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八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八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2598字

2019-08-19 23:01

一个月,两个月,霍达如蒸发似的杳无音信了,电话没有、QQ也没上了,校园里更是不见踪影。

冰儿觉得自己自做多情了。

城里人的花花肠子太多了,套路也深似海,自己还是好单纯的。

年底,霍达出现了。

建设学院的研究生素来与大学的学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在学院的对外活动中,有时联合起来“一致对外”,这不,全国大专院校的辩论赛在明年举行,C大便指定学院组队参赛。

而学院从报名的同学中,选中了八个同学,组成两个队A队和B队,在院里先进行热身。

建设学院为了在全国比赛取得优秀成绩,特别让研究生部的霍达和李浩带队,因为他俩分别在读大学时参加过类似的辩论大赛,并取得不菲成绩,让他俩带带学弟学妹,他俩都有实战经验。

而A队一辩,是霍子达。B队的一辩是同为霍达研究生同学的李浩,冰儿作为B队二辨也加入进来了。

热身辩论的题目是:应该“向前看”,还是“向钱看”。

冰儿这队是反方,向钱看之问题,冰儿体验太深了。

当霍达说到钱乃万恶之源,冰儿心里想,钱还万难之泉呢。嘴里嘟嘟的声音大了,竟从喇叭里传出来了,前面听到的都同学都轰地笑了,不按套路出牌吗。

霍达也慒了,停顿了一下,主持人与评委对视了一下,说,提醒B队同学,违规会影响你们的成绩的。辩论之内容都是拟的稿子。

热身赛在一个大班教室举行。

辩论完了,两个队一起坐在饭店包间内聚餐,这个当然是霍达提议。

这是一家中档的饭店,几个人被引入到大厅,一个高挑的、漂亮的服务员指着前面,热情地说着,江南厅就在前面,向前看,A队的同学互视了一下,会心笑了,冰儿嘴里嘟嘟一句。

霍达待他们坐定后,今天同学都辛苦了,不管怎样,这场热身赛,比较成功的。我和李浩同学,作为学兄吗!一起邀请同学到这里聚聚。

李浩插话,我作为学生会主席应当请大家,也想请请霍兄,霍兄是我们的大哥,非常忙,忙学业还有他的业务。

霍达看以很受用李浩的一番地表白,在那里抽烟喷云吐雾呢。

冰儿看他的“德性”,刷地站起来了,也许还没有从辩论的气氛中恢复过来,以二辩的口气讲着,这再次证明了我方的观点,向钱看,有钱才请吗?

B队其他两个同学也啧啧的应着,这一炮又打慒了霍达,他把烟摁灭在烟缸内,说着,这个我总结一下吧,向前看是战略问题,向钱看是战术问题吗?这也有些象什么呢!专业上,前者是前期的规划总图方案,后者就是施工图设计,施工图预算吗。呵呵,咱们点菜。服务员。这几句让冰儿和在座的同学稍微平静。

酒席摆上,霍达端起洒,提议到,首先为我们这次的热身赛的圆满结束而干杯!

冰儿不情愿似的和其他同学站起来了。

一会,霍达又端着酒杯,站起来对着冰儿说着,周冰心同学,我以为辩论赛是一个气场,谁的气势足谁就能取得主动权,我敬你,你的气势最强。

冰儿起身,不卑不亢地也端着酒杯,眼睛直视霍达,说道,你气场就挺足的,还不是你的钱吗!是吧,大公子哥,所以,应当是先有钱才能向前看。没钱,只能向钱看呗。

霍达的手停在半空,窘迫得用右手扶扶眼镜架,用眼珠子紧盯冰儿,那意思是,你怎么这么不客气呢。

冰儿又接着说道,你今天请我们,应当是我敬你呀,这样,我先干为敬!不待霍达说什么,冰儿一仰脖,半杯红酒喝了。

霍达陡然响起了近期随导师去南方考察,肯定疏远了这个小妹了,她一直和我致气呢。

霍达打哈哈说着,今天我算见识了女中豪杰,豪爽不让须眉的。我再满上干了。说完,把杯中酒倒满了,猛地仰脖喝下去了。

霍达和冰儿的关系,在座都不知道的。

可这是什么关系呢,互相没有表白,没有浪漫,没有约会,没有卿卿我我,更没有山盟海誓。

冰儿心里想这样子叫什么呢,我是看他挺有气的,可气从什么地方来了,是忽视自己,还是看着他忽然不把自己当回事,还是……。

冰儿心里翻江倒海老不平静的,陡然泪水涌入眼眶,忙摘下眼镜站起来走到了洗漱间,在镜子面前,用纸巾擦干,真想一走了之。再回头没有意义了。

值当白认识了,虽然帮助过自己的。看霍达客客气气地样子,不咸不淡的语气,视同路人似的。

冰儿忽然有些自嘲了,你以为自己是棵“葱”,在他的心里,指不定只是小女孩的小把戏,人家逗逗而已吗。

你对我的可怜就对了,我不接受别人的可怜,但接受你的,谁让你是大哥哥呢?

既然有了交集,冰儿一点心存感谢念头都没有的。

反倒是一旦大哥偶尔疏忽了她,却心生忧怨。

冰儿真走了,没有同别人打招呼的,受不了霍达的假模似样,真有些虚伪,甚至有点庸俗的,在也不是冰儿心目中“霍哥”了。

既然你有事业的根,你有金钱的命,干吗还那么招摇呢,你要活给别人看吗。

霍达的心里很不平静的,当冰儿半天没回来,让一个女同学找冰儿,却没有她。

霍达简直没有心情再吃下去。只是笑模假样地应付着。待吃完饭,霍达给冰儿朾电话,却发觉关机了。能去哪里呢。

霍达决定不去找冰儿,找到又说些什么呢?冷静几天吧,

知道不能轻易惑这样的小女孩,尤其从农村出来的纯真的冰儿,她真不同于城里的女孩,更不同于已歩入社会的女生,她还是一块未曾污染、未曾雕琢的璞玉,更是一汪清澈纯洁的水啊。

冰儿觉得自己不想理他了,两个人已经渐行渐远了。

尤其是这次预习辩论赛,觉得霍达好得瑟的。处处以有钱土豪自居,对自己视而不见。和自己说的都是客套话,官话。

尤其有一次隐约地看到了霍达和一个女子在商场购物。

那次是和郑萌萌一起到文化街上一家美术店购买水彩画笔时,冰儿看见了,没和郑萌萌说,免得她呱呱拉挂说闲话的。

冰儿有些怨,原来你那些事在可怜我啊!这些天的表现至少说明连同情的成分都没有,以为自己可怜的已经够了,也满足自己的自尊心。就这么撇开了,谁用你可怜了。

那次自己摔得好疼痛啊!一连几天都拐着,要是知道他这样,就不那么轻易饶过他。

看来男人靠不住,若靠得住,母猪可以上树,鸭子也要上架了。

可冰儿却从心底中抺不去霍达的影子。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