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嫡煞 > 第三章:路上遇刺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三章:路上遇刺》

嫡煞

叶濯

2335字

2019-04-09 04:12

当初和寻家结亲是辰安不乐意的,辰贺给他好说歹说他都不同意。

最后当辰安看到寻雪是这样一个美人后就动了心,几次想动手动脚提前行闺房之乐,都被寻雪那丫头用别的话搪塞过去了,他正心里不爽很久了。

“啪——”寻雪想都没想给了他个耳刮子:“我父亲的死,不也有你们一份功劳么?别说你往后不愿见到我,就是我也不愿再见到你这张脸!”

这一巴掌是寻雪现在做梦都想做的事情,她想起上一世,辰安来还合婚庚帖的时候,她居然毫无骨气地拉着他的衣角低声求他娶她,换来的只是辰安和李慕青的大笑和不屑。

辰安不敢置信地捂着自己被打的脸,想扇回去又觉得自己打女人没气度,只能骂道:“你个疯女人!敢打我......”

李慕青见自己表哥被打了,挽起袖子就要冲寻雪扑去:“不要脸的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居然敢打我的辰安哥哥。”

竹清端了饭去没见着寻雪,就到外院来找他,刚好就见了这一幕。见李慕青冲自家小姐上手,竹清在墙角拎起扫帚就冲了过去。

“不准动我家小姐!”她将那李慕青推开,举着扫帚要打架的样子。

李慕青吓了一跳,慌忙躲到辰安后头,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一幅受尽委屈的表情。寻雪看了只想作呕。

呸,白莲花精。

辰安有些心疼地看了一眼李慕青,皱着眉对寻雪吼道:“你给我等着,往后要你好看!若是你落在我的手上……”说着,他便拉着李慕青离开了。

竹青放下扫帚,松了口气,想想方才自家小姐竟动手打了辰安,觉得不可思议。小姐从前性子温婉,连说话都是文文弱弱的不敢出大声。不过她看的出来小姐喜欢辰公子,辰公子那时也不是现在这样的。

那时辰公子弹琴,小姐跳舞,二人就像一对璧人。

那个李慕青她也见过几次,老是缠着辰公子,辰公子去哪她就去哪,为这个,小姐心烦了好几次呢。

可是今天,看小姐对辰公子的态度就像变了个人,不过这不重要,只要小姐还在就好。

“小姐消消气,咱们先回去把饭吃了。”

寻雪盯着散在地上的庚帖碎片,“嗯”了一声,随竹清回屋去了。

太阳落幕的时候,曾家家里又来人了,劝说寻雪到他们家去。

寻雪的母亲娘家姓曾,大舅父曾宜初是个三品詹事,还是当初寻老爷一手给他谋求的职位。

曾宜初其实并不喜欢寻雪,寻老爷在的时候他总是阿谀奉承,被寻老爷当众骂过几次,他觉得丢面儿。

要寻雪过去的是她那外祖母曾老夫人,寻雪母亲是最小又是家里唯一的姑娘,颇受曾老夫人偏宠,所以她硬要寻雪过去。

寻家……又要去了吗?这一次她该去讨回她的债了!

“去收拾细软吧,咱们这就跟着到曾府去。”

竹青道:“好,奴婢这就去......”

本来说是当天走,可是京城这几日连降大雪,加上她们两人收拾的东西有些繁杂,去曾府的时间足足就延迟了两天。

走的时候,寻老太爷和寻老夫人都没有来送寻雪,寻雪也没有怨言,反自从爹娘出事,外面都传的是她命硬克死了父母,府里人都处处绕着她走,那时的自己不知道,可是现在这谁弄的她难道还不清楚?就是她以为和自己最亲近的二婶,为了吞掉她们三房的家产,不惜用尽一切手段要将她赶走。

倒是她觉得和三房一直关系很淡的五伯伯一家在门口送她,五婶还一直拉着她的手嘱咐来嘱咐去。

重活一世,寻雪对这些人更加感激,她深深鞠了一躬,向五伯伯他们挥了挥手,最后回头看了看寻家这座宅子,踏上了曾府的马车。

虽说寻府和曾府两家都在京城,但是由于寻府之前深得皇帝信任所以离皇宫近一些,因此从寻家到曾家也有将近一天的路程。

曾家前来接她们的人唤做庆俞,是曾府的护院,有几分功夫。

他倒是个好性子,一路上不但十分照顾寻雪她们放慢了车速,还时不时给她们讲外面的事情逗她们开心。

“小姐,这前面有片树林,奴才会仔细着,若车中有些摇晃还请小姐忍忍。”庆俞坐在轿帘前勒住马的缰绳。

“晓得了,劳烦你了。”寻雪的清脆的声音从帘子中传出,庆俞听了不觉脸红了红。

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位表小姐,就觉得她和府里那些人不一样,她一举一动都十分优雅但是眸间却藏了清冷,他想抚平她的忧郁所以一路给她讲述趣事。

她的谦和,她的声音,她的对事情的见解渐渐地竟是让他有几分着迷。

他暗自恼怒自己乱想什么呢,这么一个神仙一样的小姐,日后可是要嫁给皇子、皇孙的,哪是自己可以念想的,他摇摇头,拉紧了缰绳放慢了速度。

行至林中,突然周围气愤骤变,先前的那些鸟叫和虫声全部都消失了,只剩马车车轮碾过的声音。

“小姐,这感觉有些不对啊。”竹清有些害怕地拉着寻雪的衣袖,她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

“嘘——别出声,庆俞,停车。”寻雪撩开车帘的一角沉静地低声说道。

庆俞听了吩咐立刻停了马车,警惕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握住了腰上的佩剑。

“嗖”地一声,一枚暗器飞来,寻雪立马放下轿帘拉着竹清俯身趴下。她清楚地听到暗器划过耳边的声音,她掏出袖子中包着的白色粉末,随时准备使用。

好险,她不是不知道这里会出事情,而是她必须如此。上一世她就在这里遇到了刺杀,这一世她必须要查清楚到底是谁要害她。

那白色粉末是上好的蒙汗药,是那两天她特地让竹清去准备的。

虽然她记得前世庆俞是平安地护送她到曾府的,但是凡事都有个万一,所以一但事情紧急她就会把它们撒出去,到时定会平安无事。

看到轿子被暗器袭击,庆俞此时也不在犹豫了拔出了剑喊道:“是何人敢惊了曾府的轿撵!”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