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 > 锦绣烟云荣华碎 > 第15章 恶主刁奴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15章 恶主刁奴》

锦绣烟云荣华碎

嫣离

2019-02-11 14:46

翌日午后,因冬日天短,连馨宁也改了午睡的习惯,只在窗下择了一处阳光特别好的地方叫丫头们摆了一张湘妃椅并一张矮几,一面晒太阳一面打个盹,听着屋檐上那几只画眉唧唧喳喳唱个没完,十分惬意。

丝竹坐在她身边绣着一只荷包,云书带着几个小丫头在院子里修剪花枝,时不时也抬头与她们说笑几句。

“都说咱们奶奶有办法,那只雀儿原先是爷在街上随手买回来的,结果竟不管怎么逗它都不开口,还是奶奶来了以后这里才让它开口唱歌了呢!”

一个穿着玫红坎肩的小丫头抬头眯起眼睛看着唱得正欢的鸟儿,忍不住对连馨宁发出信服的赞叹。

“傻丫头,不过是给它找了个伴罢了,雀儿和人一样,都要有个伴,独个儿是活不成的,自然也不愿唱歌。”

连馨宁见她说得有趣,不由莞尔。

那丫头听她这么一说当即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脑门:“哦!奴婢明白了,就像大爷和大奶奶一样,两个人一直在一起,这日子过着才有意趣。”

“好啦,就你会卖乖,这些还要你说?看看奶奶的茶都凉了,还不快换一杯去。”

云书见连馨宁闻言面上闪过一瞬难言的暗淡,忙笑着打岔,此时院门外也传来了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声音,接着便有几个婆子抢先进了院门伺候,然后是几个小丫头,最后才是一群华服少女簇拥着几个锦衣绫罗包裹着的美人主子浩浩荡荡而来。

“是太太来了,还有二太太,罗夫人,瞧,表小姐也来了。”

“门口的小丫头片子玩昏头了吗?太太来了也不知道进来通报一声。”

“云书姐姐你别生气,不是的,是太太说不用惊动大奶奶,她来瞧瞧惠姨奶奶就走……”

一个才总角的小丫鬟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进来,一面上气不接下气地答上云书的抱怨,嬉闹中的众人当即鸦雀无声。

太太来到大爷的院子里,却不要大少奶奶去作陪而是径直去了姨奶奶房里,这是什么意思?这荣府里如今究竟是吹的什么风,明眼人一看便知。

反倒是连馨宁一派自如的样子,瞥了面面相觑的众人一眼便淡淡地说道:“云书,陪我去换件衫子,咱们给太太请安去。”

“可太太不是说了不用……”

“太太今日来看惠姨奶奶,怕给咱们添麻烦那是她做上人的体贴咱们小辈的心思,但咱们身为晚辈总不能就这么安然领恩吧,更何况都眼见着几位长辈进来了,哪有偷着留在屋里躲懒的道理?”

丝竹一听连馨宁这话,知她是诚心想要讨荣太太的喜欢,想起昨夜云书说的话,心里不由凄然,面上却不敢有什么,忙搀起她的胳膊给云书使了个眼色陪着她一同进了里屋。

西边惠如现住着的耳房已经十分热闹,门前几个荣太太屋里的小丫头在外头站着,还有一个却是福儿,正朝着连馨宁一行人走过去的方向张望。

“奴婢给大少奶奶请安,我们姨奶奶正歇中觉呢,太太才来了,您又来,真是我们姨奶奶天大的福气。”

“看你会说话的,你们姨奶奶身上可好些了?咱们在屋里见到太太过来,就来给她老人家请个安,顺道也瞧瞧你们姨奶奶。”

连馨宁面上始终是淡淡地瞅着福儿的笑,福儿忙伶俐地从丝竹手中接过她的手扶了,引着她朝里间走。

“奶奶要小心,太太一来那一位就哭个不停,说了好些诋毁奶奶的话,太太可气得不轻,二太太给您说了几句话都被她老人家训斥了一顿,便谁也不敢说什么了,还是表姑娘凑趣儿说了几句笑话这才好了些。”

趁着穿堂过道的一会儿功夫福儿已经附耳在连馨宁的耳边说了好些话,连馨宁到底还年轻,心里也有些打起了小鼓。

话说连府里虽然凶险,但到底闹来闹去不过就是阮姨娘母女二人,只要顺着她们些也便没什么,可这荣府里的人心却个个叵测似浩然深海,这种一言一行都要猜度着前进的日子,实在令人如履薄冰,步步惊心。

“瞧瞧是谁来了,这正说曹操曹操到呢!”

不知是罗佩儿眼尖,还是早已有人进来通报过了,她一见连馨宁便拔高了嗓子大声招呼,脸上却带着某种莫名挑衅的笑意。

“表姑娘是说我么?都说我什么了,想必又是馨宁不懂事捅了什么篓子叫姑娘笑话了吧,还请姑娘多担待些。”

连馨宁并不去接她的茬,只轻描淡写地带过,便姗姗来到荣太太面前福了一福,再同罗夫人和荣二太太见了礼。

“惠如给大奶奶请安,劳动奶奶到我这里来,实在过意不去。”

惠如一身家常衣裳钗环松散地半躺在床上,一张饱满的小脸惨白惨白,总是高挑着的一双丹凤眼也无力地垂着,整个人像是笼罩在一股愁云之中,真比那画上的病西施还要我见犹怜三分。

荣太太面朝着床榻坐着,刚才连馨宁进来时她正笑眯眯地同惠如说着话,如今见她进来了还便不再说什么,只稍一点头表示她知道了,便将她晾在那里,也不叫她坐,也不同她说话。

虽然这并算不得什么羞辱,可当家主母对两个儿媳妇截然不同的态度已经赫然眼前,这就比数落她或者责骂她又更厉害了一层。

连馨宁一个新媳妇儿哪里经历过这些,当下便涨红了脸站在原地,云书见主子受挫心中不服,便大着胆子挨着她小声说道:“奶奶可是乏了?奴婢扶你去那边坐坐吧,也好陪姨奶奶说说话。”

谁知她这句原本想给连馨宁一个台阶下的话却给了有心人另一个打击她的好机会。

“哎哟,这位姐姐好会说话,想必是大少奶奶跟前儿的红人吧,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都是这么伶牙俐齿地让人忍不住喜欢呢!可你这话说得就不对啦,惠如是你们奶奶的奴婢,心里对她可是又敬又怕,如今又动了胎气精神不济,哪里还有心思去周旋你们奶奶?依我看大少奶奶要是为她好呢,竟还是别来这屋的好!”

被罗佩儿这么劈里啪啦一顿抢白,连馨宁才刚迈出的步子又僵在了那里,如果继续往前多走一步岂不就应了她的话外之音,让人以为她是有意来气惠如压根对她的胎不怀好意的了?

“表姑娘教训得是,云书一个奴才哪里能揣摩得到主子的意思,实在不该在主子们面前多口多舌。但要说我们奶奶明日里对惠姨奶奶有半点不好,那真是天地良心,我们奶奶过来了这大半个月,对哪个人不是和和气气的,从来不曾给过谁脸子看,哪里来什么又敬又怕之说?表小姐这话说出来可真是冤枉了我们奶奶。”

“云书,放肆!”

连馨宁见云书急于维护自己而种了罗佩儿的套跟她搭话,心中暗叫不好,谁不知道荣太太一直在找机会拿她做筏子来立威,又有谁不知道这表小姐在荣家竟是比亲小姐还亲,简直就是荣太太的心头肉?

果然,她一句训斥话音未落,荣太太已经一只茶盅重重地砸在了桌上。

“好一个刁蛮丫头,呵,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在什么人跟前儿!这里有你说理的地方不曾?你家主子还没开口,哪里就有奴才抢在前头说话的道理了?严嬷嬷,给我好好教导教导这个没规矩的东西!”

“奴婢领命。”

眼看着严嬷嬷黑着脸干脆地答应了一声,连馨宁心中突突直跳,严嬷嬷是出了名的凶神恶煞,荣府里头管教丫头婆子的事情都在她手上,而那些被她“教导”过的丫头,多半不死也会脱层皮。。

“求太太开恩,都怪媳妇儿不好,平日里宠坏了这个丫头,纵得她这样没大没小,求太太看在媳妇儿的面上饶过她这回,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她,看她还敢不敢这样放肆。”

“我的儿,这也难怪你,你一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哪里知道这些刁奴的厉害!今日若母亲不教训教训她煞煞她的锐气,只怕日后她还会顶着你的面子不知道做出点什么没天没日的事情!现在她就敢顶撞主子,明日指不定就能偷鸡摸狗,搞不好最后你的一身清誉都要毁在她的手上!母亲知道你心善,可心善不在这上头,快别这么着,为了一个奴才犯不着,秋容,还不快扶你们奶奶起来。”

荣太太一番话说得八面玲珑冠冕堂皇,连馨宁纵使有八张嘴,也不知还能从哪里辩起。

看着严嬷嬷一脸狞笑地揪起云书的头发就往外头拉,云书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哪里能斗得过她一个身板结实彪悍的妇人,当即被拉得在地上打着趔趄,几乎是躺在地上被拖了出去,小丫头倒也有三分骨气,愣是哼也不哼出一声。

很快外面便传来了木板子敲打在人身上的声音,隔着布料隔着窗户,重重的,闷闷地。

连馨宁此刻心急如焚一颗心就像被人狠命地绞着,哪里还有什么谋算计较,只得又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这次荣太太却如看不见一般不再搭理她,转过头去若无其事地同惠如说话,嘱咐她要注意静养不要下床乱走之类的话。

外头的杖责声越发密集起来,连馨宁伏在地上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满脑子已然有些发晕,此时忽然有人半扶半拖着将她拉起,低低的耳语传来,奶奶此刻不保重自己,日后你身边的妹妹们只怕更没日子可过了。

当下醍醐灌顶,睁眼一看,却是荣太太身边的大丫鬟玉凤。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