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坐地成仙 > 001章 维以不永怀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001章 维以不永怀》

坐地成仙

飞觞

2019-06-29 12:37

清风朗月,松涛阵阵。

山峦层层,轻描淡写水墨色,清泉石上流,声如碎玉,又如鸣琴。

披衣当风,可称快哉,行走山林,无拘无束,自成一统。

这样的日子过一天是享受,过一个月是奢侈,过几百年便成了难以忍受。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几经雪落,寒冬过了Chun花开,我隐约知道,我如此地一直在山里摸爬滚打了几百年。

后来实在无聊的要命,整天对着一株松树叽叽喳喳讲心事。

我想松树若是能讲话的话,早就烦死了。

幸亏他至今不能说话,长势依旧良好,郁郁葱葱,想当年,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一株手指般粗细的小树苗苗,我说话声略大了大,他都会摇头摆尾,随时要折断的柔弱,唾沫横飞之下,他的枝桠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颇是玲珑。然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无心的和风细雨浇灌之下,他逐渐地变得手臂粗细,然后就人的腰身粗细,最后到现在,我张开双臂也抱他不过来。

我想,此树若是有灵,大概不会长的如此欣欣向荣,白痴似的。

整天被我烦,他只有一个萎靡不振,再加上一个枯萎凋零。

无心才能茁壮。

除非他是松树精,才能被我烦死。

因为他长的粗大,结果我百无聊赖不爱开口的时候,还会当他做沙包用。

他也任劳任怨地,一声不吭,多伟大。

结果,也许是连天帝也看不惯我这么虐待植物。

于是他派了个天使给我。

※※※※※※

那个圆月的夜晚,当我一如既往的深情倾诉我的纯洁无暇少妖心事之时,有个清越的笑声朗朗地从头顶传来。

我眨着可爱的眼睛,仰头四十五度看过去。

满月的松枝头,斜斜地坐着一个人。

那想必是个传说中的男性,长腿,一条腿搭在树枝头,一条腿垂落空中,悠悠地荡着,多好看的弧度,更拉风的是那翩然飘动的裙摆,在夜风里飘啊飘,挂着圆月的颜色,闪的我的眼睛疼。

震惊之余我没来得及看他的脸。

“你是谁啊?”我呆呆地问,口水飞流直下三尺长。

他又是一声笑。

转过头去,侧面对我,似乎在仰望圆月,于是我看的清楚,这张脸轮廓分明的出奇,月光下,鼻梁高挺额头宽阔,双眸深邃动静处睫毛抖动,要多魅惑就有多魅惑。

虽然没有参照物,我仍旧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有可能称得上那叫做“尤物”或者“**”之类的词。

有一首词随风而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秀莹,会弁如星。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这首古老的诗在我的脑袋里滴溜溜地兜了好几个圈,那匪君子还不曾开口说一句话。

因此我怀疑他根本不会说话,长得超美的事物通常都是寡欲或者不能言的。不过,这样的话就跟我最后两句“善戏谑兮,不为虐兮”不配合了。

幸亏他最后发声了,我又再次发现:声音好听的人,要么不说话,要说起来,还真不是一般两般的蛊惑人心哪。

然后后来,当君怀袖说起当初跟我相遇场景的时候,他忆苦思甜之后,星眸闪烁,深情款款地说:“采衣啊,你当时的表情像条狗耶,还会流哈喇子。”

气的我在日后的几天一直下意识的磨牙,连做梦都想着要咬他。

※※※※※※

“你叫什么名字?”当时,他开口。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声音仿佛天籁。

这明明是个非常简单明了的问题,我本来可以捉到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一番,岂料却一时嗫嚅,说不出话来。

对上这么绝艳的人跟那么华丽的声音,任何杂音都是亵du啊。

可就算我能说话,我也不会回答。

其实我不知我从哪里来,去向哪里。

我如何生,如何在,除了这森林之外的任何记忆,都是空白。水洗般干净。

自我有感知开始,我就一直居住这大片森林之中。

我不曾踏足林外世界,亦很少有人闯入。

所谓邻居,最大亲人,无非就是那颗乖乖听了我百年心事的松树。

偶尔也会去跟森林中的妖怪动物们周旋,周旋的久了,便也就自动带上了一身妖气。

而见到那个男人,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除我之外能直立行走且说话的生物。

我瞅他的俊眉修眼,心想:难得还是一个**。

在这么枯燥的日子里,很是稀奇啊。

※※※※※※

**很善解人意,他问:“你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点了点头。

他沉吟着,不说话。

我就在他脚下,抬头,像是看一枚最鲜香的果子一样看着他。

“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处,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你可记得这句话?”他温和地问,表情真切的像是在说一个故事般温然。

我摇头。

他看了我一会,嘴角漾出一个朦胧的笑,然后就仰起头,淡淡地念着:“……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陟彼崔嵬,我马虺颓。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低沉的声调,声音如有魔力,听得我很舒服,却又有一种忧伤的感觉,脸上湿湿的,像是下雨了,忍不住将脸在手臂上蹭了蹭,然后眨眨眼,忽然有个希望,很希望永远伴随着这声音。

而他仍旧没有看我,只是慢慢地说:“我只望你——不羁如风,洒脱自在,永远无永怀之苦,无永伤之痛,对了……你又是一身轻衣,嗯……你叫风采衣可好?”

“风采衣?”我大惊失色。这个名字好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是……

“如何?”他挑挑长眉,眼睛很亮。

“很好听呢。”我不停点头。

他垂下眼眸,这才微笑,笑容像是月亮下的花朵开放:“你可以叫我君怀袖。”

“我是风采衣,你叫君怀袖,很不错呢。”我很高兴。

“是的,很不错。”他点点头,“很不错。”

※※※※※※

相处了好几天,他都是夜半来,天明去。

于是我便夜夜跑到那株松树下等待他。

有一天我等的困倦了,卧倒在地上睡着。

良久,鼻端嗅到一股异香扑鼻,我耸耸鼻子,最后睁开眼睛,却看到君怀袖负手,正站在旁边,看着我。

我惊讶地起身:“你,你来啦,什么时候来的?”伸手揉揉眼睛。

“抱歉,”他收回视线,仍旧是那种不紧不慢的调子,“今天有一点事,耽搁了,不过,我有东西带给你。”

“什么?”我惊奇地问。

他在袖子内掏了掏,终于掏出一样东西,伸手拉起我的手:“给你。”

我低头一看,是红彤彤的一枚大桃子,香气扑鼻。

“是桃子啊,我有吃过哦,不过谢谢你啦。”我笑着举起来致谢。

“嗯,我见这个桃子很是可爱,便摘来了,采衣,你吃了它吧。”他柔柔地说。

“好啊,我正渴了。”我一笑,抬袖子擦擦桃子上的毛毛,举在嘴边咬一大口,甘甜的汁液流出,沁香扑鼻,与以前吃过的桃子似乎有所不同。

我忽然有一瞬间的愣神。

这种味道……似乎,在哪里尝过。

我捧着桃子,愣住,一直到君怀袖淡淡地招呼声响起,才回转神来。

“想什么呢?”他背着手,低头问我。

“没什么……”我抬头看着他的脸,笑着回答。

※※※※※※

我一直以为这个人是个冷美人来着。

结果又过了几天,我发现原来不是。在那张玉雕一样的俊脸底下,藏着一张名为恶质的脸呢。

那天,我正在溪边捉鱼,水鱼很滑,每每被他们逃脱,反倒是溅我一脸的水,我苦恼万分,抬头,却看到岸边上他笑意融融。

我赌气嘴巴,挽着袖子上岸:“不捉了,今日我忌水。”

君怀袖看着我,忽然问:“采衣,你整天懵懵懂懂,絮絮叨叨,不会烦么?妖无大志,这可是不行的哦。没有上进心的妖会被雷神的车轮淘汰的。”

“雷神?为什么要淘汰我?而且我当然很有志向。”我望着他,摆出一个“我要奋勇向上”的姿势,扭头挑眉问他,“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他很明显地皱了皱眉:“采衣,你可知,你的修为不止于此,难道你不想……”

我甚为吃惊:“君君,你对我真好。”

“君……君?呵呵……”君怀袖低声笑,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你真的没什么志向吗?”

我想了想,说:“我感觉这样挺好的。你呢?你有什么志向吗?”

他没料想我会问他,吃了一惊:“我?”

我说:“是啊,你,你的志向说给我听听,或者我用来借鉴一下也说不定。”

君怀袖怔了片刻,才说:“我的志向是……”他忽然低眉一笑,红唇轻挑,“是这样,若论起来,这世间男子的志向,无非是……权倾朝野,富可敌国,更或者……有女如云,呵呵。”

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低头的时候却有丝忧郁般的感觉。

我的心底又涌现诸如“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之类的大团大团词汇,熟的我都快吐了。

我的嘴巴张开,半天合不上,后来才抓头,问:“我问你呀,你扯到哪里去了。”

他望着我,忽然眨眨眼睛,了然地又说:“那东西是自己心里想要的东西,你想要抄袭,不可能。”

长长的睫毛垂下,慵懒似的,身形倒退,风姿翩然地飞上了河岸边的一棵树上,临风负手,果然的绝艳非凡。

※※※※※※

后来相同的问题被问的多了,我渐渐地也悟出些什么。

权倾朝野,富可敌国,有女如云。

沿袭着世间男子的志向,我逐渐萌生出深为妖怪应该有的志向。

因此当君怀袖听到从我嘴里冒出“我要变成大妖怪”这种惊艳句子的时候,向来温吞的眼睛里火星四窜,十分激烈。

后来我又羞答答地表示了我想要一统天下的决心。

君怀袖已经懒得再搭理我。

他飘然落地,伸了个懒腰。

“你瞧不起我瞧不起我瞧不起我!”我跳起来,很愤怒地围着他转圈圈。

“唉……知道又何必说出来呢。”他恨铁不成钢地叹气,摇头晃脑地背着手走,活像一个小老头。

※※※※※※

那天晚上君怀袖在经过了貌似痛苦的犹豫之后,献宝般神秘兮兮地对我说:“采衣,昨晚……我夜观天象,发现……明天溪头那里,会有个器宇不凡的青年男子……若你擅于把握,也许可以借他的力,实现你的愿望。”

他说的笼统,我了解的简单。

我高兴的跳起来:“吃了他就能成大妖怪了吗?”

他揪了一把松针,用漫天花雨的手法洒落下来,一边慢慢地教训我道:“你杀心这么积极,不用吃他自己也会成为大妖怪,不过这次你要救他。”

诸如此类所有所有,简直变身唐三藏。

我抖落一身松针,听得不耐烦,挖挖发痒的耳朵说:“算了,那么我先看看吧,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么。”

※※※※※※

说不在乎那是假的。

君怀袖的话我还是要听得。

第二天我找出那本快要腐烂散开的书本,想找里面一个看起来最顺眼的形象,想了想,脑中却浮现出一张最为熟悉不过的脸,发了半天呆,于是摇身一变。

顾影自怜,原地打转,身上衣袂飘飘翠珏鸣动,如水顺滑的头发披散肩头,发上还斜插一支金步摇,顾盼之下,身材婀娜多姿,曲线玲珑的叫人眼花缭乱,再加上所谓的人要衣装,这次第,谁敢不说一个美绝天下。

装备齐全后,我决定一鸣惊人给君怀袖看,于是欢天喜地前去寻人。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