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二十三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二十三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2404字

2019-08-19 23:01

2006年新学期里,冰儿决定了不去外面打工了,一心扑在学业上。

冰儿的小妹也回老家了,她让小妹捎走了在寒假里挣的一千多块钱回家,家里的爹娘和奶奶每个月都要吃药。

一天下午下课后,冰儿正在宿舍里看书,朱莉进来说,楼下黄冈在找你呢!

冰儿听了很诧异的,这是前男友,她的印象里,有几个月未见到他了,他们出去实习了。

她下楼来,看到了楼下花池旁的黄冈。

黄冈迎上前去,笑呵呵说,你还好吧,实习刚回来就立即来见你,又摸摸头说,还有点想你了。

冰儿一点没笑,小声说,黄哥,你好?我们不是………结束了。

黄冈见旁边楼前有女生出入,还有的往这边看,便示意冰儿说,我们往那边走走说会话。

冰儿矜持地挪动几步,说,你说吧!

黄冈走了几步,见她停住了,便说,我回来考虑了一下,我的心里还是有你的,也喜欢你,我们复合吧!

冰儿一听这话,心里有点烦了,说,我们不可能了,真的,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好吧,我还有事,先走,转身就要走。

黄冈比她还快地向前几步拦住她,说,你有点绝情了吧!哪怕说考虑下,再给我回话。

冰儿想,快刀斩乱麻的,断了他的一丝念想,说,我方才不是说了不用考虑了,真的没有可能了,我们已分手快半年了。

黄冈还说,你当时说分手,我也没有当真的,事也多一些的。

冰儿不想纠缠这个,不言语了。

俩人愣愣地僵持了一会。

黄冈看她要走,便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叠拆一起的白纸,打开后给冰儿看,说,既然你这样绝情,那你看这个借条怎么办呀?

冰儿只盯了一眼,头就“嗡”起来了,原来是去年年底,为了欠交学费的事,借了他三千元,因为有传言,交不上学费,不让参加期末考试的。

冰儿就给他打了一张借条,而这件事自已已忘记了。

冰儿有点想通了,他是有谁备而来,先说什么复和,见我没答应,就又拿出这个来了,他哪有那心思,分明知道我要拒绝,这个人真渣。

冰儿说,我知道这件事,你看这样,你得容我时间,一周内我肯定还你的。

黄冈说,我不逼你的,要说几百也就算了,这几千……。

就这样吧!我一周内肯定还你的!冰儿转身走了。

正巧,郑萌萌和另一女生回来了,见冰儿闷闷不乐地从楼前边的马路过来了,又看见远处转身走的男生,看出来了是黄冈。

一把拉住了冰儿,她吓了一跳,说,你怎么一惊一乍的?

郑萌萌指着远处的背影说,那个是黄冈吧,他干嘛找你呢?

冰儿忙掩饰说,他刚实习回来,要送我东西,我没要,我们分手了,还怎么要他的东西。

郑萌萌一撅嘴不乐意地讲,你就糊弄我吧!我看见他手里根本没拎东西的?

冰儿忙讨好似用双手拽住她的手,知道这个“小精豆子”,什么事甭想瞒着她,一脸微笑地靠近她说,好,好萌萌呀,别生气,我告诉你?

冰儿便把方才黄冈的话说了一下。

郑萌萌说,这个渣男,没事,不给他,看他怎么办!

冰儿见她这样说,没了方寸说,我答应一周内给他的?

郑萌萌说,再看见他非给他几句!又问冰儿,你有吗,还一周呢?你怎么这么实在?

冰儿也想自己答应一周是有点急了,她问自己有吗?这不戳我的软肋吗?

冰儿放开拽住她一只胳膊的手,自已有点傻了,嘟嘟嘴不言语,心里泛上酸水似要从泪眼中涌出。

郑萌萌见她这样子,安慰地说,你别这样吗?这真不叫事的!实在不行,从我这边拿给他?

冰儿缓过劲了,问她,我是不是有点傻呀?

郑萌萌说,不说这个啦!我们到外面去吃饭。今天有饭局,李长胜和他的老乡聚会,让我去,我怎么也要拉一个陪着的,吃火锅的。

冰儿犹豫着说,我去不好吧?

郑萌萌说,怎么不好呢?走吧。

一家离学校不远的饭店一个雅间,当冰儿俩人进去,一张大园桌上坐着七、八个男生,冰儿在来的路上知道的这一届中,只有一个郑萌萌是女生的,李长胜和她已确定了恋爱关系了。

几个男生殷勤地站起来了,美女,欢迎,欢迎,有的拉开了椅子,有人摆开一次性餐具。

他们是建设学院的同届生,入学一年多了,也低头不见抬头见,知道谁啦谁的。

不过,几个男生的眼光还是不住地往这两个美女身上溜来溜去的,郑萌萌是有主的花了,这个男生都知晓。

而周冰心的名字,都有过耳闻,只是恍恍地在路上、公共的地方见过,这么近距离接触还第一次,多半的目光跑到她自己身上了。

冰儿有些习惯了,用手平端下眼镜,始终微笑地坐在椅子,座位是给她们留好的。

郑萌萌自然挨着李长胜,冰儿挨着郑萌萌。

冰儿旁边已经坐的男生却始终未动,一进来,还抽着烟,看到女生,便把烟掐了。

李长胜刚当副主席,便新官上任三把火,叫上这几个同届老乡,收拾收拾学生会和活动室,晚上便在饭店请客。

桌上七荤八素的,大家没动,只等她俩。

李长胜说,大家一下午辛苦了,我和萌萌备下薄酒,以表谢意。

在座的开起郑萌萌的玩笑,那谢谢嫂子了。

郑萌萌说,瞎讲什么,是不是嫂子还是要看李长胜的表现了。

又有人说,那谢谢准嫂子啦。

李长胜不言语,在那笑着说,好啦,好啦,我当着在座表决心,一定好好表现,到时候真成了你们嫂子时,请你们喝喜酒。

郑萌萌也是练出来了,在那笑个不停,还拽着冰儿的胳膊,她也被感染了,也笑着对郑萌萌说,瞧你臭美的。

李长胜又说,咱们这一桌够开设计院了,什么专业都有的。

冰儿挨着的是工民建班的张力伟,一个秀气的男生,紧挨他分别是,规划班的何伟强,水暖班周文德,电气班的陆宏运。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