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嫡煞 > 第十八章:兵来将挡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十八章:兵来将挡》

嫡煞

叶濯

2304字

2019-04-09 04:12

老夫人顿了顿又对寻雪说道:“寻姐儿,外祖母绝不相信是你做的,不过现在你的嫌疑最大,外祖母虽宠你但也不能坏了规矩,所以你不要怪祖母,先委屈你在六少爷醒来前先在你自己的苑里思过吧,我会让金玉跟着你,不许擅自出苑,明白吗?”

“外孙女明白,外孙女定当按外祖母说的做。”寻雪低头说道。

寻雪知道,外祖母是偏向她的,换了别人早就被打发去柴房面壁思过了。

可是如今如果六少爷不能醒来,那她就错过了最佳的翻盘机会,不能给大夫人致命的一击了,所以她必须抓紧时间思考出其中的联系。

“寻小姐,和奴婢走吧。”金玉恭敬地在一旁说道。

“有劳金姑姑了。”寻雪对金玉笑着说道。

二人走出了房门,打扫院落的陈嬷嬷连忙让开,待她们走过去后继续打扫,寻雪猛地停住,迅速转过头看向陈嬷嬷,不错,褐色的衣裙,裙子随她的动作而摆动,像极了在迷宫中她见的一闪而过的身影……

“怎么了,寻小姐?有什么不对吗?”金玉一脸探究地问。

“啊——没什么,就是想着这陈嬷嬷年纪也不轻了,为何不回家休息,让庄上再送来个她亲戚接她的活?”寻雪装作随意地问道。

“寻小姐刚来府上不知道,有的婆子奸猾的很,知道自己在府里资历越老就越不敢有人说她,干活轻松的很,还有小丫鬟当徒弟服侍着她们,回家才没有这么舒服呢。”金玉说道。

“哦?这样啊?那这位陈嬷嬷一直在老夫人这边干活吗?”寻雪又问。

“这几年是这样,最早是大房那边的,老夫人看她干活还算认真,几年前就把她要过来了。这位陈嬷嬷可有什么问题吗?”金玉说道。

“没,就是我随便问问,也舒缓一下心情。”寻雪赶快用其他的话敷衍了过去。

金玉见了也没多问,她一直跟在老夫人身边,自然知道主子的事不要多打听,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到了海棠苑,竹清立马跑过来抱住寻雪说道:“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要急死奴婢看。”

“金姑姑还在呢,你这样让人家笑话呢,没事的,进去说。”寻雪安慰竹清道,又转而对金玉说:“金姑姑进来喝杯茶吧,外面凉,喝杯茶暖暖身子。”

金玉本想推辞,但看见孙嬷嬷已经出去沏茶了,便也不在说什么就进来了。

“金姑姑对今天晚上的事怎么看?”寻雪试探地问。

“奴婢也说不好,不过奴婢知道老夫人必定能查清,还寻小姐一个公道的。”金玉淡淡地说道。

寻雪嘴角勾起笑看着金玉,心下道:这个金姑姑不愧能得老夫人心这么多年,说话一针见血又不多说,看来要想从她嘴里问出点线索是不可能的了,还是要靠自己……

沈嬷嬷褐色的衣角不断在寻雪面前闪过,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

再说方姨娘梅苑那边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大夫进进出出,婆子丫头们忙个不停,而方姨娘则趴在六少爷身上哭的嗓子都哑了。

方姨娘的丫鬟碧怜从老夫人那回来告诉她老夫人来了,方姨娘听了也只是哭。

“好端端的,人还没死呢,在这瞎哭什么,惹人闹心!”老夫人一进门就看见哭哭啼啼的方姨娘不由地气打一处来。

曾忆荷看见她娘亲,立马跑到了方姨娘身边去了。

“是妾身的不是,可是,六少爷,他是妾身的亲儿子啊,妾身不能不心疼啊……”方姨娘便擦眼泪边回老夫人道。

“罢,罢,你也是爱子心切,怪不了你。”老夫人语气软了下说道,毕竟她也是个母亲,懂得做娘的对孩子的爱。

“六少爷现在怎么样了?”徐姨娘在一旁问道。

“没呢,大夫说如果这两天内醒不了就没救了。”说道这,刚缓和了点的方姨娘又开始流泪。

“初儿回来了吗?”老夫人问道。初儿是老夫人对大老爷曾宜初的爱称。

“朝中最近忙,这不,最近科举考试出试题,朝中事情繁杂,老爷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大夫人说道。

“家中的事情一团糟,初儿也不回来看看。成天往外面跑,不知道忙活些什么。”老夫人有些不满地说道。

“大老爷自是有原因的,娘就不要和大老爷置气了。”赵姨娘说道。

“算了,不提他了。”老夫人转而对方姨娘说:“你也别太伤心,俊哥儿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方姨娘含泪点点头说:“谢娘关心,等俊儿好了妾身一定带着他给娘请安。”

“有你这份心就好了,夜深了,我先回去了,明儿个再来看六少爷。”说完老夫人又对大夫人说道:“你房的事你仔细照顾着,别出什么差子。”

“是,娘慢走。”大夫人恭敬地说道。

老夫人走后,赵姨娘,徐姨娘便也带着几个少爷小姐离开了,方姨娘也让一个婆子带曾忆荷下去睡了,此时屋子里只剩大夫人和方姨娘两个人,以及昏迷不醒的六少爷。

“这次的事多亏六少爷了,虽然不能给寻雪那个丫头实质性处罚,但是关她两天也是解恨的,让她知道和我作对的代价!”大夫人眼神中翻过一丝阴冷的光。

“求求大夫人,以后别拿妾身的孩子做筹码,你对妾身做什么都行,但是妾身只有这两个孩子啊……”方姨娘扑通一身跪下请求道。

“你这下贱东西,还敢和我谈条件?”大夫人一脚踹到了方姨娘的肚子上,方姨娘吃痛倒下,大夫人继续说道:“当初是谁苦苦求我救你那没出息的爹一命?怎么当初说什么当牛做马地回报我,现在翻脸就说我利用你的孩子?笑话!”大夫人挑起方姨娘的下巴阴冷地说道:“还有!害你孩子的是寻雪,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记住了!”

方姨娘的爹是从三品光禄寺卿,因包庇走私商贩而受了牢狱之灾,如果不花点银子打点一下那些狱卒和审案的官员,她爹很可能被判成死罪。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