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 > 锦绣烟云荣华碎 > 第11章 有心维护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11章 有心维护》

锦绣烟云荣华碎

嫣离

2019-02-11 14:46

“母亲说得有理,谦儿头先是糊涂了,差点害了大嫂。大嫂自然是个懂道理能容人的,全是咱们这些不懂事的在里头瞎掺和,下次可再不敢了,还请大嫂莫怪少谦口无遮拦了。”

荣太太话音刚落,荣少谦便领着头附和了上去,但他明里是给荣太太戴高帽,暗里却是帮着连馨宁说话的把戏又有多少能逃过他母亲那双阅人无数的眼睛,却也真的不好说。

众人见事情尘埃落定,便都顺着荣太太的意思议论了开去,也早有伶俐有眼力见的丫头上前将哭得梨花带雨的惠如给扶了起来。

连馨宁何曾听不出荣少谦语中的警示之意?不知为何虽然只见过一面,而且他对她甚至还有过轻薄之嫌,可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他有恶意,甚至对他说的话没来由地信任了起来。

“二叔此话真令馨宁无地自容,是馨宁不懂事才对,太太都是为了馨宁好,馨宁却不能体会太太做为上人的一片苦心,实在该罚。”

荣少楼掌心中的温度顺着她的手慢慢传至她的心房,似乎下定了决心似的,她微笑着抬起头迎上荣少谦探询的目光,适才脸上的点点不知所措已然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人畜无害的甜美笑容。

“不,不!都是惠如的错,都是惠如的错!”

“啊!惠如姐姐!”

那惠如仍拉着身边的小丫头嘤嘤而泣,却忽然不知怎的就两眼一翻厥了过去,吓得那扶住她的丫头一个忍不住便失声惊叫了起来。

长房内立刻乱作一团。

荣太太到底当家多年什么怪事没见过,只稍稍一惊便立刻回过神来,随即利落地吩咐两个丫头将惠如抬到外间的榻上躺下,一面叫人去请大夫。而罗夫人显然不愿意趟这趟浑水,拉起还一心想看热闹的罗佩儿三步并两步出了房门,云姨娘见这事闹得有些荒唐,也便带着两位还不曾出阁的小姐先退了出去,临走时颇有深意地看了荣少鸿一眼,荣少鸿自然知道她心里的意思,她是他的亲娘,又怎么会不为他忧心?

“姨娘和两位妹妹慢走,我这就到绸缎庄子上去一趟,账房里有点事情等着弄,回来可要给你们带点什么好东西?”

“三哥这可是你说的,不要白不要,那你给我买两盒胭脂吧,要……”

“要玲珑阁自留的,海棠花香的,对不?”

“知道就好。”

“恩,谁不知道我们荣三小姐一向只看得起玲珑阁的胭脂水粉,还不要他们市面上卖的,就只要他家老板娘悯夫人自用珍藏的那点子东西?虽不值钱,却不知要费我多少心思!”

云姨娘对他们兄妹嬉笑全不在意,只听见荣少鸿说此刻就要走了,心下便安了下来。她一生怯弱怕事,跟了荣老爷之后也从不敢争宠闹事,也知道荣老爷并未曾把真心用在她身上一天过。

但她有荣少鸿和荣沐华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的前程便是她留在荣府死熬活熬的理由。

一来二去该走的都走了,长房中只剩下荣太太,荣少楼夫妇和荣少谦。

荣太太见那两人正头抵着头小声说着什么无心留意这里,戳了戳荣少谦的肩膀低声数落道:“那可是你大哥屋里的人呢,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荣少谦笑眯眯地瞥了一眼帘外人影晃动处,没正经地搂着荣太太的胳膊笑道:“母亲自然知道谦儿对惠如这种辣货是没兴趣的,什么时候把铃兰姐姐指给我吧!”

“哼,你这个猴儿精,就知道你整天在我屋子里打转没安什么正经心思!等过了年去吧,也该给你屋里放两个妥当人了。只不过——真的是为了铃兰?”

荣太太犀利的眼神有意无意地在对面的连馨宁身上扫过,荣少谦不由心中一凛,面上却依然一派吊儿郎当的样子。

“母亲这可冤枉孩儿了,孩儿虽然荒唐,还不至于做出那种没人伦的念想。”

“那你可给我记住了你刚才的话,要让我知道你心口不一,有你的好果子吃!”

荣太太似笑非笑地斜睨了这个最会讨自己喜欢的儿子一眼,还是忍不住在他肩上捶了一把,当然那是极轻的。

“回太太,大夫给看过了,请了济人堂的刘先生,可要他过来回话?”

“就叫他在帘子外头说吧,我老了倒也没什么,还有大少奶奶呢。”

“是。”

那丫头答应着去了,很快便带了个大夫过来,恭恭敬敬地站在珠帘外候着。

“给太太请安,给大爷二爷请安,大少奶奶好。”

那刘先生显然与荣府十分相熟,荣太太也不跟他客气,只是笑笑寒暄了几句便直奔正题。

“那丫头是什么毛病?”

“恭喜太太,恭喜大爷,那位姨奶奶有喜了,已经两个月了。”

刘先生自然知道惠如只不过是个丫鬟,若当真是位姨奶奶,怎么说也算是半个主子,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能让他进去诊脉了?现在他这么说,不过是他圆滑会做人的地方,虽说那女子是荣府爷们的屋里人,已经同姨娘无异,但到底还是个丫鬟,有了身子总是件不光彩的事,直接称呼她为姨奶奶,可谓是一举多得,还在荣太太跟前儿也讨了个好。

果然,荣太太一听这话立刻喜上眉梢,当即一叠声地道快赏,也顾不上说儿子什么了,自己扶着玉凤便急匆匆地朝外边赶,口中说着,好孩子,我瞧瞧她去。

这里留下目瞪口呆的荣少楼和沉默不语的连馨宁,还有一个说不上是什么表情的荣少谦,依旧是那副好似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看穿的欠揍的笑容。

“恭喜大哥要做爹了,大嫂子好福气,这不还没三朝回门呢,就要做娘了。”

荣少楼神色复杂地看了荣少谦一眼,这个弟弟一向与他亲厚,虽然为人促狭搞怪了些,但却从来不曾对他说过一句重话,今日忽然说出这样的话,也令他心中不由升腾起几缕淡淡的不安。

连馨宁这个女子,他早派人暗中观察了很久,知道她是个外柔内刚且极聪慧的,因此才使了些手段将她娶过门来,甚至之前老二偷偷摸摸去与她相看,也都是他刻意安排,为的就是让她过门以后把家里搅得越乱越好。

而叔嫂暧昧,不就是最好乱子么?准能让那两面三刀的老妖婆急白一半的头发!可如今看着老二似乎果真对馨宁有意,他心里却又开始不是滋味了?

“……我陪你回房吧,出来了半天,丝竹想是要担心死了。”

看了看明明就依在他身边坐着的新婚娘子,荣少楼一向镇定自若运筹帷幄的心里竟然起了一丝慌乱,仿佛再怎样也够不着她似的。

“馨宁也给爷道个喜,还是让秋容陪我吧,爷还是去看看惠如,太太正在兴头上不计较,一会儿缓过神来看不见你,只怕心里要不痛快。”

连馨宁瞅着他淡淡一笑,并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样子,却轻轻抽出了被他握在掌心中的手。

“让少谦送嫂子吧,外头雪大路滑,你一个人回去大哥怎么放心?”

“那有劳二爷。”

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屋,连馨宁的步伐依旧端庄从容,扶着秋容的手不快不慢地走着,甚至还侧着头面带微笑地与她说着些什么,完全不曾将惠如有孕的事摆在心里。

“大嫂请上轿吧。”

“雪景难得,我很想好好看看”

站在廊下,连馨宁眯着眼睛看着眼前扯棉絮般洒落地雪花,漫不经心地一伸手,摊开掌心便有几朵零落地依偎在她手中,很快又化作了几滴透明的清泪。

“那大嫂仔细脚下,少谦为你打伞。”

荣少谦静静地看着眼前清淡如水的女子,强压下心中不该有的念想,终究只是恭敬地比了个请的手势。

秋容站在轿边似有忧虑地看着二人,想出言劝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几度张嘴都还是没能说出话来。见二人渐行渐远,便转身挥了挥手叫抬轿的婆子抬着空轿子往大爷院子里走一趟,哪怕是做做样子吧,别给上头的人说三道四才好。

“容姐姐,听里头说太太已经选了日子,年前就要让爷纳了惠如姐姐和你呢,蕊儿先说恭喜啦!”

身边一个小丫头笑眯眯地用手肘捅了捅她的腰,脸上洋溢着兴奋无比的笑容。

“傻丫头,你以为做了姨娘便登了天了?不过还是奴才,只怕要比做丫头的时候更受罪罢了。”

秋容见她小小年纪一派烂漫之色,也不便与她多说,拉了拉她的袖子便匆匆地跟着空轿子而去。

荣少谦到底在荣府住了十几年,也知道这里头的复杂厉害,因此不仅命几个有名有姓的丫鬟都跟着,还索性带着连馨宁走了来来往往人最多的大路。

虽然他心里好几次都想问她,记不记得十年前在街边一脸涕泪的小男孩儿?

但思虑再三,到底一路无话。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