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六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六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3477字

2019-08-19 23:01

后来冰儿时常想起那次和霍达的晚上,其实完全是自己因为走神了,才被撞上的。

越临近寒秋,冰儿愈想小妹。小妹怎么过冬,那手上又要长疮了,那脸上又长皴了。

在家时,小妹一直跟着奶奶的,而奶奶岁数大了,又得过脑中风,说话和行动上都不如以前。

冰儿娘天天忙碌着地地里地外,家里家外的活计,还要回娘家伺候得病的姥姥姥爷,根本没有时间管小妹。

而想到小妹,冰儿的眼眶里就会充盈着泪水!

她一晃离家快两年了,只要和家里人通话,小妹就哼哼唧唧的哭着叫姐姐心酸不已,小妹可是冰儿的心头肉啊!自己不想家里的其他人唯独就想这个妹妹。

有时候冰儿瞎想,也许想妹妹这个事儿才促使自己和霍哥撞在了一起,也许这是一件好事呢!这么说来,小妹真成了自己的“福音”了。

冰儿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年的往事:

小冰儿那年十二岁,在是家里的老大,还有一个脑瘫的弟弟和一个仅仅一岁多小妹,冰儿叫她小妹。

那年出生的吋候,冰儿也去了乡里的医院,接过小妹想递给自己的娘,在床上冰儿娘却生气地扭过头去了,冰儿娘是典型的“重男轻女”的乡村妇女。

那会小冰儿上六年级,就在离村里六七里地团结小学上,每天一回家,就从奶奶那接过小妹。冰儿娘没奶水,家里特意买了一只小母羊下奶给小妹喝,每天放学还要打草喂羊,小冰儿那会好不快乐,直呼小妹是自己幸福童年的小尾巴。

小冰儿后来每天都要去镇上中学读寄宿初中,村里离镇上20多里地。

因为天气的过,几天都那么淅淅沥沥下着雨,小冰儿在学校住宿了几天,天刚一稍微放晴,小冰儿马上骑车回家,主要是惦记小妹。

因为一个星期前,小冰儿爹和小冰儿说过想把小妹送给亲戚,说小妹有先天性心脏病,家里太穷治不起的。爹爹嘟嚷着这个意思,小冰儿凛然投射给爹爹一道目光,不能养,干吗生呢。

窘的爹爹差点自已给自已一个大耳光,一着急又连咳带喘起来,小冰儿忙帮爹爹用手轻敲打着后背。

小冰儿知道爹爹最疼她,在小冰儿印象中,爹爹还是代课老师,在教室里抑扬顿挫地朗诵着小学语文课本,尤其那句“一片冰心在玉壶”,那是出自唐代诗人王昌龄有《芙蓉楼送辛渐》诗,“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那真是声情并茂的,那会太小,理解不了,可长大后那个景头便成为小冰儿的脑海里的精典的一幕了。

还有一幕,每当夕阳西下,爹爹骑着红旗牌加重自行车,驮着小冰儿回家,毎当下山坡,便告诉小冰儿,坐好,飞机要起飞喽,爹爹把双腿翘起,有时冰儿站在后座上搂着爹爹的脖子。有时坐在自行车的横梁上,双手紧紧攥紧车把,小屁股要欠起来,父女俩一起欢呼着,真象飞起来似的。

回到家先到奶奶屋里发现没有了小妹的身影。冲奶奶一通嚷,奶奶佝偻着身子,手罩耳朵,表情木然。

小冰儿一扭身冲进爹娘的屋内,爹爹刚吃完药躺着,告诉小冰儿一个小时前己经抱走,说你娘远房表婶有两个儿子,想抱养一个女孩。

小冰儿疯似地冲出屋来,冰儿娘刚从地里回来,身上还背着背筐,冰儿也没有理她。

一气之下,到了外面,去问前街后街的大娘大婶,大娘大婶都劝告着冰儿,丫丫,认命吧,也许对小囡是好事呢?说是有个中年女人把小囡抱走了。

小冰儿又折回家中,冲着当院的一家子“啊啊啊啊”的吼叫着。

小冰儿娘起来顺手抄起小板凳,气急喊:这小崽子,没大没小的。眼见得那小板凳冲冰儿要扔过来,爹爹一把搼住了,冰儿娘又冲着爹爹嚷着,都是你惯的好丫头。

小冰儿推着自行车,从里面拿了书包,奔到村外面。

出这个村只有一条土路,那个中年女人是一个中年男人的骑车带着她。

小冰儿想,我骑快些,能追上池们。

一路紧蹬着车子,在穿过另一个村子的道旁,看到歇脚的一男一女。

男正蹲在地上抽烟,小冰儿一眼看见一岁多点小妹,小孩子眼尖,远处看见了风尘仆仆的姐姐,小嘴一裂开呜呜呜地哭起来了。

中年女人也看到了,忙把小囡放在身后。

小冰儿下车抺了一下额头的汗,小囡哭着找姐姐,中年女子不松手拦着。

小冰儿冲她说:大婶,你看你给了我妈多少钱,你看够不够,不够我会还给你们的。

边说边从书包一把零钱,那是小冰儿.要交的学费,还没有交。共三十一元零几块几角钱。

中年女人说,这是大人都合计好的,你一个小姑娘,懂什么的。

小冰儿凛然讲,大婶,我是不懂你们大人的事,可有一点,将心比心啊。大婶您要亲生骨肉,也要这样送出去吗。

旁边男人一直没言语,看起来是个厚道还木纳,也似乎点点头。

中年女人恨恨盯了男人一眼,接着说,这样子,我也不要了,你把小囡带回去,回头让你娘找我说来。

又哄着小囡,小囡乖乖,不哭,跟姐姐回家。

小冰儿一手抱着小囡,一手扶着把,回到村子里,

街上女人都议论纷纷,丫丫长大了,管事了。

回到家里,把小囡放在奶奶身边,奶奶得得瑟瑟地抱着,小囡去哪儿啦。

冰儿娘一生气带门出来,小冰儿象没事人坐在当院小桌边吃着。

冰儿娘一会又返回来,一气打掉冰儿手里的碗,大声说,你出息啦,管起老娘的事啦,小囡你养。

小冰儿眼里含着泪,呆坐着不说话。

爹爹咳嗽带喘出来,说,你们娘俩甭吵吵了,接回来就接回来了吧,不差那口饭的。

冰儿娘又冲着爹爹,你就会和稀泥,瞧你惯的这丫头,都成精了吧。

小冰儿的把心一横,语出惊人地说:大不了我养,明天我就退学,下地干活去,过几年我就找婆家带着小妹嫁人去。

冰儿娘一听,楞了一下,马上蹲在地上大声哭嚎叫起来。

爹爹听了,那脸立时蹩紫上了,大声咳嗽了几声,用手指着小冰儿,哆哆嗦嗦地说,你个臭丫头,别以为老子疼你,就不敢打你了。你再说,老子......敲折你的腿。

小冰儿真没见过爹爹这样子动怒了,火气冲上天。爹爹打小没有动一个指头打过,过去几次冰儿娘打冰儿,爹爹一个劲数落冰儿娘,有一次差一点打冰儿娘。

小冰儿十二岁光景,哪里见过这个阵势,那泪水立刻奔腾如河,哇哇大哭着跑进自己西厢房,关上房门,扑到在床上。

委屈、愤愤不平、还有一多半被爹爹的阵势吓得、心中又心疼爹爹。

这么一番嚎啕大哭,那哭声也让北屋的小囡听到了,也哭嚎着爬到窗边。

小冰儿的爹爹呆呆的站在当院,头不自觉地垂了下去。

这么一折腾,家里又平静许多,小冰儿不放心,一连几天不提上学的事,毎天干活,让小囡旁边玩,和爹爹和娘打个照面,互相不言语。

第三天早上,爹爹沉着个脸,冲着小冰儿住西厢房的吼叫着,你真他妈真不上学,拿着书......包,赶紧滚。

实际上,说是吼小冰儿。那吼叫声,也是说给冰儿娘听的。那意思分明是,你不说我惯着吗,现在不是管呢。

小冰儿在西厢房听见爹爹的吼叫声,心里差点一乐,便收拾起自己的东西,骑着车子去了学校。

其实,小冰儿知道娘的心思,把小囡送走后,冰儿娘想再生个儿子。

记得刚生下傻弟的不到一个月,那会还真不知道他是脑瘫的。

冰儿娘叨着烟卷,那吸烟吐烟仰着头在村里转了好几天。那模样那姿式向人们宣示,我周家有根了。

俗话说,三翻六坐七爬,可月子一过,抱起这孩子,脑袋瓜子往后耷拉着,爹爹和娘才谎了神,忙到医院给诊断为脑瘫。

回到家中,冰儿娘嚎啕大哭了几天,开始崩溃了。

毕竟冰儿娘是坚强的,在屋子里闷了几天,就又没事人似的下地。

冰儿想,要是前男友黄冈碰见那天傍晚城管的事儿,他准懵了,他肯定没遇见过这个场面,她那会儿指望不上他,只有傻傻地掉眼泪。

而碰见了这个霍哥,霍老师就一个身份在那一戳:大学老师,且身高挺拔健壮也慑服让那些城管。

霍达很成熟地拿出烟来同城管人员交涉,也给了他们面子。

冰儿想这就是成熟男人的魅力罢了。当时自已也是借题发挥地大声哭泣,尽洒泪水,仿佛把心中一切都要发泄出来。

冰心决定了不去外面打工了,这一次遭遇让自己觉得丟了“大脸”,想想都心寒。

却又是窃喜,认识一个“大哥哥”,他那么帅。

冰心告诉郑萌萌不许和别人说这个事,还让她发誓,直到郑萌萌答应了两三遍,才依了她。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