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 > 生于七十年代 > :都是寂寞惹的祸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都是寂寞惹的祸》

生于七十年代

兰思思

8369字

2019-11-19 18:01

赵岚岚这么早关机其实是有原因的。

晚上老板请客的时候顺带交给她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明天华东区的业绩报告将由她代表老板上台汇报。

岚岚一听,不仅嘴唇,连带双腿都哆嗦了,拽着赵丽文的手就是一通猛摇,“Maggie,您饶了行不行?我真不是那块料啊。”

赵丽文毫不动容,温和地笑着说:“不是那块料咱们就锻炼成那块料嘛!你呀,什么都好,就是关键时刻容易掉链子,老爱怯场,这对你今后的发展是不利的。所以得注意多在公众场合show一下自己。现在机会来了,得抓牢!”

这话似曾相识,岚岚听得怔了一怔,但实在是太紧张了,愣没想起来不久前是谁在耳朵边也这么嘱咐过自己的。

机会是多,可也不是每一个都得她赵岚岚抓呀!

她哭丧着脸,“还得讲英语,我这中文都没说利索呢!”

赵丽文用公筷体贴地给她碟子里夹了块牛仔骨,“中文系毕业出来的孩子讲这种话就是谦虚过头啦。你听我的,今晚回去把我给你的资料背一背,再把家人都叫上,好好做几遍rehearsal(彩排)。统共也就十来分钟的内容,一下就过去了。再说,底下要是有人提问,有我替你应付着,不会为难你。”

饶是这么说,岚岚脸上的恐惧还是没淡化多少,赵丽文见状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坐在一旁的刘燕莎赶忙劝道:“哎呀,又不是让你去冲锋陷阵,你就照Maggie说的去做吧,多好的表现机会。你可别像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辜负Maggie的一番好意哦!”

事已至此,再推脱就太过脓包了。一顿饭吃得不知所谓,岚岚只得尽快回家作准备。

岚岚当然没有叫上全家人一起来观摩她的英文秀,她总觉得在父母面前念洋文怪别扭的,但一个人背来背去也得不到客观的反馈,于是把弟弟抓来充了壮丁。

时间尚早,赵磊托着一盘削成片的苹果优哉游哉地进了岚岚的房间。两人台上台下形成鲜明的对比。

岚岚靠着桌子背得口干舌燥的时候,赵磊则拿牙签悠闲地戳苹果片吃。等她终于磕磕巴巴地背完了,他那盘子水果也吃得差不多了。

“完了?”赵磊起身拍拍屁股要走。

岚岚急忙拉住他,“哎,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啊!”赵磊抖抖眉毛,“比我强多了!”

岚岚不甘心,“那你觉得我语言和神态方面……”

赵磊扶着门把手,仰头想了想,道:“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

“什么?”岚岚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你得把它背熟咯!”赵磊说完就扬长而去。

岚岚泄气不已,她刚才那么紧张,能流利得起来嘛!不过沮丧没多久,她又重新振作起来,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她看看时间,九点还不到,打算再努力一个小时,一遍不熟练,两遍!两遍不熟练,十遍!总有滚瓜烂熟的那一刻!

为了避免任何干扰,她连手机都关了。

哪曾想到,这场“飞来横祸”不仅令她寝食难安,还让她凭白错过了期待一天的徐承的来电。

十点准,岚岚终于打开了房间的门,那些专业的、精辟的词汇和一串串枯燥的数据终于可以不经她大脑就流畅地直接从嘴里滚出来了。只是她的嘴唇也干得已经起皮。

她去厨房间倒杯水咕嘟咕嘟喝了个精光。经过赵磊房间时,见门虚掩着,里面还亮着灯光,于是推门进去,果然看见弟弟端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打着字,连她走到身后都没察觉。

岚岚拍拍他的肩,“你跟谁聊天呢,这么热乎?”

赵磊吓得惊跳起来,手忙脚乱地关闭了QQ热线,张惶起身,“哎呀你干嘛呢,想吓死我呀!这两天刚看过‘午夜凶铃’。”

虽然他手脚麻利,岚岚还是拐到了一眼,目光立刻变得犀利起来,“你还跟郭静有联系哪!”

“没!怎么可能!”赵磊眼里飘过一丝慌乱,赶紧没话找话,“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岚岚没好气道:“你不也没睡呢!我刚背熟了,口干得要命,出来喝水的。”

“是嘛!这么快就背熟了,姐你太牛了!”赵磊适时地拍马屁。

岚岚面露得色,“要不要我给你再背一遍。”

“行啊!”赵磊只盼她别再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

岚岚一扬脖就开始了,果然顺畅无误,一气呵成。

这回轮到赵磊拍她的肩了,表情凝重,“非常不错!就照这水平发挥,明天一定能震住全场的人。”

岚岚美滋滋地笑起来。

乘着她高兴,赵磊不失时机送客,“姐,我看你还是得早点休息,养足了精神明天才会有好的表现,快去睡吧。”

岚岚感觉相当好,点点头,“吾弟所言甚是!”

殷勤地目送岚岚进了她自己的房间,赵磊立刻返身将门锁得牢牢的,然后奔回电脑面前,重新上线。

对方早已等得不耐烦,一看见他头像呈彩色了,立刻质问:“怎么突然掉线了?”

赵磊噼里啪啦地敲字:“刚才我姐进来了,吓我一跳,差点就被她识破你了。”

“哦。”对方这才消了气,又写道:“赵磊,我最近真的很烦,我妈老要我一毕业就去澳洲留学,可我不想离开这里,也不想离开你。”

赵磊对着那行字怔怔看了半晌,在对方的再三催促下才缓慢地敲道:“你妈妈是对的。这个社会很现实,我们之间差距太大,不会有什么结果。不过你放心,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

临上台前,岚岚的心跳快得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她拼命深呼吸,起身前的最后一刻,她几乎是带着某种绝望的心情凑在赵丽文跟前低语了一句,“我要是出丑了,您可千万别嫌我给您丢脸啊!”话音刚落,就慷慨赴义似的走上了讲台。

望着下面一双双黏在自己脸上的眼睛,岚岚的面颊义不容辞地先红了起来,她故作镇定地低下头,把PPT讲稿打开,手不住地颤抖,可已是骑虎难下。

清了清嗓子,她想到先得来两句客套语,话一出口,心底就暗呼糟糕,这哪里还是她平常的嗓音,抖得跟齿轮一样。目光飘过老板跟刘燕莎,那两人也正紧张地瞅着她呢!

“稳住,一定要稳住!”她在心里狠命对自己说。又悄悄来了次深呼吸,让空气尽量充盈肺部,攒得狂乱的心终于稍稍平稳了些许。

她朝在座的听众绽开微笑,开始往下讲。忽然有种豁出去的感觉,齿轮音就齿轮音吧,她把要求放到最低,只要不卡壳就成。

在表述的过程中,她不忘培训课程上学到的presentation(讲演)技巧,目光要缓慢而均匀地扫过场内的所有人。而当她看到一双双认真的眼睛,尤其是坐在正中间的两个韩国帅哥在眼眸与她相触时还朝她善意地微笑以资鼓励时,心头竟淌过一阵暖意,原来自己的紧张别人都看得见。

因为感激,她深切体会到了一个道理:做人还是要与人为善呃!

事实证明,只要心安定下来,别的事就都好办了,当十分钟一晃而过时,她居然有点留恋起那个小小的讲台来。

含着笑微微欠身致谢,引来场下热烈的掌声,她捧着资料走下台来,眼神与赵丽文对上,她调皮地朝老板煞煞眼睛,赵丽文的左手则从腋下悄然伸出,翘起大拇指,给了她大大的一个赞美!

有了好的开头,两天的会自然开得十分顺利。第二天下午的小议题结束后,岚岚与她唯一的战友刘燕莎又马不停蹄地将大批物资——诸如投影仪、摄像机、音响等设备以及各式各样的奖杯纪念品、游戏材料等转移到位于容湖风景区的明月楼酒店。晚上在那里还要举行一场盛宴,并将颁布一个亚洲区的年度绩效奖。

晚宴从七点开始,几个区域大老板也都赶来发言、颁奖。

岚岚和刘燕莎缩在最靠边的一桌筵席上,看着各路人马风光地经过自己走向颁奖台时,岚岚无比倾羡地开口,“什么时候我也能上去那么一趟就好了。”又捅捅刘燕莎的胳膊肘,嗤地笑道:“哎,你还记不记得Maggie说她八年前还去法国凡尔赛宫接受过一个什么奖牌来着,当时人人都盛装出席,就她蹬着运动鞋牛仔裤就上去了,结果周总都没肯跟她握手,嫌她丢中国人的脸了,呵呵。”

刘燕莎则完全没有她的那种闲情逸致,一过八点就开始不停地看表,犯愁地自语,“也不知道姗姗睡了没有,她跟她爸爸一向不亲,每次我晚回去都哭得两个眼睛红红的。”

岚岚不舍地将视线从台上拉下来,转向刘燕莎,看到的却是一张忧心忡忡的中年妇女的脸,这张脸上全然没有对未来的憧憬、对事业的向往。其实她也不过才三十岁出点头,可生活里零零碎碎的琐事在她脸上不留情面地左刻一道,右刻一道,即使用最好的化妆品也难以掩盖那些细细密密的皱纹。

岚岚乍然一见之下,忽然有几分陌生的感觉,仿佛第一次认识她。同时又有点毛骨悚然,是不是再过个几年,自己也就成她那样的了?

十点整,晚宴在一首合唱的歌曲“卡萨布兰卡”中完美闭幕。整个大厅却象被刚打劫过的一样,一地的彩纸屑和用报纸杂志临时拼凑出来的各种服饰残片,皱纹彩条也飞得桌上桌下到处都是。

岚岚一边清理剩余物资打包,一边摇着头嘟哝,“平常看这些头儿都斯斯文文的,想不到玩起来比谁都疯。”

刘燕莎也在身边帮忙,到了这份上,她早已焦虑过了头,反而死猪不怕开水烫了,顺口道:“这很正常啊!他们平时压力比我们大很多,当然释放出来的能量也会成正比。”

赵丽文匆匆打门口进来,促声招呼她们,“咦,怎么还不上车,就等你们两个了。”

岚岚起身解释,“可这么多东西还没收拾完呢。”

赵丽文扫了眼自家的贵重器具,一时也有些踌躇,又不好意思撇下她们不管,倒是岚岚主动道:“要不然这样好了,你们先走,我等收拾完了一会儿打车离开。”

老板这才释然,笑着点头,“也好。”

岚岚又推刘燕莎,“你也先走吧,别让孩子在家等急了。”

刘燕莎坚决摇头,“那怎么行,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留在这荒郊野林的地方,多危险。”

岚岚心头一暖,还待争辩,老板又开口了,“是啊,还是你们两个都留下吧,这么一堆东西岚岚你一个人也弄不了。今天实在太晚了,反正明天也没别的事,你们晚点去公司都没关系。”

老板和大客车一起呼啸而去了。留下两个小喽罗吭哧吭哧地收拾。

到十点半时,终于把所有贵重物品都打好了包,两人这才委托酒店服务员帮忙去叫出租车,结果左等不来,右等没有。岚岚不耐烦了,自己跑到门口去看,天寒地冻中,别说出租车,连个鬼影都没有。她这才着急起来,服务员还在一旁添油加醋,“我们这儿平时就很少有出租车,客人过来要么私家车,要么大客车。更别说这深更半夜的时候了。”

岚岚哀叹之余,又长了个见识,以后安排会议可不能光图浪漫,挑这些山清水秀的美景了,还要考虑到交通问题,得给自己这种小后勤也留条后路呃。

“难道我们就得在这儿住一宿?”她满心不甘。

服务员出主意道:“要不然这样,我们马上也要下班了,有个同事住在市区,可以让他帮你们叫一辆过来。”

岚岚眼睛亮了亮,“这主意不错——但是,得多长时间才能把车叫过来?”

“他骑自行车,到市里大概要三十多分钟,车子再开进来,怎么也得一刻钟吧……就怕到时候拦着了车人家也不肯过来……”

懒懒地回到大厅,刘燕莎正在给她老公打电话,眉头紧皱,语气严厉,“你什么事都推给我好了,你就守着那张麻将桌过一辈子去吧!”

收了线,刘燕莎还一脸凛然,“车子拦到没?”

“得等。”

刘燕莎没多大反应,坐在收拾干净的桌子前面发呆,岚岚也百无聊赖地倚着她坐下。

一个换了平常装的男服务生在门口探头探脑,“赵小姐,我这就出发啦。如果四十分钟后没动静,你就另想办法吧。”

岚岚强打起精神,对这个不太靠谱的方案还是说了声“谢谢!”

漫长的等待中,岚岚在刘燕莎絮絮叨叨的抱怨声里昏昏欲睡。

“找个长得好的老公有什么用啊!啥事都不会干,对孩子又没耐心。打这孩子生出来,他统共不知道有没有抱过十回,要不是我妈来帮忙,我累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成天就知道叉麻将。我做牛做马不算,还要时常被他冷嘲热讽,当初真是鬼迷心窍……”

“咚——”的一声,岚岚的脑袋从半撑起来的胳膊肘上一下子滚向桌面,疼得龇牙咧嘴,睁开朦胧的双眼,抹抹潮湿的嘴角,再扫一眼仍然灯火通明的厅内,恍若隔世,“几点啦?”

刘燕莎斜了眼身旁这个不称职的听众,冷冷道:“快十一点了。”

岚岚努力抓回思绪,想了想,叹一口气,“看来出租车没戏了。”

放眼大厅门外,一片黑黢黢的,很安静,服务员想必都走光了,偶尔有一两个保安提着那种射程很远的电筒巡逻至此,长长的一道光束划过无尽的漆黑,显得阴森而诡异。

“不行,不能光这么傻等,咱们得想办法回家。”岚岚振作精神,半个身子还趴在桌上,右手却拽过自己随身的拎包,把手机翻出来。

虽然没有男朋友可以救驾,但好歹她还有个身强力壮的弟弟,关键时刻尚能拉出来顶个事儿。

在最近的拨出电话里找到赵磊的号码,她没怎么细看就摁了拨打键,然后往耳朵边一靠。

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也是,这么晚了,估计赵磊也已经上床,岚岚挎搭着脸,也不知道那小子肯不肯从热被窝里钻出来。

“喂。”终于通了。

岚岚心中一喜,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甚为清楚,不像睡得七荤八素的样子,虽然有那么一些些异样。

“小磊啊!S——O——S!你姐姐我被困在孤岛啦,赶紧找辆车过来接我哈,唉!这鬼地方,想找个鬼都难!”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那人才道:“我不是小磊。”

“嗯?”岚岚怔了一下,“那你是……”

“我是徐承。”

赵岚岚彻底惊醒了!不仅醒了,还耳聪目明,紧接着就开始面红耳赤,“啊!对不起,我打错电话了,真不好意思!”

心里却无端发虚,是不是潜意识里自己故意要打错滴?!

还没来得及挂电话,却被徐承叫住,“你怎么了?”

岚岚听他言语中流露出关切之意,心下窃喜,立刻来了劲头,“我们今天晚上在容湖南麓的明月楼开会呢!我跟同事因为收拾东西晚了,现在想叫辆车回去都困难。”

她欢快的语气与悲惨的境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至于刘燕莎奇怪地瞟了她一眼,竟看到岚岚满脸喜滋滋的表情。

徐承习惯晚睡,岚岚打电话来时他刚看了会儿闲书,正准备洗漱上床。本是随口打听一下的,谁知这一问就不好意思挂机了,“哦,明月楼那地方我去过,道路曲折,挺难找的。很多司机都不太肯过去。”

“可不是嘛!我刚才就想打给我弟弟,让他拦一辆车亲自押解过来呢。就是不知道他睡了没有。”岚岚转着眼珠子道。

徐承踌躇了一下便说:“反正我还没睡呢,要不我去拦吧,我们楼下车多,而且去明月楼也挺方便的,二十分钟都不用。”

赵岚岚简直喜不自胜,感动得鼻尖通红,嘴上还客气着,“那,那怎么好意思呀!”

徐承笑道:“谁让是我接了你的电话呢。让小师妹这么晚了在外头过夜,我可不忍心。好了,不说了,我现在就出发!”

扔下手机,岚岚就雀跃着在阑珊的舞台上摆出一个仙女散花的姿势,兴奋地嚷了一声:“哦耶!”

刘燕莎摸了摸她那只仍热乎乎的手机,嘀咕了一句,“打给谁了呀!看把你乐得,跟打了鸡血似的!”

二十分钟后,徐承的电话再度打来,“我在酒店门外,你出来吧。”

终于得救,两人的心情轻松了不少,找来看门的保安相帮着把几箱物品一起运到门外。

徐承一看,出得门来的竟然是一群人外加一堆箱子,赶紧从车里钻出来,跑上去帮忙。

岚岚先甜甜地说了声,“谢谢你啊!师兄!”她这回长了心眼,掠去个“二”字,免得又被徐承挑眼。

刘燕莎适才已经听岚岚做了一番介绍,此时也免不了要客气几句。

夜色已深,山里有微蒙的雾气,拂往身上感觉寒气逼人,岚岚的心里却是异样温暖,眼睛时不时瞟向徐承,只是光线昏暗,只依稀看得清他五官的轮廓。

好容易把箱子全都搞上了车,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司机低声嘀咕道:“嗨,深更半夜的,这么多人,外加这么些个东西!瞧我这趟拉得!”

刘燕莎立刻尖起嗓子回了一句,“亏不了你,我们跑好几个地方呢!”

岚岚一再坚持先送刘燕莎回家,刘燕莎见她有人相陪,也就不担心什么了,遂没再坚持。

徐承坐在副驾座上,岚岚就坐在他正后方,一路上,她只顾扒着前面的椅背,与徐承热闹地聊天。说得也无非是怎么来的,路上车多不多之类的无关痛痒的话题。心里高兴得连昨天打电话受挫的事儿都忘得精光。

刘燕莎在一旁冷眼旁观,只觉得岚岚对她这位昔日校友的热情度异乎寻常得高,便也猜出几分端倪来。

明月楼在Z市的北郊,刘燕莎住南面,而MS公司的办事处又在西部的新区,这一路开过去简直把大半个Z市兜了下来。

待刘燕莎下了车,开没多久,岚岚听说原来徐承就住在东南角,离刘燕莎家很近,当即要求司机调头回去。

徐承则坚持跟岚岚一起去公司,只一句话就让她放弃了客套,“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怎么拿?”

等他们费了老劲把东西都搬进了办公室,岚岚才老实道:“哎呀,还真是幸亏有你帮我。”

几只箱子都被堆在近门处,等明天上了班再理了。

借着喘息的当儿,徐承打量了一下他们办公室的规模,格局简单,一眼就能望穿,整个办公区域才七八个位子,便道:“你们这里好像人不多嘛!”

岚岚解释说:“我们部门常驻人员就俩人,我跟刚才那位刘姐,其他的就都是工程师了,他们整天忙着出差,很少来这里。节省起见,就租了这么点地方。哦,销售部在22层,地方也不大,呵呵,美国公司都这样,cost永远列第一位。”

徐承打趣道:“看出来了,员工加班都能加到凌晨。”

岚岚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是难得加到这么晚的,而且也不能怪公司,是我自己考虑不周,没安排好才弄得这么狼狈。”

“呵呵,想不到你还挺有自我批评精神的。”

岚岚立刻眉飞色舞起来,“你看过一本书叫做《QBQ:问题背后的问题》吗?中心思想浓缩成一句精华就是:甭管什么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你自己的问题!嘿嘿,我们老板就是严格尊奉这句话行事的。”

徐承倒也看过这本书,却没想到被岚岚总结出这么个啼笑皆非的结论来,遂笑笑道:“你老板?MaggieZhao啊?”

“是呀!名气够大吧。她以前在培训部当头,专门给员工讲课洗脑的,现在转行了还改不了喜欢说教的毛病,不过她人很不错,呵呵。”

出了写字楼,那司机还等着他们,这趟Z市大串联的生意做得还真值,他笑言等拉完他们可以直接收工回家睡觉了。

在车里,岚岚同学再一次强烈要求先送徐承回去,这回她是真没什么心眼了,大半夜的把人家拉出来当了回义工,弄得有觉没得睡,她先前那点窃喜和期待至此已经被歉疚大大地覆盖住了。

徐承想了想,还是对司机说:“先去西元里吧。”

岚岚正待争辩,徐承瞥她一眼,“这样顺路。”

岚岚就又哑住了。想想也是,自己家离公司不远,如果先送徐承,就等于要来回对开,的确是绕远路了,她要再坚持就显得矫情了,“那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师兄!”

徐承笑道:“我难得做回好事,当然得做到底了。”

很快就到住宅区楼下,岚岚千恩万谢之后才有点恋恋不舍地推开车门,这个时间段,也不好请人家上楼喝杯茶什么的。

她蓦地转身道:“不如我明天请你吃饭吧!”

徐承瞅着她急煎煎的样子就忍不住又笑,“不必这么急,以后有的是时间,你还是早点上楼休息吧。”

可是岚岚哪里能睡得着,这是她第二次为徐承失眠了,仍然是兴奋的。

躺在床上,她细细回忆刚才的每一幕,又自行添了些美轮美奂的油彩,渐渐地,她觉得徐承也未必是那么难攻的一道堡垒了。

等过几天请他吃饭再套套近乎,而他也总不能光吃不回请吧,这么一来而去的线就容易扯长多了,到时,嘿嘿……

还没等她陶醉完,猛然间一个激灵,紧接着就在黑暗中翻身坐起!

糟糕!出租车费她都忘了付了!

可怜的徐承出了力不算,还连带着放了点儿“血”,司机攥着三张粉红的钞票哼着小曲儿扬长而去。

回到冰冷依旧的家中,草草洗漱完了躺回床上,徐承才感到莫名其妙起来。

怎么也想不通这突如其来的一晚究竟是怎么回事,若在以前,他何曾对哪个普通朋友有过这等热情?

难道,他真的是太寂寞了?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