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美人祸世 > 第001章 紫云自毁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001章 紫云自毁》

美人祸世

酒几觞

2019-06-29 16:05

阴沉的天空下,一条宽阔的道路上,坑坑洼洼,道路两旁长满了杂草,草叶之上由于常年奔腾而过的车辆以及气势汹汹的马兽急速跑过而积满了尘土,微风吹过,草叶摇摇曳曳,却挣脱不掉身上那土褐色的泥,看起来有着些许的凄凉。

道路的尽头,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个小黑点急速向这边靠近着,黑点越来越大,已经依稀能够看清它的轮廓,那是一辆马车,前面拉车的三只角马在赶车人不断的鞭笞下,拼命地跑着,嘴角之处,吐着表达着自己快要竭力的白沫。

再近一点,还能够听见马车内女子若有若无的呻吟,似在咬着唇隐忍着,但那极大地痛楚还是不听话的从喉间散发出来。

“小姐,再坚持一下,我们就快要到了。”赶车人是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脸上沾满了干涸的血迹,那因为紧张运动而冒出的汗水,汇成两条细流顺着脸颊刚硬的弧度落下,使得整张脸看起来比那半夜出入的鬼魂还要骇人,干枯的发丝凝成结紧贴在两旁,遮盖了整个面容,只能够从那坚韧不屈的眉宇间看出这男子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

“不用顾忌到我,杨晨,你专心赶车便是,宝宝现在也很乖,并没有给我添麻烦!”那个被少年成为小姐的女子细细碎碎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虽然话里虽说没事,但从那语气听来,女子必定辛苦异常。

少年抿紧了双唇,略带青涩的脸上带着一股不符合年龄的成熟表情,浓眉之下,一双漆黑的眼眸里充满了坚定,手拿着长鞭不断地鞭笞在角马的身上,尽管上面已被打得血肉模糊。

紧急地向后一望,瞳孔一缩,只见身后不到一里的地方,十来个黑衣人骑着角马夹带着漫天的尘烟飞奔而来,这些黑衣人身上虽然没有任何标记,但少年知道,这一定是那个所谓的族长夫人派来的人,只有她,才会迫切地想要小姐死,想到这里,少年的眼中闪现出疯狂的仇恨来,心一横,抬起有些细弱但让人不敢轻视的手臂,捏动着法决,在那破碎的衣袖里,手腕上的雕形印记红光乍现。

同时,一声高亢的鸟鸣声响了起来,一只紫色的大雕从那手腕上幻化了出来,飞翔于天空之上,仰着头,清脆的声音响彻天地,流动的线条将大雕矫健的身姿完全勾勒了出来,双眼如炬,极为人性化的停落在少年身前。

少年看着自己的五级守护兽紫云雕,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狠心地转过头,不去看紫云雕的容颜,沉声说道:“雕儿,拦住他们,不惜一切代价!”

紫云雕呜咽了一声,算是回答,展开双翅,重新翱翔于空中,转过脑袋,望着挥鞭疾走的少年,那双圆溜的眼中,有着不舍,有着留恋,似是已经知道了自己此去的结局。

再次转过头来,眼神已变得锐利,不含一丝感情,抬头望着阴沉随时都会压下来的云层,扇动翅膀,拼命地挥动了起来。

刹那间,狂风四起,以紫云雕所在的位置为界,后面少年跑过的方向一片宁静,前面则是风沙漫天,扰乱追逐者的视线。

为首的黑衣人仅露出来的双眼闪过一丝嘲弄,一只手撑着角马的脊背,整个人弹跳了起来,立在角马背上,衣袂翻飞,手向前一抹,冰冷地吐出两个字来:“风盾!”

在这十人的身前,立马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淡青色光幕,随着几人的移动而移动,看似薄弱却完全阻挡了风沙的袭击。

风大了,风盾大了,阻力也就大,黑衣人胯下的角马速度减缓了下来,不仅如此,紫云雕还不惜以燃烧生命为代价,释放着身为中级魔兽的威压,那些角马还变得暴躁起来,不再拼命向前,不安的嘶鸣着。

黑衣人头领云杉面巾之下,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嗓音再次响起:“一只小小的紫云雕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不自量力!”

紧接着,云杉修长的腿一曲,然后向上跃起,达到了与紫云雕相同的高度,举起手中长剑,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一道犹如死神来临的声音闯进紫云雕的脑海里:“风刃!”

霎时,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那剑尖传了出来,淡青色的刀芒顺着剑尖移动的弧度显现出来,如同出弦的箭一般,向着紫云雕飞去。

风刃只不过是最初级的法术,但经过黑衣人浓厚的元力释放出来,再加上长剑的加成,丝毫不逊于那些高级法术。

紫云雕双眼一凛,侧身闪过,速度虽快,却比不上刀芒的速度,那刀芒硬生生的砍在了紫云雕的翅膀之上,半个翅膀就与紫云雕的身体分离开来。

凄厉的叫喊声从紫云雕的尖嘴里传了出来,仅剩的一只翅膀再也支撑不起整个身体,开始自由下落。

与此同时,云杉也随着下落,稳稳地站立在重新腾出来的一只角马之上,先前的那只角马早已在黑衣人的跳跃,强大的压力之下吐血身亡。

血染红了紫云雕的整个身体,躺在地上,将宽阔的道路全部挡住,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它的骄傲不允许它就这么倒下去,哪怕只剩下了一只翅膀。

血还在滴滴答答的流着,紫云雕的呼吸变得沉重了起来,宽广的身体将整条道路都挡住,血腥的气息弥漫于四周,让只不过一级只用来代步的角马越发的不安,即使是在黑衣人的**下,也不敢直接越过紫云雕的身体。

突然,紫云雕动了,决绝的眼眸里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让一旁的云杉脸色大变。

“后退!”

话音刚落,

嘣——

一声巨响,不断在天地间回荡,漫天血肉飞舞,方圆几里的位置灵力序乱,形成小范围内的乱流。

以血为媒,以身为介,早已将一切计划好的紫云雕自毁,不为伤人,只为了争取那么一点点的时间。

云杉捏紧了手中控制角马的绳索,青筋暴露,目光冰寒的望着眼前几丈深的大坑,虽然角马在他们的保护下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但如今,认它们怎么鞭笞角马,它们都始终不肯上前一步,直嚷着要后退。

云杉冷笑一声,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他们!

“云雾,放出亚角龙!”

名叫云雾的男子点头应了一声,放出自己的与紫云雕相同等级的守护兽亚角龙,只见白光一闪,几人的身前便出现了一个体积比紫云雕还要大上好几倍的魔兽,全身暗红的鳞甲即使在这么阴沉的天空下也显得炫耀夺目。

亚角龙待到所有人都跃上它的背脊,轻轻松松一跳,便越过了大坑,穿过了让角马止步的灵力乱流。

亚角龙为战斗型的魔兽,即使是五级,在速度上,也比一级的角马差上一点,但现在,他们没得选择!

此时,在紫云雕自毁的那一刻,杨晨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捂住胸口的位置,在那个地方,再也没有了紫云雕身为守护兽的感应,空空荡荡的。

在这名为天元大陆的世界,以武为尊,每个人在三岁时都会进行体质测试,然后召唤出属于自己的守护兽,守护兽的等级越高,这人的潜力也就越大,每个守护兽与它的主人相辅相成,一同成长,一同修炼,生命修为都息息相关。

杨晨的守护兽紫云雕为五级,不仅在天启国,就是在大陆上,也是惊才艳艳之辈,只不过十八岁的年纪,自身的修为便达到了六层,是家族精心培养的人才,如今,紫云雕身死,他何尝不痛心!自身的实力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只是,杨晨回头望了望,透过深蓝色车帘的缝隙,看见不断隐忍着不想要影响到他的女子,心中更加的坚定起来,他,不会后悔!

哪怕以后没有了守护兽的他日子会比以前艰难百倍,哪怕以后到处都会受到别人的欺凌!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晨因为紫云雕的死亡而身受重伤,在高强度的赶路之下,根本得不到休养,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昏沉,角马的速度也开始也因体力的关系变得缓慢起来。

路的前方,渐渐地变得有些人气,一个小镇的轮廓如同一个娇羞的少女露出了它的一角,杨晨心中一喜,目的地就快到了!

和平小镇,紧靠着混乱森林,许许多多的商人佣兵在这里发财致富,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些中大城市,小镇如其名,和平,有一个神秘的强者守护着这里,在镇里,不可以打架斗殴,违者全部驱逐出境,轻一些的,就只是驱逐,重一些的,则是残废死亡!

没有知道这个神秘强者是谁,只知所有人都唤他清大人,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神秘强者修为达到了何种程度,更加没有人见过他,他也从来不出现在别人的视线内,只是每次镇里有人闹事的时候,便会响起一阵箫声,闹事之人便会神经错乱,然后会有人将他们丢出镇外,这么多年以来,没有一次例外!

突然,车帘内,女子一声惨叫,杨晨一惊,条件反射地冲进马车,看见下身淌着鲜血的祈从凝,面色全无,上前一步,抱起了她,嘴里不停地喊着“小姐,小姐”,不知该如何是好!

祈从凝因疼痛,双手如同溺水的人死死地抓紧了少年的手臂,细长的指甲镶进了黝黑的皮肤里,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强笑着安慰着有些慌乱无措的少年,说道:“我,我快生了!”

杨晨的双手有些颤抖,他的天赋再高,也只不过是一个少年而已,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再次睁开双眼时,漆黑的眼眸里已经没有了慌乱。

角马还在使劲的奔跑,带动着马车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颠簸,让女子下体的血水流得更加的汹涌。

祈从凝似乎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经过这几天的追杀,不断的逃跑,护送她出来的十几个侍卫如今只剩下了杨晨一个,神经一直绷得紧紧地,吃不好,睡不好,如今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怎么去生孩子!

孩子?

祈从凝摸了摸凸起的肚子,里面一片死寂,平时比星星还要灿烂的眸子失去了神彩,空洞没有焦距,扯了扯嘴角,想要笑一笑,却显得苍白无力,说着:“杨——杨晨,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