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傲娇女神系统 > 楔子(大修)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楔子(大修)》

傲娇女神系统

袁缘

2019-02-22 09:53

死的瞬间,绾绾有种解脱的感觉,这样很好,至少不用再去面对那些恶心的人和恶心的事,她终于可以去地下和妈妈见面了,妈妈离开还不到八年,她相信妈妈一定会等着她,希望妈妈不会嫌弃她肮脏、恶毒。

穿过长长的光道,面前的景物朦胧而又熟悉……

“本台播报:11月11日光棍节将会出现罕见的流星群,预计流星群时间从10日夜晚9点到第二天中午12点,专家估计会有部分流星的航线正好在地球上,国家和部门已做好了全面的防御,已派出航天飞机击落流星雨或改变流星航道,流星分布的位置在南部、西南部,请该地区的市民们做好防护措施。”

熟悉的建筑呈现的绾绾面前,这里是她十四岁之前居住的城市,突然画面一转。一间高档大气的办公室呈现在她面前。

一个年轻的男子在送走了……李仁厚?

哈,这个肮脏恶心却又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男人,她无时无刻不在诅咒的男人——李仁厚。

年轻男人是魏家的二公子,魏孜墨。

他的声音清晰的传入绾绾的耳中:“爸,有流星雨,而且专家预计会有流星陨落在我们国家,如果落在我们这里……”

眼前的这一切是梦吗?可为什么那么真实?

“狗屁,这些专家没事就瞎琢磨这些事,流星降落地面的概率是千分之二,再说国家不是派出航天飞机击落可能靠近的流星吗?有什么好担心的,地的事不能再拖了。”顿了顿又道:“流星雨不是预计到中午12点结束吗?你们就下午1点以后再去,务必要在后天把合约给我拿回来。”

魏孜墨目光微闪,恭敬地回道:“是的,爸。”只是看似悠闲地插在裤兜里的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

听到这,绾绾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愤怒油然而生,她大吼着要冲向魏家父子,可是她却穿过两人,直直透过墙,一直飘到了大楼外的半空中。

她显得有些迷茫,而且明确地感觉到自己死了,可是为什么她找不到妈妈,妈妈为什么不来接她?难道妈妈已经投胎转世了吗?

绾绾朝着记忆中的老房子走去,那里其实早就已经不存在了,被流星砸中后,海天集团直接在那建立起了巨大的娱乐天堂。

这些景物真是让人怀念啊,难道是她太过思念母亲,所以看到的景物都是当年的模样?

突然一座熟悉地老房子出现在绾绾眼前,低矮地平房大约七十平米大,门前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放着一个移动食车。

绾绾飘向了食车,好怀念这辆食车。突然,妈妈走了出来……

“妈——”绾绾惊呼出声,朝妈妈跑过去,可是她发现自己同样穿过了妈***身体,妈妈根本看不到她。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绾绾痛哭出声,任何的苦她都能接受,唯独妈妈看不到自己让她痛苦万分。

不知哭了多久,绾绾渐渐平息了下来,然后她发现原来鬼是不会流眼泪的,哪怕再痛苦也没有一滴眼泪流出来。

木然而又依恋地跟在母亲身边,即使妈妈看不到自己,她也一刻都不想离开对方。

进了屋,她惊恐地发现,屋中简陋的**上居然躺着年少的自己,这是怎么回事?虽然前世被人**时,闲着无聊也看过一些网络小说,可是她无法想象自己真的会灵魂回到过去。回到了八年前。

一个晚上过去了,凌晨的时候,绾绾看到了李仁厚回来了。

看到这个男人,绾绾脸色狰狞,若是露出实体绝对能吓得人魂不附体,可惜在场的三个人都看不见她。

看着李仁厚威胁离婚,打妈妈,打年少的自己,抢走了家中的存款,绾绾只能木木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就这样,一个早上过去了,妈妈强打起精神给生病的自己做饭喂药。

突然一群男人闯了进来,众人拉扯着走到了屋外。

“放手,放手,我们不离开,这里是我家,凭什么要我们离开。”一个头发灰白,衣服上沾满了污垢的中年妇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紧紧地抱住怀中一个容貌清秀,面露凄苦,泪流满面的女孩。

女孩身材瘦小扁平,面色黝黑,身材瘦弱,有些营养不·良,十四岁时的她,看着和十二、三岁的孩童差不多。此时女孩的表情恹恹的,面色潮红,显然高烧没有退。

可惜对面众男子根本不管对方是女人和女孩,拖拉的手力很重。

“啊……”母女惊声尖叫,声音传出好远。

绾绾大急,她大喊着阻止那些男人,眼睁睁看着这些人从她的身体中穿过,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这里地处郊区,而且方圆数里已经被海天公司收购,要在这里建造一座大型的,集购物、娱乐、饮食于一体的娱乐天堂。其他的人家或威逼或利诱都陆续搬走,唯有李家人还继续住在这破烂的平房里。即便是有些过路人,看到海天集团的一大群男人,也赶紧离开。

这时中年妇女怀里的女孩愤怒地冲着对方喊道:“你们这些强盗,你们会受到报应的……”说完冲向那些想要进入她家的男人们又踹又踢:“警察很快就会来了,你们这些强盗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可惜她那点力道根本不能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最多挠痒痒。

中年妇女心中悲苦,丈夫不让卖房,她顶着海天集团施加的压力硬挺着没卖,可现在丈夫没在,她知道今天这些人势在必得:“求求你们,宽限我们几天,等我们找到房子就搬,合约我们马上就签,马上就签。”

站在一群大男人身后的魏孜墨发出一声嗤笑:“现在才想妥协,早两个星期你们也许还能拿到钱,可现在……晚了!”接着又吃吃笑了起来:“对了,我听手下说,今天早上你和你丈夫离婚了?”

魏孜墨看到中年妇女脸上露出的尴尬和愤怒,似乎觉得还不解气:“哎呀,还真是不幸啊,你丈夫昨天已经把这房子抵押给了我们海天集团。”他的语气是那样的轻佻讽刺,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女孩大喊道:“不可能,房产证还在我这呢,他根本不可能抵押给你们海天集团。”可是对方酌定的表情让女孩有些慌乱了,今天早上那个男人要求离婚,女孩不仅没有阻止还劝说母亲答应的原因,那个男人除了赌就是毒打她们母女,她早就不想认了。

魏孜墨接下来的话将女孩打入了万丈深渊:“你父亲昨天向我们老总借了两百万!”接着呵呵一笑:“你想知道他拿着钱去哪了吗?”接着眉眼轻佻的微微上扬,带着几分放荡不羁,魏孜墨容貌本就英俊,这样一挑,愈发显得**俊朗,可惜面前的两个女人都没有心情欣赏。

眼前的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绾绾顿时瞪大了眼睛,今天,也是今天她失去了妈妈。

她转头四顾,流星雨的余波还没有到,她想要提醒另一个自己,想要告诉妈妈,可是她们两人都听不到她的声音,绾绾急得大哭。

中年妇女和女孩听到魏孜墨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昨天借的?今天一大早李仁厚就要求离婚,不同意就欧打母女俩,还在离婚后抢走了家里的储蓄卡,这么看来,这是有预谋的了。这个消息对母女俩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绾绾只能痛苦地旁观,却做不了什么。就算是在梦里、在地狱,她也没有办法改变妈***命运,顿时悲痛欲绝:老天爷为什么要如此惩罚她,受了那么多年的折磨还不够,还要让她在梦境中,在地狱里再次重现丧母之痛。

魏孜墨从助手手中接过一张合约递女孩面前,显然他也发现了这个家似乎是女孩做主。

女孩目瞪口呆,合约上明白的写着……

两百万?他还真敢借,就算把她们一家人卖了也不值那么多。

母女对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绝望。中年女人更是生出无比的悔恨,当年她不顾父母的意愿,甚至绝食相逼也要嫁给李仁厚,最后气得妈妈进了医院,父亲更是一气之下将自己赶出了家门。如果不是妈妈病愈后不忍心她受苦,将远在华国南边,距离魔都十分遥远的云海市,属于外婆名下的祖屋偷偷过继到她名下,可能一家三口都要露宿街头。这幢房子不仅仅是她们唯一的财产,更是祖产。

如今事实证明了老人的话是正确的,其实早在十年前,她就已经明白了,只是她不愿意相信自己选择的良人是“狼人”,甚至要逼死她们母女。

中年女人的眸光暗淡了下来,懊悔、疼惜地看着女儿。

女孩的目光只沉寂了两秒,很快便抬起头:“我怀疑你们这份合约的有效性,再说这房子的所有人是我妈妈,没有我妈***亲笔签名,我可以告你们欺诈。”语气微微有些虚弱,显得没有说服力。

魏孜墨呵呵一笑:“根据法律,婚前的账务可是双方承担的,可惜现在李仁厚跑了,那么就只能由他的妻儿来偿还,至于亲笔签名嘛……哼,别急啊,很快就有了。”说完一扬头,一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一把抓住女孩。

母女俩对法律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对方既然敢这样说,那就是有绝对的把握了。

走过来的几个大汉一伸手来抓,吓的母女俩惊声尖叫:“放开,放开我。”

“放开我女儿!”中年女人冲了过去,拉扯着彪形大汉的手。估计是女人的尖叫让魏孜墨十分不耐,

他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天空,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带着分诡异的红色让他十分不舒服:“老六,这里交给你了。”这样一对贫困的母女,在他眼中如同蝼蚁,如果不是老头子吩咐,他不得不做个样子,是决计不会亲自跑这一趟的。

“是,少爷。”何老六恭敬地应道,看着魏孜墨上了车,便转头面容狰狞地对母女俩笑道:“这里可没什么人呢,那边……”他指着不远处拆迁到了一半的工厂:“那里属于我们的地盘,不会也有人看到的。你们现在就是想乖乖签字也不行了。小的虽然嫩了些也勉强凑合……老的嘛……”一副嫌弃的模样。

何老六不需要说,女孩便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顿时气结,心中生起一股强烈的愤怒,她的心情清晰地传递给了绾绾。

那种对世事的无力抵抗,只能认命的不甘让她们只想化身为厉鬼。

贫困、无权无势,甚至如今赖以生存的房子也没有了。

中年女人吓得喊道:“我签,我签!”

对方一听,哈哈大笑:“早合作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现在嘛……”

旁边一个小个子的年轻男人靠近何老六:“六哥,流星雨也不知过去没,咱们还是避开些的好,既然她们愿意签,您就当积点德,早完早走,万一碰到零落的流星雨……”

女孩离得最近,听到这话犹如听到福音,不由看了矮个子男人一眼,可惜这人并没有看女孩。

何老六想了想,不知是这小个子年轻男人有些地位还是何老六是个迷信的,道:“行,老子就当积德了,算你们运气。”接着朝旁边吐了一口浓痰,从怀中的公文包里拿出了另一份合约,女孩挣扎了一下,抓住她的两个大汉起先还有些不愿意,被何老六一瞪,只好放了手。

女孩暗暗松了口气,接过文件粗粗看了一遍,这份合约和以前的不同,是还债的合约,合约上标明,她们家欠海天集团的两百万,房屋可抵三十万,剩下的一百七十万的本金以及10%的利息逐年还清,上面还表明了每年的利息,时间越长,利息也越高。

何老六讽刺道:“早的时候合作,你们还能拿到三十万,如今……哼!”旁边的男人们发出阵阵Yin笑声,母女俩就是那待宰的牲口,是砧板上的鱼肉。

三十万,是周围人家中最高的价格了,她是不是应该庆幸?

女孩苦笑一声,转头对着妈妈道:“妈,签字吧。”如果不签,她们母女……这些人今天是有备而来,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绾绾也在一旁大急:“妈妈快签了吧,快签了吧。”签完了字就赶紧离开,别留在这里,别留在这里。边喊着边环顾四周的天空。

当年的流星来得太快,她根本就没注意到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只能紧张地环顾四周,仿佛四面八方都有可能。

中年女人痛哭流涕,颤抖着手,哆哆嗦嗦地准备写。却不防对方一把将合约抽了回去:“我告诉你们,别耍花样,等你手不抖了再签。”说着语气中满是不屑。

女孩心脏一缩,看来这言语粗俗的男人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粗鄙无知,女孩本来还有别样打算的,如今什么心思都歇下了。

看着母女两人分别工整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何老六哈哈大笑着将合约收了回去。

女孩的心顿时空落落的,仿佛置身在寒冷的冰极之地。先前的账务还没还完,如今又差了一百七十万……不,是比两百万还更多,对于月收入从来没有超过四千的人来说,相当于天文数字。更何况,她们每个月能积攒下的钱不足五百……

何老六拿走合约并没有马上收起来,而是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对照,女孩探头看到纸上赫然是母女的笔记,想来应该是那个狼心狗肺的杂碎给的了,对于这样的男人,女孩很难用“父亲”这个神圣的词汇来形容他。

何老六满意地点点头,冲周围的大汉们挥手:“好了,如今事情办完了,总裁说了去聚福楼好好犒赏大家。”接着又对母女俩道:“限你们今天之内搬走,这里可是私人地盘。”说完不屑地转身朝远处的车队走去。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两颗一大一小的火球呼啸而来!

绾绾眼睛瞪得大大的,口中和众人一起发出了尖叫。

众人尖叫着逃命,虚脱的母女俩瞪大了眼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球飞来。绾绾和女孩动了,绾绾扑向了母亲,忽然,她感觉到自己似乎能碰到妈妈了,于是使出全身的力气,抱住妈妈扑向另一边。在她只来得及转身弓背时,便被小的火球砸中,而大的火球“轰——”一声砸向了母女俩身后的房屋……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