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 > 锦绣烟云荣华碎 > 第32章 夜盗惊魂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32章 夜盗惊魂》

锦绣烟云荣华碎

嫣离

2019-02-11 14:46

因荣少楼不在家,夜里丝竹便留在屋里陪连馨宁同榻,云书照旧在帘子外头的榻上安置值夜,方才二婢虽各自走开以便连馨宁对李嫂恩威并施,但她的心思她们多少也能猜到一些,到底从小便跟着她服侍,如今也只能替主子叹一声老天不长眼了。

主仆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话了几句便睡下了,倒也安稳,只是到了后半夜却远远地听着人声嘈杂,且越来越近,越来越真切。

丝竹听着连馨宁翻身的声音知道她已经醒了,便起身披了件衫子朝着外间道:“你倒是出去瞅瞅怎么了,一味贪懒,奶奶都给吵得睡不着了。”

“好啦,这不是起来了?外头值夜的婆子也不知死哪儿吃酒赌牌去了,这么吵都不去问问。好姐姐你既然醒了就陪陪我吧,外头这么黑,我一个人怪怕的。”

话音刚落便见云书睡眼惺忪地进来,连馨宁此时也靠着枕头坐了起来,便让丝竹同她作伴两个人一起出去瞧瞧。

荣家虽不是书香门第,但豪门巨贾几代门庭也是家规极严的,论理说不该有这夜半喧哗之事,莫非出了什么大事?连馨宁见二女去了约莫一炷香功夫仍不回来,心里也不大放心,便起身到窗边想看个究竟。

谁知才推开窗户便有一阵冷风猛得吹来,她不由缩着肩打了个寒颤,忙又推上,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给弹了回来,亏得扶住了身边的书桌才不曾跌倒。

“是谁!”

窗外竟然有人?连馨宁这一下吓得不轻,忙厉声喝问,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嫂子莫怕,是我。”

是二叔?连馨宁听他的声音气息很乱,不由自主将他这么晚出现在她窗下和外面的嘈杂声联系了起来,虽说男女之间瓜田李下须避嫌疑,但荣少谦一向少年老成行事十分稳重,决不会无缘无故行这唐突之事,想到这里她还是抚了抚心口深吸了口气,再次来到窗前看个究竟。

不看还好,再看却真吓她一跳,借着房里的灯光只见荣少谦背靠着墙勉强支撑着站在那里,右边胳膊自肩膀而下全是血污。

“你这是怎么说?快,先进来!”

连馨宁总是再怎么不愿招惹是非,总也不能眼见着一个人在眼前血流不止而不过问,少不得伸手拉他一把。

荣少谦捂着臂上的伤口翻窗而入,却脚下一阵发软,连馨宁想也不想便去扶他,可她一个女人家哪里有什么力气,被他高大的身躯一带也跟着栽倒了下去,好在荣少谦还有些清醒,搂着她一个翻滚,自己的后背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地上,却将她牢牢护在怀里。

“你做什么,放开我!”

陌生男子火热的气息瞬间在身边弥漫了开来,连馨宁只觉耳根一阵发热,忙一顿挣扎,好不容易强挣着起了身,才发现荣少谦又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他竟已经昏死了过去。

“奶奶,奶奶,出大事了!啊!二……二爷?”

正忙乱间云书冲了进来,却一头撞见躺在地上的荣少谦和手足无措的连馨宁,也惊得愣在了那里。

连馨宁听她这么一说知道所谓的出大事了必定与荣少谦有关,下意识地断定不能让她们找着他,当即压着喉咙低喝:“莫张扬,快来帮忙抬他进去。”

主仆二人好不容易把人高马大的荣二爷搬进里屋,左思右想也不知该藏在哪里,眼见外头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连馨宁也顾不得许多了,忙叫云书打开衣柜将他先塞进去再说。

“就知道你们这起刁奴想躲懒会扯谎,什么我们奶奶已经睡下了,这不还亮着灯嘛!要说外头这么大动静她还能睡得着,可不真是睡迷过去了?”

刚刚在床边坐定,便听着尖锐的嘲讽自门外传来,接着便是罗佩儿领着一群人直往里冲,丝竹静静地走在她身后,抿着嘴尽管听她奚落横竖不驳回。

连馨宁一见是她不由头痛不已,这表小姐也不知是不是同她八字不合,怎么总要针对着她行事才高兴?但见她这阵势,自然也不会是为了来跟她闹几句口角这么简单,不得不强打着精神应付。

“原来是表姑娘,正要出去瞅瞅怎么了呢,这半夜三更的你们大伙儿不睡觉跑我屋里来倒是怎么说呢?”

“大少奶奶别恼,因奶奶如今有了身子不能劳动,所以太太派了表姑娘帮着姨太太一同理事,今儿个晚上发生了一件怪事,偏姨太太身上不大好起不来,所以也只有偏劳表姑娘了。”

说话的正是荣太太的陪房严嬷嬷,她说的话自然就带着太太的意思,连馨宁也不得不给她这个面子,只得抚了抚额头叹道:“到底是什么事值得大半夜的这般闹腾,嬷嬷还是直说了吧。”

“这话说给大少奶奶听都怕吓着您,头先二小姐起夜的时候竟在院子里撞到了一个男人,她唬得嚷了起来,谁知那人胆子也真大,不但一把推倒了二姑娘,竟还背着个包袱往外跑,可见是个贼!几个护院一路追着他,起先跟丢了,后来又在前头的荷花池边上发现了他的踪迹,那厮也实在厉害,中了箭还能一路飞跑,护院中有人眼见他窜进了大爷的院子,这才来回了太太和表小姐。”

“哦?我这里并没有见着什么男人,你们也瞧见了我同丝竹云书三个人住着,外头一屋子的婆子媳妇看着,若当真有贼人闯进来,如何能躲过每一个人的耳目?只怕那人只是求财,得了便宜便跑了也说不定。”

连馨宁听到这里不由眼角一挑,却很快又恢复了温柔和顺的样子,只笑着轻松叙话,跟来的众人一见大少奶奶这个样子当然是不曾见到那贼,要不就凭她一个女人,还不早吓破了胆,哪里还能如此谈笑风生?

“既然大嫂无事那大家也都散了吧,别耽误了嫂子休息。”

清脆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连馨宁这才发现三姑娘荣沐华竟也跟了来。

“三妹妹也来了?不是二妹妹遇着的贼么?”

“正是呢!二姐姐吓得要死,喊得几条街都能听见了,我同她一个院子住着,哪能还睡得着?说来还不曾见过贼长什么样,不过跟来看看热闹罢了,没想到这群没用的东西这么多人竟捉不住一个受了伤的人。”

荣沐华掩嘴一笑,竟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气得罗佩儿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若不是怕惊动了大少奶奶,一群人蜂拥而上还怕捉不住他?哼!”

连馨宁一听她这话反倒有迁怒她的意思,原本打算快快打发她们走好看看荣少谦的伤势,可一口气憋着上不来,加之这些日子也着实憋屈,忍不住便一阵都发了出来,当即冷下脸来。

“哦?那我倒要问问是哪个护院看见贼人进了这个院子的,把他给我带进来。”

跟着过来的二十几个护院全在外头站着,一听里头的吩咐,有一个三十来岁五大三粗的汉子忙小跑着上前,隔着帘子磕了个头。

“奴才给各位奶奶小姐请安,是奴才看见的。”

“很好,你是亲眼所见,千真万确么?”

那人被连馨宁问得一怔,想是怕这大奶奶怪罪他们胡冲乱闯,忙一口气应了,一叠声说道:“那是当然,千真万确的事情,不敢欺瞒主子。”

“好,很好,好一个忠肝义胆的狗奴才!”

连馨宁一路冷笑,话音刚落便随手一捋,手边的鎏金香炉当即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众人皆被她的举止唬得一愣,要知道这大少奶奶自从进了门,可是连冷脸也不曾叫人瞧过的,何曾见她发这么大的脾气,连罗佩儿也大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当即撇了撇嘴冷笑道:“大少奶奶这是在同谁生气呢?若是嫌佩儿吵着你了,大可直接责罚佩儿,真有错处佩儿也不敢不领,何必同一个奴才计较失了身份。”

连馨宁只做听不出她话里有话的尖酸样,继续隔着帘子指着那早已吓得一面发抖一面磕头如捣算的汉子说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骂你?你若心有不服,那我问你,若你亲眼见那贼人进来,为何不赶着进来保护我们,而是紧赶着去回太太,回表姑娘?这一来一去这么大的宅子,你再好的脚力少说也要一顿饭功夫,若那贼人有意为难,你们这一群人劳师动众地赶来,难不成是给咱们主仆几个收尸来的?”

这“收尸”二字连馨宁说得极重,那汉子不过是个最低等的粗实仆役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平常连主子们的脸都是远远的瞧不真切呢,当即吓得不知所措,也就不管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了。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求奶奶开恩,奴才原要带人进来的,都是小六子说的,表姑娘吩咐过不管什么事只要跟大爷院里有关系都要先回过她才能行事。求奶奶饶了小的,小的再也不敢了!”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