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十八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十八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2789字

2019-08-19 23:01

2005年新学年开始了,专业课程多了一些,课程也较上学期多了。

冰儿想到要把精力投入到学习中去,有一些突破。尤其英语上,还要参加四级考。

可不能象上学期似的,在外奔波的。

冰儿有点底了,打工攒下钱一千多元。

系里说助学贷款又要下来了,又通知说可以申请国家助学金了。

冰儿添写申请表格,开的家庭困难证明一同交给了吴敏霞老师。

吴敏霞老师挺认可冰儿的。说,应当没问题的,还要报学校审核的。

冰儿也踏实了一些,每天三点一线学习生活着。

然而一天下午课后,吴老师叫住了和郑萌萌和朱莉一同回寝室的冰儿。

来到了她的办公室,坐下后,冰儿看吴老师表情有点严肃的,心里敲着疑问的小鼓。

吴老师沉了一下,平静地讲到:“周冰心,我说的事呢,你不要着急。我们也是了解一下情况,据有人反映,你上学期在外面坐——台。”

冰儿的头“嗡”地一下子慒了,站起来急忙辩解着:“我没有,谁这么胡说。”

吴老师也站起来走过来,扶着站起来的冰儿的肩膀说,我也不相信这种反映,这个可是学校让我了解一下的。你知道,你在申请助学金,正在审核中。”

冰儿也略略平静了些,告诉老师上学期在外面的夜市里摆摊。冰儿一口否认,这话由谁而起的呢?

吴老师便说着,这件事如果没有别人再提,公示后也就过去了,你也不要放心上。

接着又聊着班上的事情。

从办公室出来,冰儿没有回寝室,晚饭也没有心情吃了,一肚子里委屈没有地方撒去。

在校园内转悠着,行无定势。

冰儿新学期刚刚半个多月,自己以为前面路仿佛平坦下来。

可谁曾想啊,又遇到一道沟,自己在去年苦苦地挣扎去打工,多少次打击也挺过来了。

冰儿头一次感觉到心特别累,情绪行将崩溃的绝望。

如果万一公示过不去,如果那件事还有传言,冰儿不敢往下想的。

冰儿心里乱如麻,那不争气的泪水涌在眼睛里直打转,真是支撑不下去了,如果一个男生的肩膀让冰儿靠着,那……忽然想到了黄冈。

那个男生的话语在这静谧的时空中再一次涌动而来!

“冰儿,我喜欢你,让我帮帮你吧。”男生弱弱地说着,在校园里小广场的树林旁,男生推着一辆山地车,拦住了刚从自习室出来的拿着书本的冰儿。

男生是大二届规划2班的黄冈,中等个微胖的身材,长的白白净净的,据说他的家在天津市的郊区农村的,但一点不像农村的孩子,脾气很温和,据说爱下围棋。

冰儿以为他有什么事,好像他是什么文艺社团的什么部长,他要自己入那个社团。

听完男生的话,冰儿惊愕的片刻愣住了,脸上的表情片刻呆滞住了,叫这个名字啊,还没有其他的男性,除了冰儿的爹爹,这个名字都是同寝室,或是和冰儿熟悉的女性。

“哦,我听你们班的郑萌萌叫你这个,我还看见你在富民街摆地摊了。”黄冈缓缓地讲着。

冰儿的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的啊,为了这个地摊,冰儿转了好些地方,就选择在富民街,这个地方据说是政府有关部门专为下岗工人办的市场一条街,距学校有六七里地,但公交线路很方便的,有17路、22路途径学校和富民街。

每天的下午四五点钟,冰儿拿着一个大的书包,里面装着从车站批发市场批发过来的厚一些的棉布袜子、线手套等等应季的东西,出摊还不到一个星期,挣得每天也就二三十元,从五六点左右一直到晚上的十点多,坐最末的公交车回到寝室。

选择这个地方,冰儿不想让同学知道,就是郑萌萌也不知道。

冰儿苦笑了一声,轻声说:“你怎么知道的?”

黄冈解释道:“我一星期回一趟家,路过那里。”

其实,黄冈是骑车跟着冰儿的,只是在远处观望一会,没有上前担心冰儿的尴尬。

自从上学期在校园拒绝了黄冈后,他又转托郑萌萌来说,郑萌萌的男朋友和黄冈在一个围棋社团里,两人是棋友。

郑萌萌说,其实人家不错吗。

冰儿很信服郑萌萌。

冰儿一赌气,便来到了男生宿舍楼,一个人在宿舍楼前马路对过便道上走着,这时已开始天色擦黑了,路灯也亮着光了。

还真碰上从马路上走过来三个男生,左边是他,三个人说笑着。

那两个男生冰儿不熟,倒是黄冈看到了,笑着说:“师妹,干吗去?”

冰儿停下步子,回应着说:“我去图书馆去,师兄你们回宿舍吗?”

黄冈说,刚刚去校外聚聚餐,回宿舍。

冰儿似乎迟疑地停下脚步,而黄冈两个伙伴也挤眉弄眼地,黄冈看冰儿似乎有心事,便扭头示意另两个先回。

那两人好像嘀咕什么,笑着走了。

而冰儿没有心情计较这个了。心一横,说:“师兄,你——。”

黄冈才正了脸色,关切地问:“师妹,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冰儿听闻这句话,那来自于男性富有磁性的话语,便扭过头来,一汪充盈于眼眶的泪水夺眶而出,努力不出声。

她用手抺去泪水。又回过头来,颤声地说:“师兄,不好——意思,让你见笑啦。”

黄冈说,师妹,我们一同走走吧!冰儿点点头。

俩人沿着马路向东镀着步子,黄冈待冰儿平静了,又用纸巾擦拭脸上泪迹,说着:

“周冰心,我挺佩服你的,挺要强的,所以,我才关注于你,在上学期和你说的那些话。”

冰儿苦笑了一声,无奈地讲着:“谁想那样啊,不是没法吗,家里穷,自己再不要强,恐怕念大学都要念不起了。其实我真是谢谢你的理解。”

黄冈说:“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大一时也打工,不过现在家里稍稍改善了,我也就不用去打工了。”

停顿了一会,黄冈说:“刚才你怎么了,肯定有事的,你看我——能否帮忙啊。”

冰儿矜持着用脚踢着马路牙子。

黄冈说着,我们到花坛边坐会吧!冰儿又点点头。

黄冈说,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生,所以我—在上学期才和你说那些话的。

冰儿有点欣喜地抬头盯着他一眼,羞涩感涌现到脸庞上,才小声说话,不会吧!黄哥挺帅的,才不会没有女朋友吧。

黄冈有点急性子了,快语讲,我要有什么女朋友,天打——。

冰儿忙截住他的话题,说,谁要你发什么毒誓了。

黄冈想到刚才冰儿说去图书馆这个借口有些牵强,经过男生宿舍楼绕远的。看来是奔自己来的。

黄冈内心有点惊喜,去年下半她一口回绝了自己。而现在恐怕要成了。

黄冈稍稍靠近了一些冰儿,她的右手扶着坐椅。

黄冈的左手轻轻地拂在她的右手,冰儿有点紧张地想缩回,黄冈稍用力压住了。

冰儿只得任他压住,垂着头,两人的体温交汇一块,也是让冰儿的心里象若干头小鹿般乱蹦。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