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十四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十四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2483字

2019-08-19 23:01

有一次,冰儿下午刚刚回到寝室,方才还听到的对话嘎然而止,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同寝室的女伴为什么这么排斥自己的。

进屋后,那些女伴眼神都不对付的,尤其是那个朱莉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冰儿一向对她不感冒的。

但见,郑萌萌从上边床上下来,轻轻地朝着冰儿使个眼色,拿着脸盆盛着几件衣服先出去了,冰儿也放下书本跟着出去了。

冰儿对于郑萌萌,心存感谢之情的,郑萌萌是个善良、温顺的女孩,家庭条件很富足,家里的独生女,却一点也不娇贵,富有同情心。

洗漱间里,冰儿挽起袖子,帮郑萌萌洗起衣服。等旁边的一个外系女生出去了。

郑萌萌小声地讲到:“好像我以前和你说起过,经常要洗澡,方才因为你身上好像有.....”。声音越来越小。

冰儿的手慢慢地停了下来,心里泛起酸水,自己这几天做了一个家教,好几天没有......。马上自责的念头占据第一位,怎么犯这么超低级的错误呢。

冰儿的眼眶里浸满了泪水,说你帮我拿下洗漱的东西吧,你把那件白色的背心就在被子底下呢。

郑萌萌嘴里答应着,回到寝室,把洗漱的东西交给冰儿。

冰儿洗完澡后,在学校侧门边又特意买了几个冰糖葫芦,冰糖葫芦天津的特产,一般夏天没有的(怕天气热,冰糖花喽)拿回了寝室,进了屋,把冰糖葫芦分给女伴们。

冰儿把外套脱下,露出白色短袖鸡心领背心,下身穿着紧绷的牛仔裤。

郑萌萌拿着冰糖葫芦,像是发现什么似的,说:“你们看看啊,周冰心的身材简直是魔鬼身材啊,就是啊......。”边说边用眼角瞟向冰儿的胸部,别的女伴都会意笑笑,冰儿有点懵懂,似乎也知道啥意思了,就不出声了。

入夜时分,外面的一轮明月高悬,秋风狭带着初秋的阵阵凉意嗖嗖作响。

冰儿掩不住心里头的一丝的惆怅没有了睡意,往日的忙碌和繁忙的学习往往让冰儿一沾枕头就进入了梦乡,而今天回来的这一幕情景使得冰儿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一丝的惆怅也是又羞又愧的,女孩子吗,这种事在灰土灰脸的乡下......。可是这是在城市。冰儿咬着下嘴唇,闭上眼睛,眼眶里又充盈着湿润的东西。冰儿决定了,让它过去吧,以后绝不能......。

慢慢就觉得自己就像在波涛汹涌的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泅渡着,别的女生可以做在轮船上,帆船上。啊,看见郑萌萌正在招呼自己呢,朱莉在得意忘形的嘻笑着。

自己穿着红色的救生衣,在使劲地游着,一波又一波的浪头扑面而来。一会儿跃上波峰,一会儿又跌入波谷。冰儿感到自己一点一点地往下沉。突然,一大口咸咸的海水直灌入自己的嗓子眼里。……,就像琴键一样,“蹦”的断了。

冰儿惊醒了,感觉自己的脑门子都是汗,旁边,传来了室友们轻微的鼾息声。

冰儿几乎成了校园生活的边缘人,每天起早贪黑的学习上课,业余时间打工打工。

她有自知之明,对于城市生活,她是个落伍者,名牌时尚不懂、八卦娱乐不知,女孩子的化妆打扮更是没有,每天只是素面朝天自己以为自己干净整齐就够了。

原来寝室四个室友刘佳、朱莉、郑萌萌,刘佳因为得了抑郁症,休学了。

冰儿和朱莉关系不如郑萌萌的知心知底,冰儿一直就对朱莉有看法。

冰儿就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看不起乡村出来的贫困生的自己。

有一次,朱莉挑起的事端,差点让冰儿陷入“火坑”。

去年一天,那是个阴雨连绵的天气,下午下课,女生们刚回寝室,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寝室内人员齐了。

冰儿无聊翻起了杂志,她们又凑在一起聊起来。

冰儿想起了盥洗间里的衣服,忙下床去盥洗间洗衣服。

过了一会,刚返回到寝室的门口,门是虚掩著,就听到里面嘻笑声。

朱莉在讪笑着说:“你们看呢,周冰心的短裤头象什么啊,象不象花围裙。”几个女孩笑作一团。

那一刻,冰儿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憋闷得难受,喘不过气来。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瞬间就滑落下来。一转身就往回跑,冲出宿舍楼外,跑下楼梯,跑到宿舍楼的西山墙

外面大雨滂湃,夹着风的呼啸声。

冰儿嚎啕大哭起来了,把自己的怨气、不平的忿气、内心的不平、委屈一古脑要倾盆而出,雨水湿透冰儿全身。而冰儿的脸颊上流淌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不知哭泣了多长时间。

雨停了,冰儿象落汤鸡一样的走回寝室。

同室的人觉察出可能方才让冰儿看见了,因为郑萌萌一打开门,正看见冰儿急匆匆下楼,这时都知趣的不言声不言语出去打饭了。

冰儿擦干了身上的雨水,只是在床上躺着,蒙着被子又低声啜泣起来了。

郑萌萌说,我帮你打一份吧,冰儿脱口说不用,刘佳和郑萌萌出去了,她们俩也说朱莉说的过分了。

冰儿的下嘴唇快被咬破了,心情上又恼又急又火,凭什么啊!自己没招惹什么,就让他们嘲弄一把,看来城里人笑话穷人也是一种“时尚”。

自己想清静也清静不下来,全是因为长了个“穷尾巴”。

冰儿很生气地拿出一把自己的小剪子,把短裤剪的七零八落的,完了以后铺在床上,我是有脾气的,别以为我是个软柿子,随便捏,摆在那里就是让他们看的,说明自己很生气的。

但是这一次真不能怪她们,她们也是无心,不是有意地伤害冰儿,只是那事赶到那儿,朱莉也善于抢“风头”,露峥嵘,其他的人也就随波逐浪地跟着、哄着闹着。

可这一次如何伤害冰儿,她们不知道,可冰儿知道伤至骨子里了,又难在她们面前去化解。

也只有雨中恸哭,别人看不出来。

冰儿蒙上被子又轻轻啜泣起来了,想着晚饭吃完,她们要回来。

冰儿平静了一会,赌气下了床,收拾了一下自己,便来到大街上。

在前一阵子,在夜市摆地摊时,碰见了几个穿着出奇的女子,她们中一个打量着冰儿,说,你干这个赚钱吗?你长得这么俊,不如去我们那儿,一晚上怎么也挣好几百的。

冰儿明白她们是干什么的,曾经路过过几家歌舞厅。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