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职场 > 钟情一夏 > 第26章 来做钟点工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26章 来做钟点工》

钟情一夏

叶紫

2019-02-11 14:53

吃过晚饭,钟菱本要帮着收拾,被芷君按在沙发上,“哪有要客人劳动的道理。”

林森笑嘿嘿的,“你们聊着,我去洗碗。”

芷君切了橙、苹果和猕猴桃做了个水果拼盘端上茶几,“吃水果。”

钟菱摸着鼓鼓的肚皮,“我感觉再多来你这几次,我的衣服尺寸以后都得买大一号。”

芷君掩嘴直乐,服务周到的递上牙签。

看了一会无聊的电视节目,不知怎么的两人就聊到了向晖。

“你还记得上次来医院看我时,见过一次面的叶紫么?”

钟菱点点头,自然是记得。

“她就是向晖的老婆啦。”芷君边修剪指甲边说。叶紫曾是林森的初恋,林森所说的吃醋便是由此而来。

钟菱听到向晖已婚的消息,不知为何,竟长出了一口气。她把玩着桌上的一支笔,“芷君,我刚知道,当年在英国救我的人,是向晖,而不是唐铮。”

“啊!”郭芷君比她刚得知真相那会儿还要震惊。

“具体什么情形我也没弄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钟菱微微咧嘴一笑。

郭芷君反应极快,“那你对向晖……你们……”钟菱对唐铮的感情出于报恩的心态,她是最清楚不过的,故而有此一问。

钟菱垂睫轻笑,“你方才告诉我他已结婚,我松了口气。”

“我也松了口气,”郭芷君莞尔,随意懒散的躺倒在沙发上,“否则我一定不知道怎么办。”

“你还不了解我么,哪怕我再深爱一个人,也不会介入别人的家庭,何况我对他并没有什么。”钟菱自身就因小三蒋炎的插足而深受其害,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做出这样的事。

“嗯,朕心甚慰。”郭芷君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嘉奖。

“呸,”钟菱挽起袖子狠狠掐她的脸,“三天不打,你倒是上房揭瓦了。”

郭芷君连声讨饶,“您大人有大量,就绕过小女子这一回吧。”钟菱这才放过她。

不过几日的时光,钟菱就和斯敏混的相当熟稔,也是在熟悉以后才对她有了更深的了解。斯敏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为人热情,好助人为乐,并不是像一般人那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她确实把你当朋友看待了,她愿意为你掏心挖肺,放在古代,大概就是那种义字当头的侠女。

斯敏也跟钟菱说了实话,显奕上海办事处自成立至今就没有过市场总监,只设立执行副总裁掌管一切事物,各部门各尽其能,各司其职,统一向副总裁汇报工作。钟菱的空降,显然扰乱了之前的秩序,很多人误以为她是来分权或者监视的,对她印象自然不好,而且作为市场总监来说,她的年纪也实在是轻了点,所以才会那样对待她。对于其他人来说,凡事需要有个适应过程,时间长了,习惯了也就好了。

对此,钟菱一笑置之。她有自己的为人处事方式,不会因为别人的为难而放弃,也不会因旁人的示好而放松。

这一天,斯敏兴冲冲的和钟菱在MSN上说:“告诉你个好消息,现在青岛发货也是隔天就到上海啦。”

钟菱一头雾水,“这和我们卖设备有什么关系?”

被斯敏鄙视了好一会儿,“我说的是网购啦。”

这淘宝达人真不是吹的,只要是有关网购的事宜,就没有她不知道的。钟菱笑道:“找到什么价廉物美的好东西,记得要告诉我啊。”

“放心吧。”

钟菱正用心看文件,久未露面的方然敲门而入,轻声道:“钟总,我回来了。”

她这一去就去了两个多月,听说她申请常驻北京办事处,被向晖驳回。钟菱不动声色的道:“北京那里的事都处理好了?”

“差不多了。”

钟菱笑笑,“这里也很需要你,而且你知道,市场部人手本就不够。”

“钟总您差遣就是了。”

“那这部分就交给你吧。”钟菱把手上的文件交给她,“放手去做,尽快落实。”

“好的。”

夏扬说方然喜欢钻牛角尖,看来不假。

而她请求调离的原因,钟菱大致也能猜到。

哪怕再能干的女人,碰上感情问题,总是放不开。

钟菱几不可查的无声叹息。

快下班时,钟菱有一个技术问题想咨询夏扬,拨内线过去,他的助理告知夏扬今天并没有来上班。

钟菱皱皱眉:“怎么回事?”

“听说是病了,他和向总请过假了。”许是怕钟菱着恼,小助理怯怯的,但仍据理力争。

病了,钟菱一怔。

“好像是重感冒吧。”

难道是那天淋雨的后遗症?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潜伏期可真不短。钟菱默默的想。

她心神不宁的纠结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借口有很重要的技术问题必须找到夏扬请教,向人事部要来了他的住址。

此时钟菱正站在卢湾城市花园某栋楼门口,举步踌躇。

她可以对人事撒谎是为了公事,但这显然骗不了夏扬。她要找个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盖事实真相呢。

即便能侥幸瞒过夏扬,也骗不了自己。

事实真相就是她关心夏扬,在听到他生病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全乱了。

她徘徊不决,这远比工作上遇到的抉择要复杂的多。

许是在楼前站了太久,尽职的保安都被她吸引过来,礼貌问道:“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么?”

“呃,我找人,我这就上去了。”钟菱捏了捏写有夏扬地址的字条,慌忙走进楼道,寻到电梯,上了十二楼。

“1208室,”她默念,然后深呼吸,再深呼吸。

门铃被按响的同时,钟菱反而放下一颗犹疑不定的心。

“来了,”门内传出的声音带有很重的鼻音,看来他真是病的不轻。

打开门的瞬间,惊讶和欣喜在夏扬脸上交替流淌过。

钟菱不自在的摸摸鼻子,“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她尽量把语气放的公式化一些。

夏扬笑了,“有你这样空着双手来探望病人的么?”

“为什么不可以?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万一买的东西不合你心意,岂不是浪费,”钟菱强词夺理道,再往下说就更离谱了,“万一你病的只剩一口气了,也就什么都不用吃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扬一把拖进了门,恶狠狠的瞪她,“你咒我。”

钟菱一点都不把他故作凶神恶煞的模样放在眼里,“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连杯茶都没有。”

“我是病人。”夏扬懒洋洋的说,继续窝在了沙发上,“要喝什么,自己去冰箱找。”

钟菱四处打量,作为单身男人的居所,夏扬的家整洁的过分。竟然比她的住所还要干净雅致,她又不忿了。不屑的挑一挑眉,鼻尖微哼出声。

走进厨房,钟菱心理平衡了许多。水池里浸泡着若干碗碟,流理台上还堆着几碗吃剩下的康师傅碗面,笑容慢慢在她脸上扩大,她脱下外套随意扔在一边,挽起衬衣的袖子,麻利的收拾起来。

先是洗干净碗碟,再把水池擦洗了一番,最后将所有垃圾归拢到一个塑料袋里,放在门口,打算离开的时候带下楼去。

夏扬左等右等不见钟菱出来,奇怪的走过去,就见那个纤细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哼着不着调的小曲,自得其乐。

金色的阳光打在她半边脸上,印下柔和的弧度,唇角勾勒出暖暖笑意,如居家的小女人一般,安详宁静。

似乎感觉到夏扬的目光,钟菱抬起头,接触到他温柔的似要滴出水的柔和眼眸,她窘的脸都红了。

夏扬笑意渐浓,大言不惭道,“你跑来给我做钟点工来了。”

钟菱露出无奈笑意,“反正你的助理也当过了,钟点工又算什么。”转而指着那堆垃圾,“吃这个对你病情是没有帮助的。”

“那要吃什么?”夏扬装傻充愣的本事一流。

“鸡粥比较好。”

夏扬耍无赖,“那你做给我吃。”

“……”好吧,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钟菱算是领教到了。

“哎冰箱里有材料,全靠你了,我先睡一觉,就等着吃啦。”夏扬嘿嘿笑道。

还真蹬鼻子上脸了,钟菱两手一摊,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不会做。”

“……”

“不会做可以出去买,饿不着你的,”钟菱问,“附近哪里有粥店?”

夏扬被她打败了,“还是我来做吧。”

“你可是病人。”钟菱睨他一眼。

夏扬答的顺口,“看到你就什么病都没了。”

虽是玩笑的口吻,钟菱心头微震,泛起短暂的波澜,等着他继续往下说,他却闭口不再谈。

夏扬的好厨艺钟菱并不陌生,很快,一小锅香飘四溢的鸡粥出炉。

钟菱盛了一碗端到客厅,“小心烫。”

夏扬吃得津津有味,钟菱肚里馋虫大作,但是抢病人的东西吃,貌似不太厚道,她咽下口水。

夏扬明知她的心思就是不开口,吃完后,大大咧咧的把碗递给她,“麻烦再来一碗。”

“……”看在他生病的份上,她忍。

“哎,吃的好饱,”夏扬终于良心发现,“你也还没吃晚饭吧,要是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没等他说完,钟菱已经奔向了厨房。

夏扬笑得猖獗而嚣张。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