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 > 锦绣烟云荣华碎 > 第19章 连家来人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19章 连家来人》

锦绣烟云荣华碎

嫣离

2019-02-11 14:46

那李嫂垂着头战战兢兢地用余光瞥了几眼桌上的金条,双手紧紧揪着耷拉在膝前的衣摆,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头一抬伸手指向角落里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姑娘说道:“回奶奶的话,就是她,她表姐就在惠姨奶奶身边伺候,今儿个早晨奴才亲眼见着她们两个在院子里说悄悄话,还时不时地朝着您屋里比划呢!”

“李嫂你别胡说!奶奶莫听她的,谁不知道她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眼瞅着金子在跟前儿就昧着良心拉扯别人呢!”

谁知那小丫头子也并不是省油的灯,李嫂话音刚落她便直起身来一顿抢白,膝行至连馨宁直磕头。

“回奶奶,奴婢的的表姐确实在西厢那边当差,叫做燕儿,都是在跟前儿伺候的人,奶奶想必能认出来。想是奴婢先前说错了什么她会错了意,这才叫惠姨奶奶拿来使了绊子,完全都是没有的事,还求奶奶明察!”

连馨宁冷眼瞅着这小丫鬟说话行事是个有主意的,这么一来既应下了这件事,却又算是推脱得一干二净,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恬儿,先前是云姨娘屋子里的人,因奶奶来了这边人手不够,就把奴婢派到了这里。”

“这么说你仍算是姨娘那边的人?”

“是,奴婢的月银还是从那边出的。”

“好丫头,你既这么说了那这事就这么揭过吧,只是如果以后你再有什么说错了话让别人会错了意去,可别怪我不给姨娘面子,姨娘面前我自然过去领罚。”

连馨宁听她搬出云姨娘来,也不好太驳回她的面子,心想这小姑娘着实机灵,反而对她生出三分好感,嘴上虽说得严厉,语气却并不重,那恬儿忙见机又规规矩矩地给她磕了三个响头。

出乎意料的是,不但李嫂得了金条,连恬儿也得了。

接着连馨宁又命丝竹和玉凤自箱子里拿出一些金银锭子分与众人,谁也没想到在一场严肃问话之后没落什么不是不说,竟还能发笔小财,个个都喜出望外,且千恩万谢地退下了。

而经过这次之后,那些原本对这位年轻随和的新少奶奶心存轻慢之心的人也都有了新的想头,大少奶奶的意思她们是全看明白了,只要忠心耿耿地替她办事,她必不会亏待她们,且人人有赏,但如果谁黑了心瞎了眼地要做那些出卖主子的事情,她也有的是办法把她揪出来了。

别说这小小的一座院子,就是偌大的一座荣府,又哪里有什么秘密可言?又有谁会跟钱财过不去?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你做了亏心事,大少奶奶那里总有人愿意拿着你的命领赏去。

连馨宁心情大好地倚在绣墩上半眯着眼睛瞅着那只箱子,说起来倒还真要感谢她那刻薄一世的阮姨娘,为了攀附荣府这门贵亲,可算是下足了血本,给了她一份异常丰厚的嫁妆。

不知是否想曹操曹操也会到?

才刚想着那连阮姨娘,外头便有小丫头报信,说是连府派了两个女人来。

那两个仆妇约莫都是四十来岁,一脸精干的样子,都是办事爽利的人。连馨宁认得出她们都是常跟着阮姨娘走动的,也不说什么,只看她们的举动再说。

那两人只道还是在连府的境况呢,压根不曾把这位现今的荣大奶奶放在眼里,想着不过是一个十几年来都逆来顺受的哑巴受气包,她们又何必对她毕恭毕敬?

“奴婢给三姑奶奶请安。”

左边那位略胖些的先开了口,只敷衍地曲了曲膝,脸高高地仰着,一直肆无忌惮地看着连馨宁的脸。她身边的那位更好,从一进门便一直四下里东张西望,只怕是等着挖出些连馨宁在荣府里的是是非非好回去说给她们姨娘当笑话听。

“两位嫂子都是姨娘跟前的红人,就不必拘礼了,丝竹,看座。”

连馨宁仿佛对她们的无礼一点也没瞧见,只顾着专心致志地把玩着左手中指上的一枚琥珀戒指,并不拿正眼瞧她们,也不问她们是来坐什么的,只就这么晾着她们,好像眼前根本就没有人一般。

那两个女人干坐了一会儿也便不自在起来,还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先开了口。

“姑奶奶近来可好?老爷太太在家里常记挂着,这不,商议着明日在家里摆小戏台子一家人吃酒听戏热闹热闹,还特地请了流云班的名角儿暮云。原本是就这么着了,但姨太太说一家人一直在一处,姑奶奶就这么出了阁实在想得慌,不如趁机将姑奶奶也接回去热闹一日,一家子骨肉也好在年前团圆一次。”

“难为姨娘想着,馨宁何尝不思念大家?只是荣府里也不比咱们家那么容易,两位嫂子且宽坐。玉凤,你去太太屋里瞅瞅摆饭了没?若还没有就赶紧着回了,若摆下饭了只有等着,见机回吧,仔细看看太太今儿个心情可好。”

“哎,奴婢这就去。”

玉凤应声而去,留下气定神闲喝着茶的连馨宁和对面两个面面相觑的连家女人。

早知道荣府富贵大族必定有了不得的规矩,没想到这么厉害,再见这些个丫鬟仆妇对连馨宁都是毕恭毕敬的样子,当下也不敢再放肆,只老老实实地坐着等信。

不多会儿玉凤便回来了,说是太太说了难为大少奶奶这几天为了府里的事情辛苦,明日就好好家去散散也好,别惦记着府里,尽兴才好。另外大爷不在家,就让二爷陪着同去,也向亲家老爷太太问个好,不可失了亲戚间的礼数。

连馨宁听到这话时微微一怔,但既然是太太的意思那她也无话可说,只说了声知道了,便叫来丝竹给那两个女人包了两个红包,打发她们回去。

“明儿个一早便回,有劳两位嫂子向大家都问个好吧。”

那两个婆子捧着手里沉甸甸的赏钱,早已明白了如今的三小姐今时不同往日,哪里还敢小觑她,忙唯唯诺诺地收了,又客客气气地说了些好听的这才告辞,里头云书趴在床上听着不由发笑。

“这两位也真厉害,那眼睛不知道是怎么长的?以前看我们奶奶都是直长在头顶上,今儿个算是知道低头了,说变就变倒也不怕闪了眼睛!”

“好啦,就你会说吧,才吃了这张嘴的亏,今儿就闲不住了?”

丝竹一把按住她不许她乱动,见她乖乖躺好这才开始给连馨宁收拾包袱。

连馨宁走进来见她忙个不停便不解地问道:“不过是去一日罢了,晚上总要回来的,你收拾这些个东西做什么?”

见她挑起一件内造的云罗锦缎对开襟褂子直皱眉,正要把它拣出来放在一边,丝竹忙按住她的手解释道:“这是明儿个奶奶午睡起来更衣要换的,奶奶就听我这一会,哪家的太太奶奶出去吃酒听戏一天不换个三四遍衣裳?只给你带两套都嫌少了,这两套都是最最素净雅致的,你可不许再挑了,光这料子,这做工,就够叫咱们连家的阮姨娘和四小姐羡慕上好几天呢!”

“你呀!什么时候也变得跟云书一样了,弄这些做什么?”

连馨宁见她一张俏脸自豪地抬着,满眼放光的样子终究还是透着十几岁的少女该有的稚气,想着她们自从小小年纪跟着她,一直被欺负,如今有了个扬眉吐气的机会,总是要出口气的,罢了,由着她吧。

那里云书倚在枕边怏怏道:“要是太太晚打一天就好了,我也想跟着你们回去瞧瞧,来之前跟着大姑娘学的针法都练得透熟了,真想回去绣给她看看,让她也夸夸我呢。”

连馨宁一听她这话说得有意思不由失笑:“还好意思说什么晚打一天的话,那你就不能说要是我乖乖地不去招惹太太,岂不更妙?想叫大姐夸你何难呢,我把你前儿绣的帕子带上就是了。”

“正是呢!那帕子角落上我可绣了奶奶最喜欢的蔷薇花,那天闲着无事我把你所有的帕子都翻出来了,着空儿一条一条地绣。”

云书说得来了劲,连馨宁和丝竹见她兴冲冲邀功的样子十分逗乐,便也跟着她起哄起来,三人玩笑了半日方罢。

夜里依旧是玉凤在外间同云书守夜,丝竹陪着连馨宁在里间歇下。因为荣少楼天生喜静,这院子原本就偏,与其他几位主子的住所都有一段距离,因此玉凤还特地留神关照了上夜的婆子们小心看守,临睡前又亲自检查了一遍前院后院的门锁。

“奶奶早点睡吧,明儿个一早就要起身了呢。太太说了明日不用过去请安,怕去迟了失礼亲家老爷太太。”

玉凤巡视了一圈回来见里屋还亮着灯,便打帘子进去劝连馨宁早点安寝。

连馨宁笑着拉她在床边坐下,朝着丝竹使了个眼色,丝竹会意便笑说:“瞧我这记性,明儿个奶奶出门的手炉给忘记收了,姐姐陪陪奶奶,我去去就来。”

玉凤一听这话忙应了一声,见连馨宁的发髻刚刚拆下,便扶着她在妆台前坐下为她卸妆。

“玉凤姐姐好手势,想必在太太那边也常常给太太梳头吧?”

“可不是,太太在这上头是很讲究的,有什么时兴的发髻我们也常学着些。”

玉凤含笑作答,见连馨宁似乎欲言又止,也知道她想问什么,干脆壮着胆子直说了出来。

“奶奶放心,今儿个确实是太太提出要二爷同去的,二爷和三爷都在那儿坐着,二爷还说自己明儿个有事去不成,被太太好一顿数落,说他没规矩眼里没太太,这才不得不应了呢!您可千万别多心了。”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