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 > 锦绣烟云荣华碎 > 第33章 义护庶妹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33章 义护庶妹》

锦绣烟云荣华碎

嫣离

2019-02-11 14:46

“哦?大爷院里的事都要先通报表姑娘?表姑娘你对大爷和馨宁真是没话说,馨宁都不知道要怎么谢你才好。”

连馨宁含着笑别有深意地看了罗佩儿一眼,她倾慕荣少楼之事早已阖府皆知,众人被连馨宁这么一点也皆忍着笑看向罗佩儿小声议论起来,罗佩儿眼见一声不吭就吃了个闷亏,却又丝毫没有给她驳回的余地,不由气得满脸通红,腾地一声站起来冲出去掀开帘子兜头就给了那护院一个巴掌。

“不中用的东西,叫你跟主子顶嘴!大少奶奶问话,有你分辩的地方么?蠢东西,你们几个站着干嘛,还不给我撵出去,荣家用不着这种没用的狗奴才!”

一群人声势浩大地赶来,又迅速偃旗息鼓而去,一路上罗佩儿恨恨地边走边踢石子撒气,严嬷嬷忙拉住她怕她摔跤。

“好姑娘别气了,那一位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么?嫁过来第一天就张牙舞爪敢在太太跟前儿撒野呢,整天装贤德冲好人,最是个难缠的,你这么个率直烂漫的人,确实难与她计较。”

罗佩儿闻言立刻柳眉倒竖了起来,指着严嬷嬷的鼻子就是一顿好骂。

“不是你说那贼人哪里不去偏生往她屋里跑,搞不好偷窃是假苟合是真么?又说大表哥身子虚,她这么一来就怀上了?这话可不是你说的?现在倒好,抓不着她的把柄反倒被她欺负到头上了!亏你跟着太太这么些年,真是越老越回去了,出的什么馊主意!”

严嬷嬷被她劈头盖脸骂得一张老脸憋得铁青,想发作时终究还是忍住了,少不得陪着笑送她回了荣太太的长房。近日罗夫人因时气所感身子不好,也怕传感了女儿,便将罗佩儿送到荣太太这边住着,因此头先有人去报家里来了贼,罗佩儿也得便跳出来料理了。

打发走了碍眼的人,连馨宁便吩咐众人关上院门各自歇下,想想终究不放心,惠如和秋容也在同一个院子里住着呢,万一漏出去一句半句的风声,只怕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当即把云书叫到身边耳语了几句,云书抿着嘴会意地笑了起来。

就在众人折腾了半宿赶紧着想补个回笼觉的时候,大少奶奶屋里传来了瓷器打破的脆响,接着便是慌乱的脚步声和听不真切的数落声,很快云书便嘟囔着最掀开门帘闪了出来,原来她失手打了茶盅子,大奶奶嫌她碍手碍脚叫她下去呢。

有了云书在门口看着,连馨宁这才和丝竹二人合力将荣少谦从衣柜里半拖半扶地弄到了床上。

丝竹小心翼翼地用剪子剪开他右臂上的衣服,因连馨宁幼时常遭连霓裳母女的糟践身上四处是伤,丝竹在处理起简单的外伤上还是有经验的,如今且草草包扎一翻,待明儿个想法子把人弄出去再好好请大夫看看了。

连馨宁坐在一边看着丝竹在荣少谦的身边忙碌,这才得闲自袖中取出一枚墨绿色的玉佩,在淡淡烛光下泛着润泽柔和的光。

此物她认得,是三小姐荣沐华经常佩戴的,看得出她极喜欢,可刚才却从荣少谦的袍子里掉了出来,因此她便对荣沐华上了心,果然她也跟着罗佩儿来了,平时她是最不喜欢凑热闹的,对荣清华这个姐姐也并不关心,若此时与她无关,只怕她再也不愿大半夜的跑出来“查案”吧。

荣少谦虽时有玩世不恭,可总不至于顽劣到三更半夜跑去妹妹房间偷东西吓唬她们吧?回想起荣沐华走时轻松得意的表情,还有奚落罗佩儿地干脆劲儿,显然她是不愿贼人被捉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正琢磨着丝竹那里已经拾掇停当,走到连馨宁身边面带忧色。

“伤得确实不轻,只别发热才好,就怕借伤成毒呢。”

连馨宁勾着头看了床上的人一眼,平日见他都是活蹦乱跳精神奕奕的,只要被他瞧上一眼,甚至会有一种自己是待宰的猎物正对着猎户的错觉,可就这样一个生龙活虎的人,如今却毫无生气地躺着,脸色也白得很。

“但愿今晚能熬着吧,明儿一早我就寻个话由把人都叫到厅里去,你和玉凤想法子送他回去,他这伤成这样太太那里瞒是瞒不住的,只别和咱们扯上关系便成。”

“正是呢,如今多少双眼睛盯着奶奶呢,这二爷还偏要来添乱。方才奶奶做什么要藏着他不叫她们发现呢?若他真做了什么坏事儿,也是该罚的。奶奶就这么帮着瞒下来,不怕惹祸上身?”

连馨宁听了她的话微微一怔,是啊,自己最是个怕惹事的,刚才却想也不想便给荣少谦打了掩护,这是怎么说呢?

罢了罢了,他是荣少楼的弟弟,一向兄弟和睦感情极好,就是冲着少楼的面子,举手之劳帮帮他又如何?

丝竹见连馨宁不说话,以为她如今也后怕起来,忙又安慰她道:“其实也没什么,当初二爷冒着给太太责罚的危险救奶奶回来,可见对大爷的兄弟情义,如今奶奶救他一救,也全是为了大爷。”

连馨宁一听这话奇了,忙细问缘由,这才知道那日从祠堂救她出来的,竟是荣少谦,这好几个月来时常见着,他竟从未对她提起,而玉凤那里时常拿出各种安神补胎的灵芝草药,她总说是太太赏的,可公中的东西都是她帮着云姨娘在清点,库里动用了什么,又是珍贵药材,如何会毫无记录?

想想玉凤与他的渊源,那些东西的来处不得而知,但他既不提,她也不过是乐得装糊涂罢了。

“那今晚奶奶如何安置呢?要不只好委屈奶奶去外头的床上和云书睡一晚,我在这里看着二爷吧。”

“不必,折腾成这样我也睡不着了,只怕也没一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就这么凑合一阵吧。”

连馨宁说着又看了荣少谦一眼,却发现他脸上开始泛起了不正常的潮红,走到床前用手背试了一下他的额头,果然滚烫。

赶紧叫丝竹出去烧开水,又让云书翻箱倒柜地找找大爷平常用的药有没有退热的。一时两个丫头都去了,连馨宁独自在床前守着,心里也着实七上八下。

荣少谦的热度来得很凶,人似乎是难受极了,闭着眼睛摇晃着脑袋嘴里喃喃自语,却也听不出他在说什么,双臂时不时在空中乱舞,连馨宁怕他乱动把刚包好的伤口又弄裂了,忙伸手按住他,谁知却被他反手拉住不肯松开。

“你是连府的亲戚?我以后怎么找你?怎么找你?”

“阿宁,阿宁!”

待连馨宁听清楚他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的几句话究竟是什么,不由整个人都愣住了。

“母亲,等大嫂嫁过来你抽空问问她家里还有些什么亲戚住着可好?孩儿就求你这么一件事,那女子和别人不同,你定然是喜欢的。”

话匣子一开那人的梦呓越发多了起来,继续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颠三倒四说的偏生都是与她有关的事情,只言片语,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偏偏真能叫人串联起来。

这里丝竹端着一盆热水进来,放下后又忙着出去煎药,也不曾细听那呆子二爷正怎样拉着梦中人倾诉衷情呢,倒把连馨宁给逼得难为,夫君不在家,夜深人静地却听着小叔子说心事,这怎么着也不是一个规矩的妇人该有的德行。

拧了温热的帕子给他敷在额上,时不时换上一水,那人身上的燥热得到了纾解,也便渐渐安份起来,在换了几次水之后又沉沉昏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连馨宁便借着昨晚的事把人都叫到了面前一顿嘱咐,不过是说些要大家夜里小心门户之类的场面话,直到看着丝竹进来给了她一个放心吧的眼神,她便知道人已经安全送走了,这才定了心,因夜里不曾睡好,午后的中觉便歇的长了些,醒来时太阳竟已快下山了,而更令她吃惊的是,荣沐华正默默坐在她房里。

“三姑娘这是?”

“大嫂的再生之恩,沐华没齿难忘。”

那荣沐华倒也干脆,一见连馨宁醒了,也不等她说完,便走到她床前结结实实地跪了下来,反倒弄得连馨宁一头雾水,忙起身将她搀起拉到床边一同坐下。

“好好的这是怎么说?”

“昨儿夜里的事多亏二哥和大嫂周旋,二哥如今还躺着,要不是嫂子瞒着,沐华只怕此刻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荣沐华说着便滴下泪来,连馨宁想起午饭前自己曾将那玉佩用袋子密密封了派人送去还给她,本是件小事,谁知荣沐华竟拉着她一股脑地将事情前前后后和盘托出。

原来她从小性子乖张孤僻,在家中除了同父同母的三哥,与谁都不亲厚,素来对连馨宁冷淡倒也真不是针对她,只是看不起连府为了巴结她家上赶着把女儿塞过来给个药罐子而已。

昨夜在她院中被清华撞到的男子叫何诚,在荣家旗下的一间银楼做个管事,他祖上几代都是荣府的家奴,而因他从小聪明机灵,便被荣老爷选中如了家里的生意,一路从学徒做了出来,如今不过二十来岁,也已经能独当一面,办事十分利落。

至于他是怎么同荣沐华看对眼的,荣沐华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自然不好意思细说,但昨夜确实不是什么私会寻欢的意思,而是那何诚家中老母病重却无钱医治,跟府里求过几次也赏了不少银子,可都填了无底洞般还是不见好,因此何诚也实在无脸再开口,而此时被荣沐华知道了,有意助他又怕他面上挂不住,这才想了这么个办法约他夜里进来,当面把些体己塞给他,他也就无法拒绝了。

谁知何诚临走却被荣清华撞到,他一时心急推了她一把,一路朝外面逃,正好遇上了外出回来的荣少谦。荣少谦一来怜惜他是个人才,二来虽与三妹感情不深但到底是自家妹子,怎能眼看她名节不保?当即拉着他躲了起来,随后自己跑出去引开来人,便有了接下来连馨宁知道的一幕。

那玉佩原是荣沐华给何诚拿去典当的,许是拉扯时落在了荣少谦的身上,好在连馨宁机敏收了起来,否则若给有心人见着,只怕又是一场风波。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