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十五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十五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2394字

2019-08-19 23:01

歌厅的老板是个打扮时髦的女人,吸着烟,看着冰儿,说你以前做过吗?

冰儿摇头,老板同领班嘀咕着什么。

领班领着冰儿来到舞厅,前厅一片昏暗的,沙发坐的是所谓“服务员”。

冰儿坐到那里也坐在沙发上,一会儿,有一个看似文质彬彬、西服革履的,都叫他王哥的,约莫三十出头的男人,点了冰儿的名。

冰儿象其他人一样,端了一杯水过去。“大哥喝点水吧!”

王哥说:“你新来的?”

冰儿说,是的

王哥又说“以前在哪儿坐过。”

冰儿说,没有,刚从老家到这里打工,原来在饭店做服务员,因饭店垮了,没办法就到这里了。

这人的眼神打量着冰儿,冰儿感觉那目光不是那么色的。

冰儿问他,大哥做什么的?

领班交代冰儿多说话,最多搂搂抱抱。

冰儿想反正豁出去了。

冰儿说:我叫小萍,打工妹,大哥多关照。

冰儿说,你是老板。

王哥说,也是打工。

冰儿问:“挺赚钱吧。”

王哥说,现在的钱不好赚,竞争历害了。

一会,冰儿提议,王哥我们唱会歌吧。

冰儿唱了一首陶晶莹的《太委屈》,唱着唱着,不自觉地眼泪流了下来,舞厅灯光昏暗,看不出来的。

跳完一段舞,王哥靠近冰儿,先是拉近她的手。

冰儿下意识的,身子和手向回缩。

王哥皱了一下眉,又用右手环绕冰儿肩膀。

冰儿“嘟嘟”了一句,干什么啊!说说话吧。

要说冰儿有思想准备吗,连自己都不知,今天到这里来,完全是赌一口气。

冰儿的眉头皱起来,脑子里想着怎样面对王哥的举动,冰儿挣脱着说,去卫生间。

回来了,王哥又凑到眼前,说你不是打工,你是不是学生啊!

冰儿的心忽然一惊,忙掩饰道,干吗?你从哪里看出我是学生啊!

王哥边说话边拉起冰儿的手,这次冰儿没有缩手,捏弄冰儿的手指,你肯定是,食指上硬茧子是经常写字的。

冰儿又园着场,说:“打工妹,就不写字啦!”

现王哥在有点不绅士了,环绕冰儿肩膀,做要搂冰儿的意思。

冰儿说,王哥我们第一次别这样行吗?一起交流不好吗?

王哥说,这个地方你看看周围,听听后面的动静。

冰儿不说什么了,舞厅昏暗灯光忽闪着一个个的“鬼影”。

王哥接了个电话,说,有事,下次我还叫你的。便递给冰儿一百元小费。

到了晚间十一时,冰儿拿到了台费五十元,再加上客人的小费,一晚上就是一百五十元。

冰儿的心里禁不住乱蹦,原来,钱,这么容易啊,照这样干下去的话,一个月可以两三千元,那么半年。

一年呢,冰儿的内心有点狂喜乎。

冰儿回到学校,就做出决定,明天再去,因为冰儿太需要Money 了。

第二天下午上完课,冰儿又坐公交汽车又来到了那家“春风歌舞厅”里。

进门后,那个李姐,三十多岁的胖胖的女人煞是亲的热的地招呼着冰儿,说,还早呢,一会客人才能到呢,到我们的宿舍去歇会吧。

那是一间仅排下几张床的小房间,床上乱糟糟地,进门后,这是大房间,里面杂乱无章的,床上零零散散堆放她们的化妆品,坤包等等,半空中又拉起几根绳子,搭着的衣服。

冰儿皱了皱眉。

李姐拉着冰儿坐在床上,打开自己的小包,掏出化妆品,不管冰儿同意不同意的,捧着冰儿的脸,就化起状来,嘴里“咕哝”着说,你的脸型多正啊,到这地方,哪有不化妆的,一看你就是刚刚出道的。

捯饬了一会,李姐和其他人说,你们看怎么样啊

一个女人说,你别带眼镜了,要不白描眼影了。

过了一会,外面的吧台招呼说来客人了,她们出来了,冰儿最后跟着李姐,躲着闪着出来了,脸一个劲往李姐身后躲。

陆陆续续地来了几拨客人,前面的也跟着进了舞厅,又来了一高一矮胖的男人。

李姐立马迎上去,招呼着“张哥”。

高个子男人看了冰儿一眼,说,这是我兄弟,招呼好了。

李姐马上拉起冰儿,我的小妹妹,可温柔了。

矮胖男人显然喝高些了,走的歪歪斜斜。

挑了一个包厢,冰儿转身去倒了一杯水,强压着跳动心,说,大哥,喝口水吧。

矮胖男人的伸出手臂,端着冰儿的下巴,嘴里一股子酒气扑来,直惹得冰儿心里反胃。

“小妹妹,盘儿挺靓啊。你是不是新来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冰儿说,我原来是在饭店端盘子打工的,饭店倒闭,没办法到这里混口饭吃,大哥多照应啊。

矮胖男人“哈哈”的笑,说,没问题,没问题,只要小妹服务的好,大哥不会亏待你的,来,这儿有200元,第一次大哥的见面礼。

从皮包里一叠人民币中抽出两张,递给冰儿,冰儿慌张得失措了,连忙推辞,这可不行啊。

冰儿的头“嗡”一下子大了,心里窜出好大的火气,用右脚猛地向矮胖男人大腿踹去。

只听得“哎呦”一声,矮胖男人踉跄倒在地上。

冰儿一下子跑出去了。

这时舞厅一片昏暗,响着大的音乐声,别人不知道这里发生的情况,矮胖男人连嚷带叫,起来踉跄追了出来。

冰儿冲出了舞厅,猛地百米冲刺,向着学校的方向跑去。

在临近两站地到了学校的一个小广场的树下,好一会吧,冰儿才平息了奔跑喘息的心火,惊吓、屈辱、无奈、胆怯等等情绪又翻江倒海般涌上心头,涌出的眼泪湮没了双眸,双手捂住了脸,哽咽的哭泣声音努力地不让它发出来。

冰儿好长时间才让自己平息下来,脑子里第一个直觉就是绝不再染指这种风月场所了。

这次是赌气,要去挣钱了,赌气过后又有点后怕了,如果吃亏了,将会给自己的心灵上留下阴影。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