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嫡煞 > 第四章:真人不露相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四章:真人不露相》

嫡煞

叶濯

2372字

2019-04-09 04:12

四个穿着黑衣的男子从丛林的四面八方飞了过来,庆俞赶忙上前与黑衣人打成一片,平心而论庆俞的功夫不错,但是毕竟人家人多,庆俞还要护着寻雪她们,很快便体力不支占了下风。

一个黑衣人看准时机,用剑划破了庆俞的肩,而后又一剑过去正对庆俞背心。

“小心——”竹清恐惧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寻雪则紧握粉末准备出手。

突然四个黑衣人的剑同时掉落,人也都吃痛倒下了。

“还不快滚!”一个俊朗的黑衣男子从远处走来,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掉落的剑神色有些凌厉。很显然刚才出手的就是他。

“你算什么……”为首的黑衣人正想说什么,蓦地看见的黑衣男子腰间的玉佩突然停住了,一声不吭地带着他的几个弟兄走掉了。

寻雪心中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向黑衣男子拜了谢。

“姑娘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家公子。”黑衣男子语气骤转,全然没有之前对黑衣人的冰冷,取而代之地是如春风般的笑容。

他就知道他家公子不会见死不救的,可是他家公子就是闹脾气不肯亲自出来英雄救美,这不还是派他来了。

他无奈的看看远处那个雪白的背影,算了,反正这人已经救了,美名也是他家公子的,看这救的姑娘倒是个美人胚子,说不定还能成就他家公子的一番姻缘呢。

到时候看公子要怎么感激他。

寻雪顺着黑衣男子的目光朦朦胧胧能看到远处有一个如谪仙般的白色身影。

“既然你家主子不方便露面,那我就不多打听了,不过你们的救命之恩我记在心里了,他日一定奉还。”寻雪向黑衣男子行了个礼后再次坐上了马车。

啧啧,你瞧瞧这是多么通情达理的美人,公子不过来真是太吃亏了,黑衣男子看着离去地马车由衷地赞叹道。

“卫风。”

黑衣男子一听忙转头,他家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哎呀,公子你一天到晚是要吓死我啊,神出鬼没的。”最后一句是卫风小声说出来的,对上他家公子的眼神后,卫风马上改口说道:“当我什么都没说。”

“这姑娘怎么会遇刺?难道她和寻家有关?”墨池迷惑地说道。

“不错,从样子看她确实是寻家的二小姐,只不过似乎神色有些不同,如果真是,她此次应该是去她外祖母曾家。”卫风收起嬉笑的表情,打开了画卷。

画卷上画的是一个采荷地女子,那女子神色俏然,面色嫣红,眸若秋水,和寻雪有八分像似,唯一的区别就是如今的寻雪眼神中已经没有这种羞娇和柔光了。

“看来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寻家这件案子牵扯太广,我怀疑和俞王脱不了干系,父亲让我暗中查探,那么她这个线索就不能失,在曾家暗中加派人手做好保护。”

太子和俞王,这几年暗中斗地越来越厉害了,寻老爷生前可是太子一党的人,虽说他出事起因是宫宴上的赋诗,可是皇家的事哪有这么简单。

太子的生母是贵妃娘娘,而俞王的生母则是如今最受宠的德妃娘娘,二人都不是皇后娘娘所出,所以论身份地位,都是庶出,二人年纪又都不大,俞王处处跟太子过不去,这太子也不是个好惹的,暗中也给俞王下了不少绊子。

因此不论是朝堂上还是朝堂下,两人都斗地不可开交。

“是,此事既然威胁到了我们相府,就不能袖手旁观了。”卫风说完了这句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公子,属下还有一事禀报,关于刚才的刺客。”

“你可看出是什么人了?”墨池眉头微皱问道。

“是咱们楼里的人,他们的剑上有标志。”

墨池微微勾起嘴角笑了,可是这笑并没有到达眼底:“咱们楼里的?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我可不知道咱们暗影楼可是连这么低级的活都接。回去告诉卫天,楼里的事物看紧了,别让什么人都能钻空子。”

再说寻雪这边,坐在马车里的她神色有些恍惚,今日差点因为自己的仇恨将无辜的庆俞牵扯了进来,都怪自己做事之前没有仔细考虑。

刚才看着庆俞肩上的伤,她很是难过,上一世嫁进辰府后,她百般无聊跟着一个女医学了医术,现在她本想帮庆俞包扎伤口,可是庆俞却是以男女授受不亲拒绝了。

她拗不过倔强的庆俞只得回到轿子里放弃了这个打算。

日落时分,马车终于停下,寻雪下了马车一眼就看到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两个鎏金烫边的大字“曾府”,寻雪一下就酸了鼻子,因为这两个字正是当年大舅父托人求爹爹亲笔书写然后自己拿去印刻的。

曾老夫人不顾年迈,领着大夫人秦氏在外等候,孙嬷嬷同几个丫鬟跟着后头。

曾老夫人着暗花锦袄,看起来和蔼慈善,秦氏则穿了件样式繁复的薄袄,她尖脸小眼的,怎么看都不和善。

就是她!寻雪看到秦氏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她真恨不得现在就能一刀砍了秦氏。但是寻雪还是压了压心中的情绪,保证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流露。

“我的乖外孙女,快过来让祖母好好瞧瞧。”老夫人向她朝朝手,待寻雪上前了她又心疼道:“瞅这小脸儿憔悴的,让你受苦了。”想起她那苦命的女儿,老夫人心伤。

“外祖母安康,寻雪不觉得苦,能见着您,我很高兴。”寻雪笑着与曾老夫人说道,她并不打算告诉老夫人路上遇刺的事,毕竟她现在不能确定是谁,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

再次看到老夫人寻雪忍不住落下泪来,在整个曾家唯一真心待自己的恐怕就老夫人一人的。老夫人见寻雪落了泪以为是思念亲人所致,紧紧把寻雪搂在怀中,也湿了眼眶。

寻雪知道虽然这房子是因为大舅父的官职分下的,但是由于曾家没有分家的缘故,二舅父,三舅父也住在这里。而真正掌握这个家经济权的就是老夫人,所以大夫人一直暗中筹划着要自己掌握整个曾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说服了三夫人跟她一条心,最终把老夫人逼死。

想到这寻雪不动声色地把手握紧。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