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君不渡 > 玉暖霜红 双华开处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玉暖霜红 双华开处》

君不渡

山海有妖

2019-06-30 19:37

“你这些日子书看的怎么样?”

回到浮光掠影,灵瑞每天就是带着小雨逛花园,小雨还是小孩子心性,有的玩比什么都高兴,在十月寒洞看了几日的云海着实把她看烦了,结果没两日辛夷处理掉手头的事情就过来查岗了。

灵瑞隔老远就明显感觉到了辛夷的‘杀气’,对他的问话装作没听见,看着远处跟蝴蝶玩得正欢的小雨打哈哈:“小雨整天这么扑蝴蝶也不觉得累啊,哈哈。”

他并不去看小雨,毕竟他要教导的是灵瑞。歪靠着石桌一副闲散模样,单手撑着头,目光不知落在何处,,一手放在膝盖上,霜雪皓腕上挂着那串不知道已经被盘了多久的菩提,一阵衣料摩挲声之后,他就这样在灵瑞边上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幽幽的玉兰香在她鼻尖散了开来。

余光瞄见他坐了下来,灵瑞的心神有些稳不住,尤其是拿熟悉的玉兰香,她现在闻见这个味道就能联想到那些晦涩心法,心跳有些快。

坐了小半晌,灵瑞也没动,也没出声,就跟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并不看他。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一阵风过,吹落一树梨花清白,花瓣散落满地如雪。

辛夷见她一直装着看不不见他,时间长了,坐等的也有些乏了,换了个姿势,勾了勾唇,幽幽开口打破了宁静:“你说,既然你不想活了。那本尊拿你的魂魄去补救小雨缺的。如何?”

“额啊?”

灵瑞原本正琢磨怎么能不惹到他离开,听他这话一愣,一蹦三尺远,不无防备的看着他那有些危险的闲散:“上神,你,你想干嘛?”

辛夷料到了她的反应,眉轻挑,随手拂掉了在自己膝盖上的梨花瓣:“哦?终于听得见我讲话了?”

”上神…我错了…“

装是装不过去了,灵瑞乖乖的走近了些老实认错,这两天辛夷和疗愁都比较忙,而且浮光掠影仙气养人,她也没了当初在人间时候的那种顾虑,没人看着就偷了懒,整天陪着小雨在花园玩,这下被抓包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要被禁足了,心中哀叹早知道今天就不出来了。

而辛夷听了好像也没太大反应,至少没跟之前一样,笑的极温柔就让她禁足了,可光从他这喜怒鲜少显于容色的脸上是不能判断他是不是生气的。

而辛夷也确实没生气,只是想到了之前她是因为没有根基,所以让她先熟悉了一下心法,顺便跟着疗愁学一些基础为以后的修炼做些准备,如今让她光看心法不加以结合也是无用,也要开始让她正式进行修炼了,要不然在那之前怕连个上仙都混不到遑论上神了。

她一直偷偷的看他的神情变化,他却依旧一派悠闲,重新斜靠到了桌边,,歪头看满园花色,这园里都是他之前收集的奇花异草,但也正因为是奇花异草,所以没有四季,一年到头看了这么些年,他都有些忘记当初初次看见这些花的感觉了。

他一直不说话,她就一直不能摸清他是不是还在盘算怎么罚她,正忐忑着,就听辛夷突然开了口:“之前遇袭的时候看你御双剑,感觉如何?”

“双剑?感觉?”

辛夷说话之后灵瑞第一反应是他这个语调绝对没有再生气了!这是好事!先是松了口气,可一时间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不生气了,然后才在脑海了搜索了一下,辛夷所说双剑大概是自己当初被蝗虫偷袭的时候唤出的两把剑,当初两把剑纯属为了安全一些,一把剑另外一只手就帮不上什么忙了,便回道:“可那是当初是为了应急,感觉就是…上神你的结界太弱了…”

辛夷闻言脸色有些奇怪,蝗虫之事他也未曾料到会有意外发生,当时结界也未加固,如今到被她拎出来嫌弃了,睨了她一眼,声音冷了几分:”本尊问的是你用剑的感觉。“

眼见着辛夷好像有些不大高兴,灵瑞才知道原来是自己会错了意,脖子缩了缩,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如实回禀了当时用剑的感觉:”按着疗愁教的一把剑还可以,可如果双剑我用不了。“

辛夷闻言点了点头:“疗愁善剑,忘忧善用扇子,原本本尊想教你用鞭,可如今你既然已经用上了剑,那边用剑吧。这样本尊不在的时候疗愁也可以教你。”

“那我不用看心法了?”

“谁说的?”辛夷歪头看向她:“心法若是单看效果不佳,要结合修炼。”说罢也不知念了句什么,掌中就出现了一把剑,剑鞘是银的,上面暗纹似乎有雕花,具体是什么她看不清,剑柄好像是玉的,剑穗似乎也是小米大小血红色的玉珠串的,微风过就有叮叮当当的声音。看起来就是价值连城的东西,美则美矣,贵亦无匹,可玉生性脆生,灵瑞端看着这剑,估计是中看不中用。

原本以为可以不用看心法了,可没想到难度居然增加了,不过看到辛夷手中那把剑的时候,她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她似乎不记得她用过这把剑,但脑子中有印象

“给我的?”灵瑞指了指自己。

辛夷点头,将那把精致的剑递了过去吩咐道:“这是荧月,拔出来试试。”

”荧月?名字倒是挺好听?“她依言接过剑,初到手发现这剑整体很轻,剑柄没有玉那种浑厚的感觉,但这触感跟玉绝对是一样的。

拔出剑,剑身居然是血红色的,跟剑穗是一个颜色,还没听说过有血红色的剑的,质地也不是想象中的玉的,而应该就是钢或者铁的。剑鞘上雕的花她没认出来,将剑整个抽出剑鞘,也没什么想象中的肃杀之气,没有那种吹毛立断的凌冽感,总体感觉很温和。血红色的剑身红的有些扎眼:“为什么这剑是血红色的?”

“这是拿佛祖养了七千年的莲花瓣和月宫的荧石铸的,荧石难得,大多以为观赏更好,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可以铸剑,而且剑轻而不肃杀。加上佛祖的莲花,这剑便不似其他剑有肃杀戾气,温和的多,合适女用,也合适初学之人用。”辛夷几句话就一大半都在吹捧这剑的来之不易,材料多珍贵。

灵瑞也不大懂剑,除了材质特别,她随手摸了摸那剑脊,触手温柔,还带着点暖,真的是温和的就像个摆设,就将剑插回剑鞘,放到了桌上:“剑没了戾气还算得上兵器?”

辛夷听言,抬头看着她,嘴角挑了挑:“你这样子用的上兵器?”

“那你还给干嘛!”灵瑞满是嫌弃的看了眼那温柔的剑,这大仙上神一天到晚一副疏离脸色,但是真的是不损她会死。

“练。没人一开始就配的上用真正的剑的。”

说罢她理了理衣角站了起来,郑重吩咐道:“从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本尊练剑,若本尊不在,便找疗愁,本尊会抽查。书,你也得好好看。要不然,禁足加倍。”

说完,留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就走了。

小雨玩的正开心也没看见辛夷来过,等她过来亭子休息的时候,才发现桌上多了把剑一脸欢喜:“哇,这把剑好看!是漂亮哥哥送的?”

“你要么?”灵瑞看着那剑有些郁闷,本来看书就头疼,如今加上了练剑,她这未来的日子恐怕是要暗无天日了,还不如禁足看书爽快。

小雨点头点的欢快:“要啊要啊,漂亮哥哥送的我都要。”说着就把剑抱在怀里打算据为己有了。

可剑也奇怪,从小雨怀里脱了出来,自己又躺到了桌上,来回几次都是这样。灵瑞看着奇怪,拿起剑,剑也不动,就呆在她手里,但是塞给小雨他就会自己躺到桌上去,她跟小雨对视了一眼问道:“这剑…会认主人么?”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