦恼。而还未等她说些什么,刚才那个辅助却又出现了:“原来是ACE那个老娘们啊,听说你为了上分当年可是傍上了你们教练啊。”

傍你妹啊。沈星眠冷声“嗤”了一声,键盘被按得啪啪作响。

“是啊,老子就是傍大腿上的分,怎么着你还不服啊。看你这幼儿园的水平自己排位估计迟早得完,要不姐姐好心点给你介绍个PY交易?分分钟带你上王者不是梦啊。”

“**********”

伴随着屏幕上一连串的屏蔽符号,沈星眠利落地屏蔽了这个辅助的消息。

游戏嘛,心情最重要了。

接到黎止电话的时候,沈星眠正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昏昏欲睡。一阵铃声响起,原本安静自习的同学纷纷地都回过头来看她。沈星眠一下子被惊醒,尴尬地说了几声对不起就拿着手机狂奔而出。

小跑到教室外,沈星眠喘息了好一会儿才按下接听键,未等对方先开口便发难:“黎止你搞什么鬼,催命啊!”

“阿星啊你先别急着发脾气嘛。”电话那端的黎止直接无视了她的愤怒,轻飘飘地说道,“这周末星空广场的百货公司周年庆,希望能够找几个电竞选手来组织一场友谊赛增加人气。”

“所以呢?这关我屁事啊。”沈星眠仰着头不由地翻了个白眼,“你可别忘了,我都退役一年多了,现在让我参加什么友谊赛这不是去丢人嘛。”

“怎么着,回学校养了两年猪都没自信啦?”

“不,我是对你现在带的战队没信心。”沈星眠毫不掩饰地嘲讽,“他们上一场的比赛我看了直播,简直不是一个‘烂’字能够形容的。黎止,我发现自从我们原先战队的几个人退役后你带的全都是些不入流的了啊,是不是你们公司现在的队员都是花钱找关系进来的啊。”

“我说阿星啊,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毒舌啊。”电话那端的黎止显然有些无奈,“这次活动是我以前大学的室友策划的,他都有求于我了我也不能够坐视不理吧。所以阿星啊,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呸呸呸,谁跟你过去有情分了啊。”沈星眠迅速地接了他的话茬,“不过看你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本姑娘就大发慈悲地帮你一次吧。不过先说好,这次是你有求于我的,以后我有什么用得着你的地方你可千万别给我装死。”

“行嘞,以后小的肯定以你马首是瞻。”

对于沈星眠来说,黎止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沈星眠从小就是个重度网瘾少女,初中三年沉迷于泡网吧打游戏,就连高中都是家里交了择校费托人找了关系才进的。而认识黎止,便是在她觉得最暗无天日的高中生涯。

那时候的她还是准备如初中三年一般混日子,依旧整日逃课去网吧。那一年,流行着一款网络游戏,沈星眠也跟着大部队浩浩荡荡地去开荒。

游戏里,她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她不爱生活爱杀戮,加上一手犀利地操作,整个区内都流传着她是个人妖这件事。沈星眠记得那一天,她照旧在野外PK掉一个排行榜上的高手,刚准备走就看见黎止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时候他说:“要不要我们来比一场。”

那一场PK,沈星眠输得很惨,甚至没有任何的还手余地。而那之后,沈星眠也被迫成了黎止的小跟班。而渐渐地,最开始的不甘心却慢慢变成了牵挂。

他说,阿星,你该回去好好上课。

他又说,阿星,游戏总是虚拟的,活在现实里才是最好的。

他还说,阿星,于我来说这里不过是个打发时间的消遣罢了,迟早会离开的。

自古少年总“中二”。黎止的那些话让沈星眠觉得自己迟早会失去他,于是她渐渐地开始幻想在现实中跟他见上一面。于是网瘾少女摇身一变竟成了热爱学习的乖宝宝,只是没有人知道她只是为了当初网络中一个虚幻缥缈的人。

“我听说你答应了黎止参加这周末星空百货的现场活动了?”

伴随着手机的嗡嗡声,曾瑜的微信传了进来。沈星眠看了一眼,打字回过去:“怎么?你难道也答应了他这次回来参加活动了?”

“我哪有那个闲工夫,这边的课排的比国内紧多了。不过你放心吧,要是有直播的话我下课后一定会看的。自从我来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后,吃不好也就算了,就连游戏都要被迫放弃了,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啊。”

曾瑜曾经是W.T战队的队长,不过早在一年前就去了澳大利亚留学了。沈星眠想了想,问:“今年过年还是不准备回来吗?”

算一算,她们也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面了。

“应该吧……”气泡显示一行字,随后顶端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不一会,再冒出一行气泡。

“不过这一年多来,我听说你还是没谈男朋友啊。怎么着,是不是还准备着跟黎止复合?”

“跟他复合?”

沈星眠的手在手机屏幕上不停地按着:“你还是饶了我吧。”

“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

“那只能怪我当初眼瞎!”

沈星眠第一次见到黎止,是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她在分数线下来的那一天,就迫不及待地收拾了行李去C市找黎止。这两年,她虽然早就有了黎止的电话但是却一次都没有打扰过。她除了知道黎止比她大四岁外,其他的却是一无所知。

那时候的她怀着一腔的孤勇在车站内给黎止打了电话,而在见到黎止的那一刻两年的等待仿佛在瞬间有了个决定。

如今再想起那些年做的脑残事,沈星眠的脑袋里只闪过两个大字。

“眼瞎。”

是的,当初她怎么就瞎了眼被黎止的表象给蒙蔽了呢。

人潮汹涌的地铁站,沈星眠刚从上面下来便接到了黎止的电话:“阿星你到哪里了啊,这边活动都快要开始了,你怎么还不来。”

“急什么啊你,比赛不是安排在四点以后吗,现在才三点钟你催什么催啊。”沈星眠拎了拎左肩上的书包带,“我现在刚下地铁,走过去大概还需要十来分钟吧。”

“那行,我马上去商场门口等你,你快点。”

“知道了。”

这个黎止,简直越来越像是个啰唆的大妈了。沈星眠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过身往楼梯口走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休息日的缘故,她总觉得今天地铁站的人特别的多。

而这样的疑惑一直到了商场门口才得到了证实,明明是今天刚开业的商场,门口却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

沈星眠正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黎止,背后就被人拍了下,紧接着是黎止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别发呆了,我带你去后台画个淡妆,瞧瞧你这素面朝天的样,该不会又躲在宿舍半个月没出门吧。”

“不要乱说好吗?我明明有去上课。”沈星眠白了他一眼,问道,“这里怎么人这么多,该不会都是来看比赛的吧。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电竞游戏能吸引这么多小姑娘和阿姨们了。”

“你想得倒美。”黎止一边推着她往前走,一边解释着,“你知不知道这两年很火的那个顾景行,今天的开幕剪彩就有他参加,这些粉丝们全是过来看偶像的。”

“啧啧啧,脑残粉真是可怕呐。”沈星眠叹息。

“好了好了,赶紧去后台,顺道见见你的队友。”

“队友?该不会又是你手下那群猪一样的选手吧。”

她皱了皱眉,就听见黎止不满的声音:“喂,沈星眠,他们好歹也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

“哦?是吗?”

“当然是了。”

“看来你在我们都退役之后果然得了青光眼。”

“你!我懒得跟你争。”

“景行,今天晚上你还有一个访谈要做,一会儿这边活动结束了我们就直接飞去长沙。明天上午参加节目录制,晚上飞上海参加后天的MV拍摄。”

顾景行听着经纪人安排的行程,刚走进后台便看见了那个正坐在化妆镜前面被人轻扫着散粉的女生。

她的头发依旧像是从前那样高高地扎了起来,似乎是脸上多了层东西让她感觉到不舒服,她的眉头有些不自然地皱着。

见他的脚步怔在了原地,经纪人有些不解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景行,怎么停在这里不走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经纪人的询问声刚出,后台里原本忙碌的人都纷纷停下了手中的事情转过脸来看向这边。

“啊,真的是顾景行呐。”

“是啊,之前就听说今天的剪彩会有他,但我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上。”

伴随着络绎不绝的讨论声,视线里的那个身影却依旧还是没有一点的反应。

终于有人忍不住走了过来,祈求似地轻声道:“顾先生,您好!能不能麻烦您给我签个名,我女朋友真的特别喜欢您。”

果然还是没办法被她看见吗。

顾景行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过脸礼貌地接过笔在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而一旁的经纪人见他终于有了反应也松了口气,接着说道:“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儿等小周回来,我们就直接去机场吧。”

语毕,倒也没等到他的回答经纪人便握着手机走了出去。

“喂,姐姐,你还要在我的脸上折腾多久啊。”看着面前的这只手依旧还是无意识地在自己的脸上扫着,沈星眠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她虽然不会化妆,但是倒也见过别人化妆啊,可像这位大姐这样在自己脸上刷粉刷了快十分钟的怎么看都有点不对劲吧。

听到沈星眠发问了,化妆师也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抱歉啊沈小姐。”

“没事没事。”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接着问道,“是弄好了吗?我现在可以起来了吧?”

“嗯,好了。”

终于解放了。

沈星眠长吁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刚回过头就看见正坐在后面沙发上的顾景行。少年有着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她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沈星眠总觉得那个眼神看上去有些太热烈了。

正当她思考着是不是跟这个人认识的时候,黎止就从门外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阿星,你搞完了没啊,一会儿就到你上场了。”

“哎?那不是顾景行嘛?”黎止的话锋在看见顾景行的那一刻忽然转了个弯,而后走了过去,“你好,顾先生,我是U.G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教练黎止。之前我看你的采访说闲暇的时候也会玩上几局英雄联盟,不知道你是在哪个区呢?”

嗯?这个漂亮的家伙也是玩英雄联盟的吗?

沈星眠有些惊讶地看过去,却正好对上了顾景行直直的视线。他没有去看黎止,灿若星辰的眼睛一直看着沈星眠。

他说:“我在战争学院。”

“战争学院啊?我也在那个区呢。”沈星眠不自觉地说出声,下意识地问道,“你的ID叫什么?技术好的话可以一起开个黑。”

沈星眠的话刚落下,周围倒抽冷气的声音便此起彼伏地传了过来,跟着有议论声不断地闯进她的耳朵里。

“她竟然想要跟顾景行一起开黑?”

“这个小姑娘今天是来搞笑的吗?”

似乎一惊讶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沈星眠心里当下便有些懊恼。而还没想到任何补救方法的时候,当事者之一的顾景行轻飘飘地开口回道:“不用了吧,我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时间玩。”

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啊。顾景行有些颓然地想着。

“噢,那就算了吧。”

虽然有些丢脸,但是沈星眠还是很快地接过了他的话。

相处多年,黎止早就清楚地明白此时的沈星眠已经觉得自己丢脸到了极致。为了避免她待会儿比赛失误,他果断地冲到两人的中间喊道:“阿星啊,马上就到你比赛了,我们赶紧去前面吧,不然一会儿我同学该找我们了。”

“嗯,好。”

黎止回过头,接着冲顾景行笑了笑:“那顾先生,我们下次有缘再见了。”

语毕,黎止便推着沈星眠的后背走出了后台化妆间。只是,没有人看到,顾景行的眉头在看到黎止碰上她的背时紧紧地皱了起来。

他的记忆力特别好,所以即使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碰面,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是沈星眠的前男友。

他们的关系竟然还是这么的好吗?

“景行,我们时间都快要来不及了,你怎么还非要留在这里看这些不知所谓的比赛。”经纪人有些不满地皱着眉,看向舞台中间正坐在电脑前的两队人马。

方才他打完电话刚回到后台就听顾景行说要再待在这里看完这场比赛,而任凭他怎么劝说他都是下定了决心般。无奈,他也就只能取消了航班,并且通知电视台临时有事需要晚点过去。还好不是现场直播,不然可真要开了访谈的天窗了。

经纪人叹了口气,转过脸就看见顾景行的视线紧紧地盯着舞台。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今天的顾景行异常的奇怪。

还未等他想明白到底是哪里奇怪,现场的气氛忽然一下子爆炸了起来。台下的那些青年男女们忽然都尖叫了起来:“I.S.L必胜!”

“ACE万岁!”

“C.K无敌!”

现场直播的屏幕上,伴随着“ACE”的字眼全场传来了欢呼。接着蓝色方直推主水晶,游戏结束,而从台下传来的讨论声更加的热烈。

“想不到ACE退役两年技术还是跟以前一样厉害。”

“最后的那一波团灭简直不要太精彩了,那个劫的操作未免也太好了吧。”

“一看你就是个新人,劫可是ACE的拿手英雄,两年前可是吊打了如今被奉上神坛的国服第一中单的lion。”

果然啊,这个人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强大呢。

站在暗处的顾景行有些心酸地勾了勾唇角。即使他已经站到了这么高的地方,还是依旧没有办法让她看到自己吗?

“真是晦气,原本以为只不过是个退役老兵没什么战斗力。”后台化妆间里,I.S.L其中的一个队员有些愤愤不平地抱怨着。

见他这样,另一个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好啦,不过是一场友谊赛罢了,输就输了,没什么好在意的。”

“怎么可能不在意。”他脸上的余怒未消,“我们之前可是吊打了现W.T战队,如今被他们之前退役的选手打成这样,传出去整个圈内的人恐怕都要笑我们了吧。”

“可是……”

“好了,曾平你别再管他了。”原本一直默默听着他们说话的男生忽然开口,“阿翔生气是在所难免的,这次我们确实犯了个不好的错误,下次继续努力就好了。”

“队长说得对。”那个叫阿翔的男生显然很尊重这个队长,心情一下子就平复了下去,不过嘴上依旧还是不依不饶,“之前我就听说ACE那个女人在圈内的口碑不好,喜欢嘲讽别人。像她嘴巴这么烂,一定没有男朋友。”

沈星眠本来是准备回来拿东西的,在听到他们讨论这次比赛的时候刚想离开就听到这个叫阿翔的说她毒舌没人爱。她承认她是喜欢嘲讽别人,可是这种背地里说人家坏话的家伙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吧。

原本已经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沈星眠转过身直接走进了化妆间。冷笑着说道:“我有没有男朋友我想就不劳你们这些loser评头论足了吧。”

似乎没想到沈星眠会忽然出现在这里,I.S.L战队的人脸上一瞬间青白交加,好半天,为首的队长才歉意地站出来说道:“真不好意思,我的队员没有什么恶意。”

“我现在给你一个巴掌,然后再告诉你我不想打你,你觉得合适吗?”沈星眠仰起头看向他,眼睛里的嘲讽清晰可见。

终于,那个叫阿翔的男生忍不住了,冲着沈星眠喊道:“你这个女人够了!骂你的是我,有什么冲我来。”

“我没兴趣跟失败者说话。”沈星眠轻轻地瞥了他一眼,“之前的狗头吧,线上20分钟200刀?前期线上没人抓都没发育起来,后期打团更是鸡肋。我记得你们战队以前还参加过全国大赛吧,是不是现在生活太安逸了连游戏怎么打都不知道了?”

“你!你!”

“我怎么了?”沈星眠冷笑一声,“请你搞清楚,这个游戏不是过家家,胜者永远为王。”

“你在嚣张什么。”显然,阿翔已经被刺激到了极致,说着便往沈星眠这里冲了过来。

看来多半是逃不掉了。可是怎么办呢,她脾气就是这样,注定是没办法改了。就当沈星眠决定撸起袖子跟他大打出手的时候,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将自己拉到他的身后,紧接着男生清瘦挺拔的后背便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几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女孩子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清冽的声音落入耳膜,竟带着些熟悉。沈星眠还没想起来是谁,就听见阿翔惊讶的声音:“顾景行?”

是他!

沈星眠再次看向眼前的这个身影,疑惑感涌上了心头。先前这里发生的一幕幕让她觉得顾景行不像是多管闲事的人,可是现在他又为什么要管自己的这一桩闲事呢。

还未等她想完,从门口处又传来了陌生的声音。

“景行,你又到这里来干什么啊,再不快点我们真的就要赶不上飞机了!”

“东西忘记拿了。”

顾景行回过脸来,视线轻轻地扫了一眼沈星眠,表情依旧淡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男生很奇怪,可是到底哪里奇怪,她也想不明白。

“现在东西拿完了吗?”经纪人走到了旁边,“拿完了我们就赶紧走吧,再拖下去真的没办法跟那边的人交代了。”

“嗯。”他应了声,又转过头冲着I.S.L的那群人说道,“做男人应当保持最起码的风度。”

哎?这是什么情况。

沈星眠直到出了后台化妆间还有些拎不清状况。刚才顾景行在跟I.S.L说完那句话后忽然很自然地对她说了句“走吧”,而她当时脑袋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装了一桶糨糊就那么傻傻地跟着他走出来了。

耳边依旧还能够听见顾景行经纪人絮絮叨叨的声音,下行的电梯正继续往停车场降落。沈星眠犹豫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那个,刚才的事情谢谢你。”

“没什么。”

男生依旧站地笔直,甚至没有垂下眼来看她。沈星眠觉得有些胸闷,但还是装得若无其事:“待会儿我到一楼下就可以了。”

“嗯。”修长的手指按下一楼的按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经纪人也不再说话了,沉默肆意地蔓延在这狭窄的电梯内。沈星眠有些焦躁地看着不停跳动着的楼层,她总觉得在这里的时间过得异常缓慢。

终于,当电梯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猛地松了口气,再一次跟顾景行道了声谢转身走了出去。

这空气,这嘈杂的声音,简直就是天堂嘛。

沈星眠喜笑颜开地刚走了两步,突然感觉手腕处被人抓住。她疑惑地转过头便看见了顾景行那张脸。

他的表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说:“留个电话吧,以后如果我上游戏的话可以一起玩。”

沈星眠再一次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人砸了。还没来得及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又听见了顾景行说道:“手机。”

条件反射地将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男生毫不犹豫地接了过去,打开屏幕找到电话的拨号键盘,将自己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按下拨出键。随着一阵系统铃声的响起,他满意地挂了电话将手机又还到了沈星眠的手里。

“那就先这样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呃……”显然,沈星眠被这一连串的事情搞得有点措手不及,“那拜拜。”

“嗯,再见。”

一定有机会再见的。

头等舱内。

顾景行将眼罩拉下,可眼前却依旧不断地浮现出沈星眠那张脸,而曾贴住她手腕的掌心,似乎到现在还灼热似火。

看啊,顾景行,你还是逃不掉。

他有些无可奈何地想着,唇角边微微地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啊啊啊啊,我刚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碰到顾景行了!”

从耳边传来的尖叫声让沈星眠拿下了耳机,看了眼满脸通红的室友,问道:“苏苏啊,你这是刚快跑了五百米回来吗?”

仿佛见到了可以发泄的出口,苏苏一把抓住沈星眠的手狠狠晃了好几下,语气里还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我刚见到顾景行了啊,就是那个现在已经红遍了大江南北的超人气新星顾景行啊!天啦噜,我简直快要窒息了!”

“哎。”沈星眠乍一听到这个名字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到我们学校来干什么?”最近学校里好像也没什么大事要请一个明星吧?

沈星眠还在思考着原因就听苏苏怒吼道:“沈星眠!我看你是不是玩游戏把脑子给玩坏掉了!顾景行是我们学校的啊你这个蠢货!”

“我们学校的?”沈星眠显然有些惊讶,“我怎么不知道啊。”

“废话,你天天玩你那个游戏,连门都不出的。”苏苏白了她一眼,继续说着,“顾景行是我们学弟,比我们小两届。大一刚入校没多久好像就被星探给发现了吧,最开始好像是做平面模特的,去年开始就在影视圈发展了。这一年来很少看他回学校来啊,没想到难得回来一次还能被我碰上,哈哈哈,今天果然是幸运星期六!”

“星期六啊,难怪今天我打游戏这么不顺,原来是因为小学生都放假了。”沈星眠叹了口气,关注的点远远偏离了苏苏的重点。

“沈星眠,你真的够了!”

面对苏苏的恨铁不成钢,沈星眠回过头将电脑关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吧,输了一天不想玩了,今天出去吃点好的怎么样?”

“校门口新开了家麻辣火锅,你请客。”

“没问题。”

学校外的那条街依旧人声鼎沸,沈星眠跟苏苏到火锅店的时候里面已经客满了,两个人拿着号码牌就坐在待客区等着。

苏苏一边看手机一边跟她说娱乐圈最近的八卦消息。沈星眠对这些不太感兴趣,随手转发了几条最近电竞圈的视频截图。

正乱刷着,首页忽然更新了一条头条新闻——顾景行经纪人回应绯闻:与橘里仅为合作关系,首部偶像剧将于七月份正式进组。

沈星眠点开配图,是顾景行戴着黑超,抿唇不语的模样。即使看不见他的眼睛,她似乎也能想象出那双如深潭般的双眸。

“不是吧!这个叫姚倩茜的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

苏苏突如其来的叫声让沈星眠回过神,她一转头就看见对方满脸愤愤不平的模样。

“阿星我告诉你,这娱乐圈真是太黑了!顾景行的第一部偶像剧竟然是跟一个新人一起出演,这绝对有内幕!不然就凭现在顾景行的人气和身价怎么可能配这样的女主角?”

“女主角?”

“喏,你看。”

苏苏直接将手机拿到沈星眠的眼前,屏幕上的女生笑得很甜,长得确实比他们这些普通人要好上太多了。

耳边依旧传来苏苏地抱怨:“现在的娱乐圈啊,简直了……”

“这又不关你的事情,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沈星眠将她的手机挪开,看了眼入口处,站起身来,“过去吧,好像快要到我们了。”

话毕,她跟苏苏被带到靠窗的位置,低下头就能看见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

点完餐后,沈星眠去了趟卫生间——在包间那一块。她正甩着手往回走,却没有想到竟然碰见了顾景行。

乍一看见,双方都愣了一下。

沈星眠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先打招呼,就听见男生开口道:“过来吃饭的?”

“嗯。”沈星眠觉得自己回答得有点干巴巴的,正想要问他怎么在这,却被对方抢先了一步。

“我跟我同学很长时间没见面了,这次回来正好聚一聚。”

像他这样的大忙人想必是很少回到学校的,沈星眠了解地点了点头:“那你玩得开心,我同学还在等我,就先走了。”

“好。”看着沈星眠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走道那一头,顾景行终于微微松了口气。

“阿星阿星,我刚听说顾景行好像也在这里哎。”沈星眠刚一坐下,苏苏便迫不及待地开口爆料。

回想起刚刚见到的那个男生,沈星眠有些失神,直到耳边再次传来苏苏的声音。

“你说他坐在哪里呢?要能碰上的话我应不应该上去搭个讪啊。”

“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花痴啊。”沈星眠白了她一眼,决定把刚刚碰见顾景行的事情烂在肚子里。

“没办法啊,谁叫他长得那么帅!”苏苏继续犯着花痴,沈星眠却挑了挑眉。

说起来她似乎对于男生的长相一直都没有多大的感觉。好比以前总是有人跟她说黎止长得帅,可是看久了却发现不过就是一副皮囊而已,还是讨人厌的皮囊。

沈星眠正想着,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微信:顾景行申请添加您为好友。

那是一个空白的头像,确实有点符合顾景行的风格。沈星眠在心里判断了下,随后点击了同意。原本以为顾景行是有什么事情找她,可是一顿饭下来那边也没有发来过一条消息。

或许是微信推送的时候不小心加上了吧。

沈星眠这么想着,瞬间也就收回了心,觉得还是吃完回去再开几局游戏比较好。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