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嫡煞 > 第八十六章:一点利息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八十六章:一点利息》

嫡煞

叶濯

2341字

2019-04-09 04:12

寻雪把皇后的举动看的清楚,她也知道皇后打的什么主意。庆幸的是,今天她们刚好有一样的打算,这样一来她反而可以买皇后一个人情。

吴嬷嬷下去不久,各桌上就开始上膳,同时进来了十二位穿着粉色薄纱的美人,随着丝竹声的响起开始起舞。

寻雪无心欣赏歌舞,反而把目光聚集到了桌前的膳食上。真不愧是皇家的宴会,每一道膳食都精致的无法挑剔。

青梅羹是用新鲜的青梅再加上冬日里的晨露温水慢炖片刻在加入莲子,红枣燕窝则是要用凉白开浸泡大约六小时,再清洗杂质和细毛,然后将燕窝撕成细条放入炖盅内,用大火烧开放入红枣……

寻雪已经能想到这些膳食入口的感觉了,然而皇家的宴会哪里是让人来吃饱的,所以她只能暗暗惋惜,可是也不得不陪着演戏。

果然,菜还没动几筷子,柔嘉公主就打发先前那十二名少女出去了,娇声道:“总是相似的歌舞多少没了兴致,在座的都是才子佳人,不知有谁愿意上前向大家展示展示?”

有了柔嘉公主这句话,各位小姐已经蠢蠢欲动了,毕竟她们今天来宴会的真实目的,就是一展才华,同时再留心一下京城的权贵公子哥,为自己谋个好出路。

很快,张统领的家的小姐上去跳了一段水袖舞,何户部尚书家的小姐弹了一曲《凤求凰》,严将军家的公子舞了一手好剑……

柔嘉公主始终静静地看着,没有做一点评论,反倒是皇后把每个人都赏了一遍。寻雪明白这柔嘉公主怕是没有看上眼的。

这时曾忆琴从寻雪身边起身,迈着莲步走到了中央施了礼道:“臣女二品太子少保曾宜初之女,技艺粗陋,还请各位包涵。”

那边的男客看清曾忆琴的面貌后都暗暗赞叹,只有俞王、秦王还有墨池无动于衷,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瞧着这曾忆琴也不错,不比你刚看的那个美人差。”平王举起酒杯对晋王道。

晋王只看了一眼不屑地说:“瞎说,差的远了,倒是柔嘉和曾忆琴差不多。”

平王不乐意了皱眉:“不许胡说!”

晋王一愣,刚才平王的语气可是变了,他贬低柔嘉居然能让一直与世无争的三哥反应这么大?该不会……晋王想到了一个可能,可是这个可能让他心里冒出可怕的凉意。

不会的,不会的,三哥和柔嘉可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啊!

平王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忙说道:“别瞎想。”

可是平王刚才的反应就像是给晋王心里种下一颗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生根发芽,肮脏地长出……

中央的曾忆琴此时已经抱着月琴开始弹奏,她水葱似的玉指开始在木色的月琴上挑摘、剔劈、勾托、抹挑。

琴音悠扬清澈,如青峦间嬉戏的山泉;如百花丛中翩然的彩蝶;如雪舞纷纷中的那一点红梅。

琴音绕梁,清歌袅袅:“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每个人都听得痴了,醉了,就是寻雪也面露赞叹之色,别的不说,能在短短的时间将月琴弹成这个样子,曾忆琴也算是个人才了。

可惜她,存了对付自己的心思。那就不要怪自己向她讨利息了。

一曲毕,曾忆琴款款起身,众人还来不及赞叹就看到了一向温柔典雅的柔嘉公主因愤怒而扭曲的表情:“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冒犯皇家尊严,还不跪下!”

曾忆琴一下子懵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她就成了冒犯皇家尊严的罪人了,于是跪下斗胆道:“臣女不知犯了何错得罪了公主。”

“得罪我?说的轻巧,你得罪的可是父皇!来人啊,把她给我拖下去重重地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我看谁还敢冒犯天家威严!”柔嘉狠狠道。

她刚说完,就有两个嬷嬷上前要脱曾忆琴下去。

寻雪掩饰住了嘴角的笑意,这柔嘉公主也是够狐假虎威的,这月琴虽是犯了皇家的忌讳,可是现在最恨曾忆琴的可是她了,可是她却扯出天家威严,再加上二十大板并不多,反倒让人觉得她是个有规矩且心底善良的主。

其实要不是上一世偶然间从辰安口里知道的,她也绝不会知道竟然还有此事。

景帝在继位的八年后曾经宠幸了一名女琴师名叫冷月,冷月容色出众,弹得一手好琴,尤其是月琴,那水平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皇帝夜夜宿在冷月宫里,一时间就连受宠的德妃都被冷落了很久,也因此冷月被后宫很多人嫉妒,可是偏偏年龄尚小的柔嘉公主与她十分投的来。

在柔嘉公主的再三要求下,冷月开始教她月琴,柔嘉公主天生聪颖,不到一年就弹得一手好琴。

可是这时冷月怀孕了,柔嘉受贵妃娘娘的管教平日里也就对冷月淡了很多。然而冷月出事流产那天柔嘉偏偏是唯一在现场的人。

没有人相信那么小的柔嘉会害冷月,因此皇上也就说了柔嘉几句没有追究。就在宫里人以为这件事要过去时冷月突然自杀了,留下了一封亲笔遗书指正柔嘉是杀害她孩子的凶手。

皇上面上虽然不信,可是心里却留下了阴影,并且下令从此皇家不准再弹月琴,并亲自砸毁了柔嘉的琴。

这也就是为什么皇上虽然宠爱柔嘉但心里从不和她过分亲近的原因。

过了这么些年,柔嘉一直做的很好,皇上也渐渐忘记了当年那桩事,就是偶尔想起也觉得多半是冷月受人挑拨诬蔑柔嘉。

可是今日曾忆琴弹的月琴复苏了皇上对柔嘉公主的猜忌和忌惮,等于把柔嘉公主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来的用心全部打碎了。

柔嘉公主怎么能不恨她,怎么能不惩罚她!

曾忆琴此时已经面无人色了,她用力拨开那两个嬷嬷的手匍匐道:“公主恕罪,公主恕罪,臣女万万不知啊,若是知道就是打死也不敢冒犯皇家啊,请公主开恩啊。”

突然地曾忆琴冷静了下来,仿佛想到了什么恶狠狠地转过来指着寻雪:“公主!都是她!都是她故意害我!”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