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四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四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3721字

2019-08-19 23:01

第四章

霍老师其实叫霍达,身高一米八一,今年的年龄在近三十岁,是95届北京B大的建筑系毕业,毕业后回到了本市一家规模颇大的设计院工作了三年后,从这家公司辞了职,在辞职的当年考上了本市c大建筑研究生。

霍达的家庭很优越的,他的父亲曾是一个团级转业军人,用自己的转业金创办了一家公司。

经过十几年发展,已成为一家颇具规模的正达集团公司,由霍达的同父异母的大哥霍正在做总经理。

霍达的父亲结过两次婚,前妻在婚过后第七年因病去逝,留下了一个儿子,后来,霍达的父亲又结婚,有了一双儿女,女儿霍冰冰,儿子霍达。

女儿长霍达六岁,从小照顾霍达,姐弟情深。在考上大学毕业后又去了美国读MBA,回国后和相恋多年的高中同学结婚,在北京开办了一家公司。

霍达的父亲已经六十有余,在公司里做董事长。

父亲也希望霍达去美国念MBA,但他却不听父亲的,自己选择了北京B大建筑学专业,为此父子俩人结下隔阂,关系一直不冷不热。

霍达辞职后,在外面租了房子,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专门做建筑规划和室内设计。

第二天,霍达拎着冰儿的旅行包,皱着眉头,这种包是六七十年代的那种包,先到了自己的项目的工地。把包内的手套都分给了施工队。

回到家里把包放到洗衣机洗干净,找出了一个旅行用的双肩包,把那个旅行包放到里边。

下午又开车到了昨天傍晚吃饭地方,把自行车放到车的后背箱,驱车来到了学校门口,打冰儿留下的寝室电话就约冰儿到学校西门口生活区内。

冰儿其实昨晚都感觉,跟着霍老师去上药、吃饭,还有上了出租车里,霍老师还给司机租费这一连串的活动中,心理活动都麻木了,迟纯了,人变得傻傻的,傻傻的怎么都变得乖巧了,任由霍老师的安排,连句客套话,推辞的话都没有的。

可昨天晚上回来后,一瘸一拐进来了,室友问她怎么了,冰儿随便敷衍着,也许太累了,心里一直是迟钝着,脑子里快要没了思维,只是想到了睡上一大觉的,就洗漱后睡着了。

今天上午,郑萌萌和朱莉逛街回来,看到了寝室地板锃光瓦亮的,桌子上擦拭一新,上面的书籍、本子和笔等物品也摆放井井井有条。

平日星期六、日,寝室内轻易见不到冰儿,不是去打工,就是去图书馆,或是自习室。

她们互相还递眼色,嘀嘀咕咕地不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了。

冰儿睡了个懒觉,起来后寝室只有自己。

也不知道干什么,干脆收拾寝室卫生吧。

昨天傍晚,做买卖时所受到了惊吓、那么巧合地懵懵懂地把霍老师扯上了,其实冰儿当时用余光扫视到好像是个影子,情急之下呢,就胡乱叫了。

后来又上药、吃饭,还被送上出租车,等车开动了,霍老师还盯着冰儿的眼神,还招手。

冰儿自己个想好像没什么反应。这一系列仿佛也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

冰儿还是不能自己的,首先想到昨天自己做女生太失败了,穿着那么寒酸,让小保安当成小贩了,丟人丟份。人家都会怎么想。

也许自己脸皮厚,还同霍老师一起吃什么......包子。我都成包子样了。

冰儿想到了会脸上发烧的。

冰儿想,今天要好好地收拾一下自己的,今天可能还要同霍老师见面呢?再不能那个——包子样啦,虽然没什么流行的、时尚、新潮的服饰,也要让自己满意的。

冰儿想,霍老师肯定打电话找自已的,他说过把自行车推回来的。

另外,不能自己去了,叫上郑萌萌一起去,女生要矜持些。

今天下午接到电话,郑萌萌接电话,眼睛里都放电了,直视着冰儿,你的,那声音好磁性的。

一整天看冰儿怪怪的。

冰儿示意郑萌萌出来了,在楼下把事情来由大概说了一遍,郑萌萌还八卦地问师兄帅不帅,个多高。

冰儿穿上了一件黄色毛衣,下半身一条黑色板裤,换上一双板鞋。

郑萌萌骑着车子带着冰儿去霍达约定的地方,霍达正等着。

冰儿忙拉着郑萌萌的手过去,高兴地说着,师兄,昨天谢谢你啦。

冰儿又拿出一百元来,说着,饭钱就算了,这一百元你要收下的。

心里说那饭钱就算对我的脚的补偿吧。

郑萌萌一见到霍老师,一句话没说,只是脸上的表情怪怪的。

冰儿拉了一下郑萌萌的胳膊,介绍道,这是我班上同学,也是好朋友。

郑萌萌才回过神来,一笑说,你好,师兄。

霍达把车子推过来,又拿出一个双肩包,说,一百元我不要的。昨天撞你那么厉害。这个包是我姐姐的,她又买新的包,我回家看到了,我想你肯定用的上。

冰儿还要推辞那一百元。

郑萌萌便说着,你别计较了,师兄说这是对于你的补偿吗。

回来的路上,冰儿一个劲地埋怨着郑萌萌,也怪自己心力不定。

兜里的一百元好烫手啊!冰儿挣钱,对钱是敏感的。不想别人可怜自已,施舍什么的。那点伤算什么,就是蹭了一层皮吗?

可郑萌萌对钱无所谓,她的小脑袋瓜子里想的是前几天大四学姐议论的帅哥会不会是他。

冰儿警告郑萌萌不许说出这个事,要不答应就不理你了。

郑萌萌撒娇地说我知道了。有一个条件吗,你要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啦。

冰儿苦笑着,你别拿我们乡下人打岔了。我们可不如你们城里女孩情商那么高,那么浓。

郑萌萌一听这么说,也有点恼,哼,不理你了,还好朋友呢。

冰儿一看她恼了,就又逗她,这样吧,我把你隆重地介绍给师兄,这里有师兄的电话给你。

郑萌萌明知自己不可能的,自已才一米五多,多不着肩膀的,臭冰儿在取笑她。便一只手胳肢了冰儿肋下一下,然后嘻嘻哈哈向前跑。

冰儿没防备,痒痒地笑下,但追不上她。

冰儿到寝室把双肩包打开,看到了旅行包被叠好了,还洗过了,散发着一种洗后香味,包里还有个字条,放着四百元钱,字条上写着,手套给自已项目工地的工人都买了,以后不要太拚命了,有什么需要的,就联系他,还留下他的手机号和QQ号。

冰儿心里直怪自已,在那地方,也没翻出看看,唁,这算不算又让别人可怜上了。

冰儿心一横,不想那么多了,反正昨天一折腾吧,自己的手里又多出了五百元钱,还搭一个双肩包。

晚上,冰儿去了图书馆,那些恼人的英语单词、语法啊,等着来消化呢,一天的收拾也没顾上看书。

看到被动态的句式,冰儿想老外真费劲的,一大堆字母整出花样不少,哪里比得上中国式文字的博大精深,那外文,只是二十六个字母的机械地排列组合吧了,哪里像汉字,有板有型,还形象化。

想到这里心里有些烦闷,随手在一张A4打印纸上写着钢笔字,在写龙的繁体字,还用钢笔描描部首,一会又漫无边际地写写画画的。

下意识感觉后边有人停留,忙用手盖住了。

回头一看,又是他。

霍达笑呵呵地站在身后,随后坐在旁边压低嗓门在说,找书呢,就看见你了。

冰儿回复一个微笑。

霍达用眼神瞟向冰儿,用手轻轻要拽过冰儿写的潦草字的纸。

冰儿想,唉呀,你怎么这么不客气,压住的手暗自用点力。

霍达用手指弹弹冰儿的手,用眼角扬扬。冰儿不再坚持了,那张涂鸦了好些字,都是口号式字,有加重偏旁的楷体,还有草书等。

霍达拽过去了,在仔细看。冰儿还纳闷哪,那又有什么好看的。

霍达看了一会,你的笔头功夫还可以的。心里想,一个女生把汉字写得有力度,还真是不多见的。

冰儿看了一下手机,十一点多了,便示意收拾书本。

霍达说,我也走。

下楼梯,冰儿还是一拐一拐地扶着栏杆走着。

霍达说,脚还疼啊,要不我…搀着…你。

冰儿心里想,白天还不疼呢,怎么见着他又疼了。忙说,不用的。

走出图书馆外,冰儿推出自行车,对他说,咱们见面时候,我也没注意包里包的字条,你看这多不好意思呵!

霍达说,那不叫事,我是老师吗?

冰儿笑着说,老师,老师差点把我的饭碗砸了。

霍达也说呵呵。

冰儿又问,你是不是真把我也当成小贩啦。

霍达说你好厉害,说了一个又一个的。

冰儿假装愠怒着,还老师呢,这点话就招架不住了。

霍达说,我什么老师啊!同你一样。也是学生,那个小保安跟我学过英语,一直叫老师。

入夜里,月光如水般倾泻到屋内,阵阵秋风上来了凉意。

冰儿了无睡意,心里那么地别样,那么....爽。这也算孤独长久,云开月朗了。

象郑萌萌所说喜欢之类,冰儿觉得一点不沾边,城里女孩都八卦哩了。

自己一个贫困生,这样子打拼,在潜意识里渴望一个有力量的人来帮助自已,那么霍达算不算这样的人呢,无论怎样,毕竟认识他总比不认识的好。

可是冰儿觉得自己和师兄这么相处,起码是和谐的。

还有晚上在图书馆,根本不见外啦。

想到这个,冰儿登时羞涩得忙用被子盖住脸庞。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