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豪门 > 锦绣烟云荣华碎 > 第4章 荣家大爷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4章 荣家大爷》

锦绣烟云荣华碎

嫣离

2019-02-11 14:46

京城,荣府。

月亮已经挂上了树梢,长房中的灯影明晃晃地闪着,荣大太太独自坐在上首的炕上,正沉着脸拨弄着锦缎袖口上的描金刺绣,身边一个约莫十八九岁上下的大丫鬟陪笑着站在身边,似乎是挨了什么教训,一张眉清目秀的瓜子脸憋得通红,却久久垂着头不敢分辩一句。

西边的一溜椅子上并排坐着三位公子,看年纪都在二十上下相差不大,看装束也都是一样的锦衣华服,这就是荣府的三位公子,眼下正给他们的母亲请安来了。

坐在中间的公子看那丫头缩着肩的样子显然十分害怕,便笑了笑坐到大太太身边,一把搂过她的胳膊亲亲热热地捏了起来,此人正是荣家二爷荣少谦。

“好啦,母亲消消气,孩儿斗胆替铃兰丫头讨个人情,她办事一向仔细不会错的,要不是她家里接连出事今日托人进来告诉说她弟弟又吐血了,她也不会心神恍惚弄坏了那尊佛像。母亲一向是最仁慈体下的,就饶了她这次吧。”

“可不是?我也看她不错,母亲这长房中平日里也就她最能体贴您的心思。”

三少爷荣少鸿慢条斯理地在琉璃盘中拣了一块芙蓉酥尝了,随即皱了皱眉丢在了一边,虽也是求情,却比他二哥漫不经心得多。

“就你们俩好心,都是善人,母亲不过才说了几句,你们两个臭小子急什么?母亲这样的心胸,自然不会真心恼她,要不是看她平日里乖巧懂事是个可造之材,她老人家哪里用得着花这么多心思去教导她,母亲说是不是?”

坐在首位的荣家大爷荣少楼见两个弟弟都发了话,这才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一双深邃无底的桃花眼也不知随了谁,丰神俊朗飘逸清淡,通身的气派确实一下子就把身边两个本已英俊不凡的弟弟给比了下去。

大太太见三个儿子纷纷为铃兰求了情,不由好笑。

“好个铃兰丫头,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本事,让我们家三位爷都这么放在心上。”

“奴婢不敢!”

铃兰一听大太太说出这样的话,莫不是疑心她背地里勾搭少主子?当下里吓得三魂飞了七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求太太恕罪,求太太恕罪!”

“好啦!你起来吧,你心里什么主意别打量我不知道,好好把你本分的事情做好便是,快下去吧。”

铃兰听大太太的口气竟然不打算罚她,心里早暗自松了口气,忙不迭地向她和三位爷谢了恩告退。

这里大太太薄嗔地瞪了还贴在她身边撒娇的二儿子,却一把拉过大儿子荣少楼的手坐到自己身边,慈爱地抚摸着他略显苍白的脸颊,眼中不由流露出深深地惋惜之情。

“我的儿,你道为娘的这样喜欢动怒?只是那丫头太不小心,她打碎的玉佛是为娘好不容易在相国寺求回来的,上面还有智文禅师为你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经呢!”

“母亲疼惜孩儿孩儿心里知道,只是这生死有命一切都看天意,还求母亲好好保重身体,莫再为儿子操心。若母亲的身体再因为儿子而有所损伤,儿子就太不孝了。”

荣少楼原本体弱,清瘦的脸庞一向苍白而没有血色,如今想是说得动情,一张比女人还美上三分的脸颊竟有了一些红晕。

一边的荣少谦和荣少鸿见他这个样子忙上前扶着他给他轻轻捶着,口中说道:“大哥你别激动,小心……”

果然话音刚落,那荣少楼便一声接一声地咳嗽了起来。

大太太见状真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口中不住地念佛,早有丫鬟忙忙地奉上了新沏的热茶,她一把接过亲自细细地喂长子喝下,直到见他气喘得稍稳了一些,这才放了心。

母子三人又说笑絮话了一阵,三位公子见大太太面上微微露了些倦意,便纷纷起身告退,大太太见外头天已经黑透了,一面问都是哪几个嬷嬷丫头跟着,隔着窗户吩咐她们小心伺候,仔细给几位爷打着灯笼引路,这才放他们离去,眼见三人都出了房门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谦儿先别走,我有话问你。”

“是。”

荣少谦复又折了回来,规规矩矩地站在大太太的身边等着母亲有何示下。

“听说今儿个你跟着严嬷嬷她们到珍宝斋去了?”

“哪有的事,儿子跟着师傅出门到郊外练骑射去了。”

“哦?那我怎么听说夏师傅前儿个刚摔伤了腰,到今天还下不了床呢?哪位师傅陪你去的呀?”

“这……,哎!母亲!”

荣少谦见瞒不过了,干脆无赖地搂着他母亲的肩膀讨好。

“好啦!看你,多大的人了还跟母亲来这套,也不怕丫头们见了笑话。快好好给母亲说说,今日到底怎样?”

大太太一把拍落二儿子扭股糖似的缠绕自己胳膊上的手臂,看他的眼神远没有刚才看大儿子时那样慈爱温柔,疼爱中却分明带着些许严厉。

“母亲偏心,要是大哥在跟前你才不会对他这么凶,谦儿不服。”

荣少谦分明是说笑,却偏偏扁起嘴作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大太太见状不由哭笑不得地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

“你呀!我的儿,快同母亲说说,那连家小姐的人品相貌如何?”

“相貌嘛倒也罢了,大家小姐锦衣玉食的都还凑合吧,人品孩儿可看不出来,但就凭她要做我荣家的大少奶奶,她还差远了。”

荣少谦听他母亲问起连家小姐,便以为她说的是日间见过的连霓裳,不由不以为意地蹙了蹙眉,这么一个浮躁蛮横的草包大小姐,有什么本事来掌管起他荣府这么大的家业呢?

想起她,不由又想起了连馨宁,明明生得眉眼柔顺,妩媚得端庄可人,偏偏那双眼睛却时时流露出坚毅隐忍的流光,还真有些小时候的影子。回头该叫他们好好去打听打听,连府现下是否有哪房亲戚投靠在府上。

大太太见他回答地干脆轻巧,不由点头一笑。

“倒也是,庶出的种再怎么好也越不过正房去。”

“那母亲为何不为大哥向连家的两位正房小姐说媒呢?”

看着荣少谦不解的眼神,大太太不由不耐地挥了挥手。

“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连家四位小姐的八字都送过来给大师合过了,只有这位小姐和你大哥有缘,也罢,正房小姐多数自傲,你大哥那样的倔脾气,又是那样的身子骨,还是找个听话好驯服点的好。给他娶亲,不就是想找个人好好伺候他吗?你瞧瞧眼下他房里,鸡飞狗跳像什么样子!”

荣少谦听母亲的语气中似乎对大哥多有责备,便也不便再多言,听到鸡飞狗跳四个字,便知一定又是大哥房里那两个通房丫头在作怪了,不由跟着担忧,竟忘记了告诉他母亲那连霓裳更加是个颐指气使的主,性子与听话这两个字相去甚远。

原来这大户人家皆讲究个排场规矩,荣家自然也不例外。

每位小爷的房中除了看门掌灯的嬷嬷和跟着进出的小厮,还有不少跟前伺候的丫鬟。

当然这些丫鬟中并不是每个都能端茶递水伺候少爷们饮食起居的,也有一些只是打扫打扫庭院看看屋子罢了。

而那些贴身伺候的大丫鬟,无论相貌还是性子都绝对是最出挑的,她们几乎包办了少爷从一早睁开眼到夜里入睡期间所有的事情,有时夜里还有暖床这一项工作,因此确实是名副其实的贴身伺候,而这样的大丫鬟,多半就是这位少爷日后的准姨娘。

夜间严嬷嬷进来回话向大太太细细说了那连家三小姐如何如何的花容月貌端庄沉稳,大太太因心里已经有了先前荣少谦打的底,也便不曾十分放在心上。

想着那连府一心巴结荣家,必定塞给了严嬷嬷不少好处,她为她家小姐多多美言也是必然的。

好,既然你们家上赶着要把好好的姑娘嫁过来守活寡,就别怪我损阴德了。荣家的家业只能是我谦儿的,真正的好女儿,莫说别人家里,便是我,也舍不得给了那痨病鬼。

对着镜子细细卸妆,荣大太太一向慈眉善目的脸上竟若隐若现地浮现出一抹狠毒之色。

镜中的容颜虽然已经错过了女人最好的韶光,却保养得宜风韵犹存,想当年她堂堂郡主之尊,只因一朝偶回顾便就此恋上了他,纡尊降贵委身与他,却换来了这一世人的空闺寂寞。

老爷,这么多年了,你还不回来,难道那贱人真就如此拴得住你的心,让你舍得下这一家一口祖宗基业,就陪着她在温柔乡里醉死了去?我就不信,眼看那孽种就要娶妻成亲,你还能不回来!

大太太在一堆丫头婆子的伺候下妥当睡下,长房中很快便安静了下来,而这安静的夜色中却也有着不安分的小儿女。

长房后面的丫鬟房中,铃兰正收拾床铺准备就寝,这屋子是她和另外一个专门贴身伺候大太太的大丫鬟玉凤同住,今日玉凤在太太房里值夜,便只剩她一人在房里。

笃——笃笃,笃笃——笃。

有规律的叩窗声轻轻响起,她怏怏无神的脸上立刻浮现起一抹甜蜜的神采。

“死人,你还知道过来,今日在太太面前倒会摆爷的谱呢!”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