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嫡煞 > 第六十五章:马学士家里遭血洗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六十五章:马学士家里遭血洗》

嫡煞

叶濯

2271字

2019-04-09 04:12

暗影楼最角落,一个木制的架子放在那里,上面摆满了做工精细的花瓶。

从成色和设计来看,很多都是前朝的东西,就是中间任意一个那都是珍品中的珍品,更何况这个架子上这样的珍品大大小小不下二十个。

卫风拿起架子上的弦纹瓶,将手伸进去,把早已准备好的黑色勾玉放进暗格,面前的书架立刻打开了一条缝。

他熟练地将黑色勾玉取出,把弦纹瓶归位后走进了缝隙中,待他刚进去,书架立刻恢复了原来的位置。

卫风顺着黑色的通道走,很快就有箭从四面八方射来,接着是很重的毒气扑面而来,他一手用手中的剑将飞来的箭砍断,一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毛巾捂在自己的口鼻。

他家公子真是的,非要这么警惕,把办公的场所设在这里,还好自己福大命大,这么多年都还安然无恙。

走了一会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加快了脚步,这个有关寻小姐的事情他要加快告诉公子让公子去救寻小姐才行。

这样英雄救美,公子就可以和寻小姐顺利在一起啦。

还有,今天据说栖霞镇发生了一件事,有一个疯子买了五十笼包子然后都分给了看热闹的人,公子最近心情不好,给他讲讲这个让他也轻松下。到时候公子一定会夸他聪明懂事,有勇有谋。

“卫风,你想什么呢,这么开心。”墨池看着卫风一脸傻笑用手敲了他一些。

卫风抬头一看居然是公子,公子不是平日里不会主动来迎接他吗?怎么这次居然……一定是公子良心发现了,知道自己巨大的作用了。

他鼻子一酸,眼泪花啦啦地往下流,扑过去一下抱住了墨池委屈地喊了一声:“公子,卫风等你等的好苦。”

墨池嘴角抽动了几下,又来这套,还真是每天演小媳妇演的没完没了了:“说正经的,在这样小心我把你嫁出去。”

听了墨池这话,卫风立刻收起了眼泪可怜巴巴地说道:“属下再也不敢了,求公子别把属下嫁出去,属下要伺候公子一辈子。”

这话是好话,怎么被这家伙说起来就这么奇怪呢。

卫风此时也憋不住了笑了起来指着墨池:“公子你看看你刚才的表情就像吃了蛤蟆一样,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墨池一脸黑线:“……”

等到卫风终于笑够了才想起今天过来的目的,也发现了刚才公子的反常,公子当然不会是来迎接他的,那公子是为什么过来了呢。

墨池似乎看穿了卫风的心思也收敛了笑容:“我刚从外面回来听到机关被触动了,想到八成是你来找我了就干脆在这里等你了。”

卫风心里一紧,公子这次出去居然没有带自己,是出了什么什么事吗?

“公子,您没事吧。”

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家公子有没有受伤。

“没事,我只是去确认一件事。不过,我回来的路上君凌给我递了消息,朝中果然又出事了,这回是翰林院掌院学士马家,全家被贼人一夜之间杀害,今天上朝发现马学士没来,皇帝派人去马院士家查看,发现门紧锁,来的人察觉不对硬闯了进去,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空无一人?难道连尸体都没有吗?”卫风睁大了眼睛。

在天子脚下到底是什么人可以做到,就是他们暗影楼所有高手联合也不可能一夜间做到毕竟把现场清理的这么干净。

墨池点点头,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很棘手,想必今晚太子就会召集自己进宫,因为这个马院士也是太子的人,并且据太子前些天给他透露的消息,这个马太守应该是掌握了俞王之前在北地勾结匈奴的证据。

因为此事关系重大,所以太子必须好好确认才能上报给皇帝,没想到,这个马学士就死了。

俞王宇文承去北地是在两年前,他过去是去守城的,虽然匈奴并没有大规模侵犯南朝,而且和南朝表面上也是和平的,但是偶尔也会有些散兵悄悄地趁着守城人不备混进城里来对南朝百姓进行屠杀。

这件事一直让皇帝很头疼,毕竟这是防不胜防的,就算守城的对进出城的人检查的再细致,也难保不出纰漏。而且这样的实效性也很慢。

俞王是主动说要去北地守城的,说辞是想体验北地的艰苦,为父皇为南朝子民分忧,皇上听了拍手叫好,当朝就夸了俞王心系百姓,还提到了当年俞王打败南蛮的事情。

太子听了皇上对俞王的夸奖心自然不干,而且他也知道俞王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于是在朝堂上也向皇帝请求要和俞王一起去北边抵御匈奴。

可是太子到底是太子是皇上名义上的储君,所以皇上就算是再喜欢俞王对太子的安全却是更重视的。

所以最后只有俞王带着人独自去了北地。

要说这俞王确实有头脑,也有胆量,到了北地后不是加强守城的森严,而是直接跑到了匈奴可汗那里让哈里可汗对自己的士兵加以管教。

哈里可汗虽然谈不上对南朝皇室有多么恭敬,但是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就是因为知道侵犯南朝不会成功,才让小散兵去杀杀南朝人的威风。

现在南朝的皇子宇文承都找到了自己这儿来了,这不是摆明了南朝皇帝授意的吗?哈里可汗也是个聪明人,当场就把宇文承当做贵宾招待,答应了他的话。

于是俞王在北地的那一年,竟是没有发生一起屠杀南朝百姓的事件,皇上得知了消息更是大喜,奖励了俞王很多东西。

而寻家谋反的案子,就是发生在俞王从北地回来的三个月后,马家被杀的事情,发生在俞王回来的半年后。

寻家是因为和太子相处过密,而马学士是因为掌握了俞王在北地这段时间私下里和匈奴人勾结的证据。

这会不会太巧了?真的是俞王做的吗?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到底是有多厉害。

让这样不择手段的人当上皇帝,那会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