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二十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二十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2782字

2019-08-19 23:01

冰儿和黄冈在晩自习后一起坐在学校运动场的看台上。

冰儿禁不住又抹开了眼泪,心里又没有底气,半晌没有开口。

黄冈不知所措,以为自己怎么样了。冰儿说,你不知道吗?

黄冈说,不知道,是不是助学金有人说什么了。

冰儿似乎绝望地“唉”一声,说,什么啊,助学贷款没有通过。

黄冈闻听此言,才随意说:“我以为什么事呢?”

冰儿很奇怪瞧了他一眼,很奇怪为什么在自己看来天大的事而他却如此轻视呢。

黄冈看着用疑问的眼神看着自已的冰儿,说:“呵呵,我的意思你不用发这么大愁吗,这不是有我吗?”

冰儿心里说,你是你,我是我。

“不行,从我这里拿一些吧。”

黄冈说,家里拆迁了老屋,自己分到了拆迁款。

冰儿对于别人的帮助,一摡纳之,大体是穷怕。不论校外还是校内的,冰儿想一筆筆记在笔记本上,以后一定要归还的。

冰儿对于钱,有种天然的敏感性。

冰儿想到丹麦作家安徒生笔下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划亮一根根火焰中看到温暖的壁炉和慈祥的老奶。

而冰儿从那百元大钞中看到的是家庭的幸福,爸爸的矽肺病治好,小妹在城里上学、娘和奶奶都健康起来了。

反正惑出不少的不愉快,相比头一月新鲜劲,冰儿不知道俩人的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种恋情来的挺勉强的。

无论如何,黄冈走不进他她的心里,他就象深山里湖泊,四周是高高的悬崖峭壁的山峰,甭想让他掀起一丝波浪来,就是丢进去一块石头,也不会有响声。

5月中旬天酷暑难耐,冰儿穿一件短袖的衬衣,两人坐在一起时,被黄冈撩起到了肩膀上,冰儿吓了一跳,用手一划拉把他的手打开了,说,你干吗?毛手毛脚的吗?

黄冈尴尬地措着手,说,你身上…,下边的话咽回去。

昨天晩上,室友又开玩笑地说,你女朋友打扮一下肯定美女,就是皮肤黑点。

黄冈对这点不甘心被认同的。今天看到了短袖内那白晳地皮肤也就放心了。

冰儿明白黄冈的心思,好几次没有下来就看出他的企图,都被冰儿巧妙的化解了。

是啊!这是诱惑的年代啊,连空气中都带着“骚”味,男孩迷恋上网,恐怕早不是青涩的未开花的果子了,说不定连“A”片都看过。

冰儿心里誓言坚守自己的“处女”地。

冰儿认为男女之间的事就象渡过一条河流,河的这边是纯清的女孩,可是过了哪条河,可能就不是……。

正象红楼梦中贾宝玉所讲,沾了男人的女孩就不是水啦,成泥水了。

冰儿以为爱情吗,是由两部分组成的,精神和生理的,应该是精神之恋,然后才是生理的融合。

爱情吗,应该是灵魂和肉体的完美的结合,就像通往圣洁的殿堂要经过一条长长的甬路。

而现在的状况,大学生的“同居”和“一夜情”之类的现象比比皆是,不为冰儿所苟同和认可的。

爱情其实又像男生、女生一起栽种着希望的绿树,需要双方的心血来浇灌和培育。

谁也不希望没有长出来什么树苗和滋出什么嫩芽,先出来一个“大头娃娃”。

其实,也怪不得男生女生的这么“开放”和“前卫”了。这个时代吗,就连空气中都有“骚味”。

到处充满了暧昧的气息,到处都有诱惑的迷茫。

冰儿和郑萌萌说着话,你和黄冈怎么样呢?

冰儿喃喃地讲道,一开始吧!还可以的,可就是……。

郑萌萌小嘴巴搭巴搭磕着葵花籽,见冰儿欲言又止,便停下来了,一只手抜拉着冰儿的胳膊,怎么没下文了,你说啊!

冰儿正眼看看部萌萌,你说你手上刚沾上爪子皮,就抜拉我,我这衣服刚洗的。

冰儿丝乎不认识她了,和男生交朋友就要损失小女孩的天性吗?

她和李连胜是成熟一对了。

郑萌萌又催冰儿说,冰儿只得说,黄冈有点毛手毛脚的。

郑萌萌似乎明自,便收拾了刚才吃过东西,又到卫生间洗手出来讲,男生吗?短不了要主动些,别过分吧!

冰儿觉得方才觉得对郑萌萌严肃点了,便戏笑着,你那位是不是已经很主动了。

郑萌萌方想说,门开了。

朱莉进来就嚷嚷着,你们俩聊什么呢?

自从刘徍因为抑郁症,休学一年回家了,冰儿和朱莉,关系缓和多了。

而下三个女生,郑和朱也算闺蜜,而冰儿对朱莉还是有点距离的。

冰儿用手扯着郑萌萌的衣角,郑萌萌乍乍唬唬讲,冰儿让我说说恋爱的事,正好你来了,老大姐出道早,给我俩传授说说呗。

朱莉本身八掛王,这个茬口哪有不接之理。

朱莉煞有介事喝了一口桌子上自己杯子的水,坐在椅子上。

冰儿也在检讨自己,心理上投入得并不多,也许是这场恋爱或许是权宜之计吗?

冰儿觉得自己真没有过多精力去谈这场前方茫茫的恋爱了,根本是在浪费时间,对黄冈的好感也在一次次冷漠和吵闹中磨灭了。

冰儿渐渐地不与黄冈联系了,也受不了的是他每天在寝室里打游戏,这在冰儿眼里,简直是纨绔子弟的样子。

当黄风要邀请冰儿去外面吃饭、游玩时,冰儿总是找借口拒绝。

冰儿在一次和黄冈见面后提出了分手,黄冈倒没什么不情愿的,只是提出了那笔三千元借款,又说了谈恋爱的几个月,大部分是他花钱,作为学长,这部分就不计较了。

这天下午,黄冈打电话约冰儿晩上吃饭,也是散伙会,成不了朋友还是好聚好散吧。

冰儿答应了,也想叫上郑萌萌,却一想,谈事可能不方便吗?

黄冈订了一家档次不小的火锅城,离校有十几站地,大概也是替冰儿考虑,拿了贫困生的助学金不好太招遥了。

冰儿没有穿着黄冈给买的那条裙子,换上了自己以前的衣服,是入学时一条牛仔裤,上身是白色花边衬衣。

黄冈已在座位,桌上已上了一个火锅,又上几盘凉菜和啤酒。

冰儿坐下后,诚恳地说,我请你吗?黄哥,我们好聚好散呗!

黄冈大方讲,周冰心,我还是喜欢你,我很是希望我们……。

“不,黄哥,我不想再耽误你了,其实,你的前女友美美人家人多好、又是城里的家。”冰儿截住他的话抢着说道。

黄冈在点着一支烟,慢慢地讲:“那是不是这样讲,你高风亮节,要把我让给她。还是你不喜欢我呢?”

冰儿略沉思一下,回应着:“黄哥你挺不错的。只是我吧!你知道的,个人家庭的原因吧?在我俩这段时间里,对你关心不够,心里也不落忍的。我想好像自己的在这方面投入不够充分,也只好激流勇退了,还望黄哥包涵的。”

黄冈招呼着给冰儿斟上了啤酒,冰儿也没推辞,说,我就这杯了,晚上还有作业做。

这场饭局在于冰儿讲,似乎有点多余,有点后悔轻易答应他了。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