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 > 锦绣烟云荣华碎 > 第34章 连四入宫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34章 连四入宫》

锦绣烟云荣华碎

嫣离

2019-02-11 14:46

话既说开了荣沐华反倒坦然,连馨宁看在眼里不由心生佩服。若说一个闺中女子对男人倾慕且私下定情,是件为人不耻的事情,可这姑娘却丝毫不以为意,不仅大方承认心有所属,还一心为那人筹谋,至情至性实在难得。

再说哪个少女不怀春?两情相悦的事情,只要不碍着别人,不错了大理儿,又何必去为难人家?

荣沐华坐了一会儿便回去了,临走时约连馨宁晚上一同去长房请安,连馨宁笑着应了,又命丝竹拿了个纸袋子出来,里头装的是几张银票。

不待荣沐华出言拒绝,她先说了起来:“姑娘若不想昨儿的事重演带累自己和你姨娘,就好生把这个收了,日后某人出息了,再还我也是一样,你二哥有心为你遮掩,你也不能辜负了他一番好意。”

荣沐华闻言,略沉吟了片刻,便还是收了,思忖再三还是停下步子在连馨宁耳边说道:“嫂子要小心清华。”

连馨宁听得云里雾里一时也没想起细问,因掌灯时分荣少楼还不曾回来,她便自己先吃了饭带着丝竹和玉凤去长房请安,留下云书在家里,备着荣少楼回来无人伺候。

到了长房才刚要进去,却见铃兰躲在东边一间耳房门前朝着她们招手,玉凤跑过去问了才知道,原来是连府的阮姨娘来了,正在里头和太太叙话呢,看着样子也不像是寻常人家走亲戚,一来天都黑了,二来她竟还带了不少东西,光是礼单就厚厚一本。

连馨宁听玉凤在她耳边说完,低着头寻思了一回道:“想是宫里来消息了,该来的总要来,进去看看吧。”

果然才掀开门帘子,就听见里头熟悉的声音,正在抽抽搭搭地自怨自艾。

“太太您是皇亲贵族的出身,这身子里头淌的血都比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尊贵些,荣妃娘娘从小跟着您,那就是天生当贵妃的命啊,咱们家霓裳有什么,从小胡打海摔惯了没半点稳重的样子,到了宫里头丢人现眼倒是小事,我这心里头日夜悬心的就是她闯祸得罪了人哪!”

“我看未必,就看你的玲珑劲儿,令爱想必也是个名门淑女的样子,入宫是件好事,哪里就愁到这个份上了?”

荣太太虽然被阮姨娘奉承得十分得意,但她一向眼界极高,连家本就是毫无功名爵禄的商贾人家,虽极富有,但到底还是平民,更何况这阮姨娘不过是个偏房,再能干再得宠,离了连家还有谁能看得上她。

“馨宁给太太请安,姨娘也来了,姨娘近来可好?”

连馨宁站着等她们一来一回地说完,这才放重了步子进去,落落大方地行了礼。

荣太太倒没说什么,只说这三四月的天儿夜里还是凉的,以后没事不用天天过来,自己好生养胎变成,连馨宁笑着应了,倒是罗佩儿冷哼了一声,掠过她小腹的眼神中带着极明显的妒意。

“大少奶奶来了,恭喜大少奶奶,你娘家可是有喜事来了。”

“哦?可是姐姐妹妹们的好消息到了?”

连馨宁拣了下首的一张椅子坐了,兴致盎然地朝阮姨娘看去。

阮姨娘被她问得一噎,虽如今的形式与她料想的南辕北辙,但事已至此只怕这个便宜女儿和她的婆家就更不好得罪了,只得满脸堆笑着答道:“两位大姑娘都是有福的,你大姐指给了简亲王家的睿年贝子,你二姐给派到了四格格身边当差,只有霓裳,咳,不知怎地竟投了皇家的缘法,留在宫里做了个答应。”

连馨宁见阮姨娘面上难掩得瑟之意,不由心中冷笑,当初她只巴望这连府那点家业,如今女儿选上了,只怕志向又远大了许多,只可惜那荣妃可不是什么好人,单看此次三姐妹的结果,便知她早就把皇帝身边给围了个密密实实起来,连霓裳若存着争宠上爬的心,只怕死得更快。

“恭喜姨娘贺喜姨娘,这么一来姨娘岂不成了当今圣上的丈母娘了嘛!”

假意不曾看见荣太太一张脸黑了下来,连馨宁一面吹着茶,一面笑嘻嘻地说道,阮姨娘果然受用,只知道掩着嘴傻笑,罗佩儿早不冷不热地顶了上来。

“哟,这皇帝的女人多如牛毛,若连个面儿也没见上的那种都能算上,那他得有多少个丈母娘啊?哈哈!”

罗佩儿这一笑,身边伺候的几个女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荣太太虽稳重,但也忍不住抿了抿嘴,阮姨娘被她们讽刺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哪里敢发作,只在心里暗暗发狠,来日我霓裳得宠上位之日,定要把你们家的荣妃给拉下马来。

她这点糊涂心思连馨宁自然了如指掌,否则也不会说那些推波助澜的无聊话。接着荣清华和荣沐华也来了,阮姨娘坐了一会儿便家去了,连馨宁又陪着她们坐了一阵,忽然想起荣少谦,也不知他伤得如何,在太太跟前如何遮掩。

谁知她正这么想着荣太太却忽然问起她来。

“我说,大奶奶,老大这些天儿都忙什么呢?忙得家也不沾,我这儿可都好几天没见他的影子了。不是我倚老卖老要说你,你们年轻夫妻兴兴头头的感情自然好,可这男人哪最不是个省事的,天底下有多少人娇妻美妾左一个右一个的放在家里,偏生还要出去惹事呢。”

连馨宁尚未来得及答话,罗佩儿却先替荣少楼抱不平起来。

“姑母!瞧您说的,大表哥是个读书人,识文断字的,哪里能这点廉耻都没有?佩儿再不信他会在外头胡搞的,要说有这种事,只怕也是二表哥呢!听说昨儿个夜里他出去吃酒到现在还不曾回来,这不也没来给姑母请安么!”

荣太太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又关心起二儿子来,忙叫人过去问问,结果是秋韵跟着过来回话,说二爷昨儿个晚上回来了,只是太晚便不曾过来打扰太太,二则昨儿个不知在外头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肚子不好,今儿个一天就拉了七八次,如今还在床上歪着呢。

荣太太听了这话哪里还坐得住,一叠声叫人要过去瞧瞧,荣沐华忙接口劝道:“太太心疼二哥是好的,只是他这折腾了一个白天,只怕是没精神的,不如让他好好睡一觉养养,明日再去瞧吧。”

说罢便使眼色给秋韵,秋韵忙跟着点头。

“三姑娘说得不错,二爷才刚吃了药睡下,太太此刻过去只怕反又是一番折腾。”

几个人你一眼我一语地劝住了荣太太,连馨宁见这事算是瞒过去了,也便放了心,扶着丝竹的手一路回去,却在才出了长房的一个回廊下被人拦了下来。

“奴才请大少奶奶安,大少奶奶吩咐的事儿奴才给办了,这就是大爷如今天天落脚的地方。”

李嫂一脸神秘地递上了张小纸片子,丝竹见连馨宁不动,忙伸手接了。

因人来人往地也无话可说,那李嫂便自去了,连馨宁坐在轿中一声不吭,手中紧紧握着刚从丝竹拿过的字条,却始终哆嗦着手不敢揭开。

回了屋荣少楼依旧未归,连馨宁独坐在桌边望着桌上的纸片出神,丝竹和玉凤站在边上一句话也不敢多说,那上头写的地方多半就是大爷的外宅,以前不知道还好,如今知道了,叫奶奶如何自处呢?

忽听得外间一阵脚步声,便见云书嘟着嘴走了进来。

“奶奶,大爷今儿个不回来,派了那小乞儿过来传话。”

小乞儿?连馨宁这才想起前些日子荣少楼曾在外头带回来过一个蓬头垢面的孩子,说是捡来的,就让他在家里当个粗使下人给他口饭吃好了,想必便是那个孩子吧。

“什么乞儿不乞儿的,人家可怜见的在外头要饭难道是自己心里头乐意的?偏你们爱拿他取笑,我看他倒是是好孩子,很稳重,如今既跟了大爷,你们也该尊重些,人家没名字么?”

云书被主子这么一说也自知理亏,不该把对荣少楼的不满发泄在一个小厮的身上,只低了头吐了吐舌头,便出去带他进来,这里丝竹得了连馨宁的眼色,也起身到里屋去准备。

“奴才给大少奶奶请安,大爷今儿个去安亲王府办事,晚上被几位贝勒爷拉着吃酒不放,今晚想是回不来了,特地嘱咐小的回来捎个信,还让奶奶好好保重身子,家里的事莫太操心,夜里早点歇息。”

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厮走了进来,规规矩矩地跪着不敢抬头看一眼,连馨宁见他样子挺清秀的说话也有条理,心里也还算喜欢,见他怕得厉害的样子,便和颜悦色地叫他起来说话。

“你就是小石头?以后好好跟着大爷,别和那起就知道胡吹海玩的家伙瞎混,大爷自然不会亏待你。”

“是是是,奶奶的教训奴才定当记在心里。”

那小石头见这大少奶奶不仅人长得跟画里的一样,说话也温婉和平,便也去了几分怯意,不仅如此,还忍不住把她和外头的另一位女主子做了个比对。

若论样貌青鸾姑娘艳冠群芳当之无愧,只是太美的美人难免就令人产生高傲难亲近的意思,反倒不及眼前的大少奶奶观之可亲。想到这里,他都不免给大少奶奶抱屈起来,大爷接连两夜宿在那边,跟青鸾姑娘好得那个蜜里调油,那女子也着实放得开,当着他们这些下人的面儿就敢嘴对嘴儿地给大爷喂酒,这么个热情如火的软玉温香,搁哪个男人身上能拒绝得了呢?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