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 第二章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二章》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流畅的泉水

1915字

2019-08-19 23:01

冰儿大二了,这是2006年的九月下旬,今年的北方的秋雨,仿佛“逗咳嗽”似的,总是下不透的,湿湿地皮就会被阵阵秋风吹走。这些日子,冰儿显得很烦躁,因为好几天没有出去打工了。

因为,天气总是那么恶劣,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秋雨,秋风肆虐,今年的秋寒比往年来的早些。

冰儿想起了秋瑾的那句名言,“秋风秋雨愁煞人”。恶劣的天气,总是和穷人过不去,对于穷人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

冰儿不过还是喜欢北方的秋雨绵绵,因为,这里下雨,那块降雨云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漂移到了家乡的上空,家乡的土地都是山坡地,真正靠老天爷吃饭的。

大一暑假时,冰儿去了工地打工,辛苦有了收获,攒下了三千元钱,这是第二年的学费,还差好几千元呢,可是,也有好消息,助学贷款又可以办理了。

进入了深秋了,人们都不抖精神了,都换上秋装。

冰儿也换上了表姐给她的黄色外衣,穿着牛仔裤,脖子套一个从地摊上买的围巾,红色的。

在这换季的当口,冰儿诱到商机,便到本市火车站的批发市场批发一些手套,用自己的旅行袋装上,在下午人们下班的时候,在一个地道桥下摆开了。

冰儿这会想小妹了,倘若她在身边,那吆喝声就是她的事,小妹简直是冰儿的话筒,在家时,无论干什么活,冰儿两个小尾巴,一个是小妹,一个是小黄狗,说话的事都是小妹的,那嘴巴还特别甜,叫的乡里乡亲的乐开了花,还不忘逗逗小妹的。

入学后,环境也逼得冰儿能讲话了,但毕竟还是木讷些,带有青春女孩的羞涩感。说多了,自己个的心里敲边鼓,没有底气,生怕露怯。

为了锻炼自己。冰儿把围巾向下放放,鼓足勇气喊着,大冷天来买双手套。

也可能老天关照,中午还是晴天,往往在下班天气渐渐进入暮色,秋风阵阵凛冽。

这样,冰儿的生意颇好,进的都是两三元的毛线手套,冰儿也不多赚,往往加上个一两元就卖了,一个星期,冰儿生生赚了一百五十多元钱。

今天是星期最后一天,这天下午有一节大课,趁老师写板书的空,冰儿从后门溜出教室。

4点多了,今天天气明显压抑很多,阴沉沉的,到处蒙蒙的。在宿舍拿出那个大包,宿管阿姨还关心地问着,今天天气不好,早点回来。

冰儿微笑地回应阿姨,嘴里说着,谢谢阿姨。

冰儿骑着车子去学校的西门,西门附近是学校教工住宅楼,出了西门就是一个集市,穿过市场在左拐骑两个路口,有一个铁路地道桥上的路口,冰儿以往在那里卖。

到那5点多一点正好赶上下班的人潮。

就快到西门了,冰儿看见路边一个由大人领着的小女孩,无论个头、背影,象及了小妹,冰儿紧蹬着车子,看看小女孩正面象不象。

忽然,在一个小路口传出一阵车铃声,一辆山地车窜出来了,在小路口,山地车的前轮,,“腾”地撞到冰儿车的前车把下叉上,车子“咣”倒了。

冰儿从车子上摔倒在地,车后座的旅行包,那个拉链没全拉上,包里的在塑料袋里手套掉出好几只。

那个男士,身穿蓝白相间的自行车运动服,飞快地从车子上跳下来,把车子放到地上,搀扶冰儿,关切用醇厚的男低声问道:对不起啊,其实我按车铃了。

冰儿一脸苦相地坐在地上,明显感觉着左脚踝骨处有阵阵疼痛袭来。

冰儿站起来,也不言语。不管还疼痛中,只是弯腰检拾着散落四周的手套,男士也把冰儿的自行车扶正支好了,也帮忙捡起几双手套.

因为距西门口不远,门口的小保安跑过来了,招呼了男士一声:霍老师。

然后拾起那个甩出来最远的手套,对着冰儿不客气地讲着,唉,你怎么进来的,学校校园里不让小贩进来的。

看冰儿这套装扮,哪里象女生啊,上衣旧的蓝色薄羽绒服下身一条旧牛仔裤,脚上穿的是偏口黑面绒鞋。

冰儿有点恼怒地拽过保安递过来的手套,塞进包里,用手下意识地把围巾往上拉了拉,推着车子往前走

小保安还想说什么似的,被那个称为霍老师的手摁住了,也说着唉,要不去医院看看去。

冰儿冷冰冰地回答两个字,不用。便一拐一拐推着,又挣扎着骑上车子。

冰儿想,那个所谓霍老师也以为自己个是个小贩。

在校园内,老师见到不认识的男生或女生,一般都称呼这位那位同学。

这个保安看来不大,同冰儿也差不多的,几次出入门口,都没有见过他的。

被人当成小贩了,冰儿也没有感觉了。

入学已经一年多了,冰儿不象大一那样紧张兮兮,那紧张的成份多少是自卑、青涩、心酸、茫然、可怜五味杂陈,在人群中自卑,在生活里青涩,在感觉中心酸,在面临现实中茫然,还被别人可怜。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