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婚恋 > 全世界都是NPC > 第一章 小姐之死

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字号:

特大

最大

阅读主题:

《第一章 小姐之死》

全世界都是NPC

穿风衣的山鬼

2019-02-01 13:31

雪城指挥使叶家,数百亩大的院中,花木掩映,亭台楼阁无不精美。议事阁庄严大气,禧华堂富丽堂皇,集英院恢宏华丽。这样一座院落在雪城,宛如锦衣华服的富贵公子站在一群破衣烂衫的乞丐当中。

叶府最为秀丽精致的是卧云居,因为这里住着叶家最受宠爱的大小姐叶雪英。

卧云居由关中大匠师精心布置,青花山水瓶里四季不败的的绢制腊梅,拐角青铜鹤舞宫灯,檐下花纹繁复的栏杆上爬满开着小花的云萝。每一处都让人感觉到特别优雅,特别精致。然而,可惜的是,西北角上一片练武场生生破坏了这份典雅柔美。

今晚是新月,黯淡的星光下,深深的庭院没有了白天的美丽,反而显得有几分阴森恐怖。红姑穿着一身青衣,鬼鬼祟祟来到卧云居的院外。

红姑本是叶大夫人的贴身丫环,后来嫁给府里一个管事。依旧在府里当差,当后院当管事婆子。照常理,做为夫人的心腹,她能在叶家生活得不错。不幸的是,她的丈夫因病早死,她年纪轻轻就当了寡妇。丈夫只给她留下一个儿子。

红姑暗中对大夫人就有了怨恨,怨恨大夫人不肯借几百两银子给她,使她不能请名医救丈夫。其实,她丈夫的病在发现时已没有救了。只是,人都是这样,不肯放弃任何一线希望要活下去。临死前,她的丈夫对她悄悄痛哭,抱怨她没用不肯救他。看着丈夫怨恨的样子,听着他压抑着的哭泣,红姑当时心如刀割一般难受。

几个月前,有人找到她,逼她向叶府的主人下毒手。红姑一方面害怕对方会害死她唯一的儿子,另一方面又贪图对方答应的赏赐,又想乘机报复一下大夫人,她就答应了。

她不敢向大夫人下手,又没机会对付叶家的男主人和少爷们。她就打起了叶小姐的主意。红姑从丫环们闲聊中,偷听到了一件事。叶雪英叶小姐,天天晚上子时会偷偷练内功。

红姑是练过几年武的,她深知修习内功的禁忌。修练内功有许多禁忌,其中一项就是不能受到惊扰。运转内气时,心若虚谷,无思无想,一旦受到惊吓,很容易内气失控,走火入魔。轻则内功大损,重则经脉受损肢体瘫痪,最严重的还可能会死亡。

红姑悄无声息的翻墙进来,摸到小姐窗下。

红姑摸出早就备好的铁丝,弄开了窗子的插销,打开窗子,她从怀里掏出一只小黑猫。这是早就训练好的猫,今天白天她给小姐熏衣服的时候,就偷偷给小姐今晚要穿的衣服上洒了特制的香水。

黑猫灵巧的从窗子的空隙中进了卧室。它轻巧的跳到花梨木桌了,鼻尖皱了皱,它闻到了那特殊的香味。

叶雪英正五心朝天盘坐在床上,身下是绣着富贵牡丹的锦被。

秀美的五官一脸的焦灼,她一点都没觉察到黑猫进来了。叶雪英正处在危急当中,全副心神都在控制体内的真气。

今晚是她冲关的重要时刻。叶雪英喜欢练武,这世界是个武道昌盛的世界,几乎人人练武。她家更是西北军武世家。叶家是夏朝武安侯,在西北名声显赫,人人景仰。叶家武学名震塞外。叶雪英从小听惯了祖先征战沙场的故事,对叶家武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心想学习叶家武学,弘扬叶家的名声。

不幸的是,叶家武学传男不传女,传媳不传女。叶雪英学不到叶家武学,她向父亲撒娇了多次。往日百依百顺的父亲,这回却说什么都不肯答应教她。

叶大夫人倒是肯教女儿李家的武功。叶大夫人出身关中世家,李家是关中历史最悠远,地位最高的四大世家之一。李家早在几百年前就转为文官体系,对武学就不那么看重了。只把武学当成是强身防身的所需。

只是,叶雪英脾气倔,家里明明有更好的家传武功,她干吗要学低一档次的李家武功?

父母不肯答应,她就打起了三个哥哥的主意。大哥跟着父亲常年驻守军中,平时见不着,二哥在外当屯田官,她见不着。她就盯上了跟着一起长大,兄妹感情最好的三哥叶文英。

叶文英是典型的纨绔子弟,不爱读书不爱练武,就喜欢玩。他不知轻重,又疼爱妹妹,经不起妹妹的求告,把叶家武功传给了妹妹。

只是,叶文英本就不好学,学的时候没认真听,许多练功的要点就没记住。他胡乱教,叶雪英就信以为真胡乱的练。

叶家武功直指先天,是能一直练到绝世高手的顶尖武学。叶雪英毫无根基,又没名师教导,学了三哥乱教的东西就去练。这哪有好的结果?

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九岁的叶雪英天分好,内功进境很快,不到一年就硬生生突破了三个境界。今晚,她在突破到第四层。可怜叶文英从五岁开始练内功,练到今年十二岁了,也才达到第四层。

这个世界的武功三层是一小境界。突然到第四层才可以说是真正会练武,可以去参加朝廷的武举。第四层足以获得武秀才资格,在朝廷里领一份俸禄了。叶文英就是武秀才。

叶雪英是憋足了劲,立誓今晚要突破的。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三哥教她的是错的秘籍。在突破的关键时刻,她就撑不住了。真气在体内不受控制的乱冲乱撞,体内经脉象要鼓胀裂开一样,身上处处麻痒难耐,时冷时热。

叶雪英懵了,她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情况。三哥没跟她说过啊!三哥自己没遇到这种情况,他有母亲指点,根本不会遇到这种情况。

叶雪英竭力收束真气,如果没有遇到外力干扰,她最多就是一时经脉受损,第二天被母亲发现,自然会给她治疗。叶家有的是治疗经脉受损的药方。当然,事后她免不了要受一番教训。那惩罚足以让她刻骨铭心的记住,记住内功不能乱练。

然而,不幸的是,黑猫闻到了特殊的香气,扑上来咬叶雪英了。

叶雪英万没想到在深夜自已家会遇到这种袭击。吃惊之下,还是小孩子的她很自然的睁开眼,挥手去打黑猫。

她已练到三层顶峰,惊慌之下,出手很重。黑猫惨叫一声,挣扎着从来时的窗子逃了出去。

红姑在外面守着呢,她隔着茜窗纱正偷窥着呢。眼见黑猫如她所想到,扑到了小姐身上咬人。小姐挥手打了一下,随即闷哼了一声,翻倒在床上,一动不能动。

红姑知道得手了,心里大是得意。见黑猫窜了出来,她一手抓住黑猫。她飞快的逃走了。溜回自己屋里,悄悄躺下。红姑咬着被子无声的狂笑。叶大夫人,这就是你不肯救我丈夫的报应。叶家家财千万,富可敌国。区区几百两银子都不肯借我。枉我服侍你一辈子,这是你对不起我在先,你不要怪我!

红姑这种人,是不会想到的,叶大夫人不是不肯借,而是借了没用,还不如拿这钱给她办丈夫的葬礼。叶大夫人给她丈夫办的体面的葬礼,红姑却早就忘了。叶大夫人对她及其儿子的照顾,她也早忘了。记仇不记恩,是许多人的天性。

在外屋守夜的丫环云燕听到屋内凄厉的惨叫,一下就惊醒了过来。她马上爬起身,进屋看了看。小姐屋里有一盏灯是彻夜不熄的。借着灯光,她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她走到小姐床前一看,小姐好像睡着了。只是睡在被子上。

睡眼朦胧的云燕无心多想,全当自己听错了。她也就比小姐大两岁,性子又有点贪玩粗心。她完全没发觉小姐正处在危险当中。十五岁的小姑娘正是贪睡的时候。她轻喊了声:“小姐!”

叶雪英此时已走火入魔,全身真气混乱,濒临死亡,连话都说不出来。

云燕嘀咕了一声:“小姐真是的,睡觉都不好好睡。之前明明是睡在被子里面的。”

说着,云燕将小姐又塞回被子里。盖好被子后,她打着哈欠走回外屋榻上,和衣躺下又睡了。

(0 条评论) 我要说两句...

阅读提示

1.注册会员,登录后可收藏书籍、保存阅读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2.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

3.Vip章节需书币才能阅读,在线充值支持多家银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充值。

帮助中心